第五章 器灵

莲华空间里比鼎盛时期的修真界还要浓郁三倍的灵气不断地向竹楼一层的静室涌去。

笙慕双手结印盘腿坐在蒲团上,尽力吸收盘旋在自己周身灵气,她已经在空间里闭关修炼两个月了,感觉到今天就是突破筑基期的最好时机。

浓郁的灵气疯狂地进入笙慕的身体,极力顺着身体里发丝般出息的经脉游走,直至在身体里形成一个周天循环,在进慢慢地进入到位于她小腹部位的丹田,在那里形成一个灵气球。渐渐地灵气球越变越大,开始撑满了笙慕的整个丹田,仿佛下一刻就要破壁而出。

“哼!”

突然,笙慕闷哼出声,随即又立刻紧闭双唇把涌到喉头的鲜血咽下。她的双颊已然惨白,浑身的冷汗也已把一身的衣物浸透。

笙慕开始有些撑不住了,感觉自己的丹田在下一刻就要裂成碎片。虽然她的身体还坐在这里,但她的意识因疼痛开始飘离躯体。

“呜呜~救命啊!”一个面色发黄,身材干瘦的4,5岁小女孩哭着在楼道里敲门。

“救命啊!救救我妈妈!爸爸又在打她了!妈妈已经流血了!”小女孩哭叫着敲着邻居家的大门,但里面只传来一串邻居的抱怨声,并没有给小女孩开门。

小女孩拼命敲了半天,也没等到有人出来救她妈妈,无奈只好继续往楼下走。哪怕在匆忙跑下楼梯时因脚下不注意绊倒在楼梯上,被磕破了膝盖,小女孩也没有停下脚步,依旧一瘸一拐执着地去寻找她和妈妈的救星。

画面一转,又变成了一个朝北阴面,整洁干净的小房间。说是整洁干净,其实是小房间里除了必要的桌床椅柜,已没有他物。

在小房间里住着的依然是那个4,5岁的小女孩,不过她的脸颊看起来有些红肿。她坐在铺了一层薄褥子有些发潮的木板床上,认真地倾听另一个大屋里传来的电视节目声,那电视节目声还时不时地夹杂着一个男人略微尖细的大笑声。

小女孩心里想,那个电视剧一定很有意思,能让爸爸笑得那么开心,可惜自己不能去看。她昨天因为忍不住想去爸爸那屋看一会儿电视,就被爸爸狠狠打了一巴掌,要不是妈妈刚好回家拦住了爸爸,她肯定还要更痛。可是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好寂寞啊!妈妈还在外面上班,她什么时候能回来陪她啊!

慢慢地,小女孩开始长大了,已经不是当初瘦小的小女孩了。在成长期间,她和她妈妈在家里的地位一直很低,时不时就要受到男人的辱骂和暴力。男人的姐姐们也很不好相处,她们常常会来到这个家里,说一些难听的话。会指着她和妈妈瘦弱的身体说她们又胖了,说她们俩是一对不事生产的懒猪,说她应该辍学去打工帮助家里,说妈妈不应该成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

。可女孩的妈妈因为前几年干活太累,已经患了甲亢,不能再继续出去受累了。而且她的妈妈也没有成天待在家里无所事事,男人的衣食住行里哪一件事没有经过妈妈的手,她自己也有常常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帮助妈妈。在这个家里,那个男人才是一只不事生产的懒猪!那些女人为什么要颠倒黑白!

终于有一天,女孩实在受不住了,哭着跟妈妈说:“妈妈,你能不能跟爸爸离婚,然后带我一起走。”

女孩的妈妈听了这话后也哭了起来,狠狠地抱住女孩说:“妈妈能跟爸爸离婚,可如果那样做的话妈妈就带不走你了。”

原来女孩的妈妈也有过离婚的想法,并且也直接当着男人的面喊出来过,可男人立即去找了自己的五个姐姐来给自己撑腰。男人的四姐说自己有一个在法院工作的好友,只要女孩的妈妈敢离婚就将得不到女孩的抚养权,但如果她选择不离婚,那她们几个姐妹将会支付女孩将来大学四年的学费。

女孩的妈妈一下就被她们的威胁戳中软肋。毕竟,男人只有一套房子,将来财产分割她也将分不到一套完整的,更何况男人的四姐在法院里还有关系,而她自己却无亲朋可以帮衬,法院最终会把女儿判给她吗?就算把女儿判给了她,光靠她的劳力工作也交不起女儿直到大学毕业的学杂费,她一个孤零零的女人真的可以撑得起女儿的将来吗?女孩妈妈心里的答案是否定的,所以她妥协了,决定继续在这个不把女人当人的环境里苟活,直至死亡。

“噗!”

坐在蒲团上的笙慕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再也支撑不住地歪倒在身前的矮桌上。

笙慕知道自己筑基失败了,她的丹田受到重创,修为已经退化到了炼气期一层。所幸这次的筑基失败没有让她的根基受损,否则就不只是修为倒退这么简单了,从此成为一个废人也不是没有可能。

歪倒在矮桌上的笙慕只觉得浑身痛得厉害,尤其是小腹部位,可身体上的伤再痛也比不上她现在心里的痛苦。

“如果回忆使你难受,你应该学会放下,放下了也就不会再痛苦了。”

突然,一道缥缈的童音在笙慕识海里响起,惊得她不顾伤痛就立刻坐直身体,防备道:“谁?出来!”

“啊?你听见了!不对,你先别急!你伤得这么重,应该先好好休息!”童音里因带上了焦急而散去了些缥缈感,仿佛是一句来自可爱孩童的关心。

“你到底是谁?出来!”强撑起身体的笙慕依旧以坐着的姿态不依不饶道。

“我也想出来,可我出不来呀,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能跟你交流了。”童音听起来有些着急,又有些委屈。

“为什么出不来?解释清楚。”笙慕觉得这隐在暗处的人话里意思有些奇怪,又不禁被那人童音里的委屈稍微化开心防。

“班笙慕,我是莲华空间的器灵啊。我虽然早就生了灵智,但还没有实体,也是从刚才开始才能和你交流的。你难道没发现我一直是在你的识海里说话吗,这是我跟你之间的心灵感应。”器灵欢快的解释道,它刚刚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并且还让笙慕听见了。

“我不管你是什么!但请你在叫我时,去掉我的姓!”笙慕语气微变,苍白的脸庞上浮现出愤怒之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