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穿时盘

在笙慕说出那句话后,莲华空间里的空气瞬间静滞下来。冲击筑基时看到的过去回忆,勾起了深藏在她心中的痛苦。

笙慕现在整个人就像一只刺猬,只要是一点能让她想起自己是班家人的言语,就能使她瞬时暴跳如雷。

“抱歉,笙慕。”器灵语带歉意,随即又立刻郑重其事道:“但身为莲华空间的器灵我还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笙慕对这个突然出现的空间器灵还有些陌生,至少她从心里上还没有接受它,不说它连名带姓的叫她的名字,光是能知道她脑袋里想什么这件事就已让人接受不了,但她还是想听听看这个器灵会跟她说些什么。

“这个世界即将迎来世界末日,我需要你允许我使用穿时盘。”器灵严肃道。

稚嫩中带着认真的话语在笙慕的识海里响起,可话语的内容却让她的脑袋有些发懵。

“你吃错药了吧!”笙慕挑眉道。

“唉!急死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信!”器灵烦躁道。在还不能跟笙慕交流时的前几天,它就已经感受到这世界灾难将至。从那时起它就在心里急的不行,它要早知道今天就能够跟空间的主人交流,早就打好一篇能让人信服的草稿备着!

“你别急!我去拿!你才能跟我交流,还是先好好平复下心里的激动吧!”笙慕打趣般地向器灵说道,然后撑起筑基失败后的虚弱身体站起来,慢慢地向竹楼五层的炼器室走去。

“?!”器灵有些呆住,它好像在哪里听过相似的话语。

不对!

“你相信我说的话了!”器灵惊喜的声音回荡在笙慕的识海里。

笙慕一边走,一边回道:“你都说我们之间有心灵感应,只要我想,自然也能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当然也能分辨你说出的那些话的真假。”正走在通往炼器室的阶梯上的脚步一顿,又问道:“按理说,莲华空间都认我为主了,你身为器灵怎么不叫我‘主人’,反而直呼我名,还‘你啊’‘我啊’的?”

“那你喜欢我叫你主人吗?”器灵反问道。

“嗯,不喜欢!还是直接去姓叫我吧。”笙慕摇摇头,继续上阶梯。

“哈哈,我就知道!”器灵略带得意地笑道。

到了竹楼第五层后,笙慕直接走到炼器室门口推开了它的大门。刹时,能让修真界的修真者们争相抢夺的修真法器显现在她的眼前。

笙慕的传承里有炼器室里这些修真法器的名字和作用,因此她能从这些琳琅满目里挑出任何一件你能叫得出名字来的法器。

在修真界法器分三个品级,由低到高为:灵品,地品,天品。每一品级又分为三个阶层,由低到高为:低阶,中阶,高阶。而空间竹楼炼器室里的法器只有地品和天品,根本没有炼气期的笙慕能用的灵品法器。本来只要她筑基了就能使用地品低阶法器了,可惜……

“就是那个!黑色圆盘上有根筷子的那个

!”识海里想起器灵欢快地叫声。

“我知道,你别急。”笙慕走向存放天品高阶法器的法器架上,那里只有三个天品高阶法器,穿时盘是其中之一,也是品阶最接近仙器的法器,是莲华仙君修为处于大乘期九层大圆满时炼制出来的。

可惜穿时盘只有穿越未来的功效,否则笙慕真想在修炼到大乘期时利用它穿越到母亲未死的时候。

笙慕的心里一直放不下母亲,哪怕母亲已经死亡。

“你别伤心了,就算穿时盘能穿越到过去,你见到的也不是这个时空你真正的母亲。在这个时空你真正的母亲已经死了,是不能再复活的了。不过你也别伤心,因为你踏上了修真之路,你的修为越高,你这世的母亲也会有越高的功德。身死投入轮回后,会托生成一生平安顺遂,并且大富大贵的福运之人,再也不会像今生这么悲惨了。”

“按你这么说,难道那个男人也会得到这种功德!”笙慕语调微变,颇为不甘道。

“不会不会!那个男人对你这么不好,前生跟你一定是仇人,他死了,你们俩之间的仇怨也就了结了。你母亲是这一生对你好,才会因你修真而得到福报的,那个男人是不可能得到的!所以笙慕,你也别想着去找那个男人的姐姐报仇了,我能感觉到这次的灾难很大,没有福报阴德的人是不可能会活下来的。人的德行稍有亏顺就会就会折损自己的阴德,更何况是那些人呢。”器灵赶忙安慰笙慕,告诉她一些它能看清的因果循环,免得她再钻牛角尖在下次筑基时又因看到心魔而失败。

没错,笙慕在筑基时看到的回忆就是她的心魔,她因这种痛苦而消极,也因自己母亲的死亡变得偏执。

可世上哪有儿女在自己母亲惨死后,而不想着报仇呢?除非实在没有能力。

以前的笙慕就没有为母亲报仇的能力,可现在好得很,这天要帮她报仇呢!害死母亲的凶手一定会在监狱里死于这场灾难!因为器灵说这场灾难很快就要来了!

笙慕心里一阵畅快,随即又有些不安起来。

“我知道你想什么,你管不了的!每一次这种灾难的来临都代表着这世道已经不行了,才要天道进行一场人类的大淘汰!不过你放心,绝对的好人还是会活下来的。”器灵信誓坦坦到。

“你怎么知道的?如果好人能活下来,那我为什么不能选择留下?”笙慕皱眉疑惑道。

器灵心里的小人很不雅观地翻了个白眼,继续大声给笙慕科普道:“我可是仙器哎!虽然我没在仙界诞生,但感应天道这种事是完全没问题的好么!这场灾难是会持续很长时间的!你留下来能干什么?天天在外边逃跑么!那灾难如果是天上直接掉岩浆的话,你都没地跑好么!还是你要天天躲在空间里?你还要不要历练了!你还要不要修真了!”

笙慕被器灵的大声科普打击到,默默地把穿时盘从法器架上拿下来,开口道:“仙器大人,接下来该怎么做,请指示。”

“首先,把你想带走的东西都放进空间里。”器灵严肃认真道。

“报告仙器大人,想带走的都在空间里,想扔掉的倒有一个。”说完,笙慕就把上衣兜里的钱包拿出来扔到空间外。

钱包里装有笙慕的身份证。扔了那张带有自己姓的身份证后,她就不再姓班,也不再有姓,只叫笙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