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莲子

“你的修为不够,就由我来启动穿时盘。但我还是要事先说明白,穿时盘虽然能让人穿越到未来,却不能让人事先确定自己穿越到的会是什么样的未来世界,我虽然是仙器,却也只能凭着直觉感受那个未来时间点的好坏,这样没问题吧?”器灵向笙慕确认道。

“没问题,你自己看着选择吧。”笙慕声音淡淡道,虽然她对即将穿越到的未来充满好奇,但如果不能事先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世界,那便随波逐流吧。毕竟,未来世界再怎么差,也会比这个即将迎来末日的世界好。

“咦,我觉得两万年后的时间点好像不错,感觉好像很适合你生存。我想把你传送到这个时间点,你同意么?”器灵一边观察笙慕手上的穿时盘,一边在她的识海里询问。

“可以。”笙慕同意道。

“那你现在把手放在那根筷子上,以顺时针的方向慢慢转动它,等我说‘停’,你就立刻停下动作,剩下的事都交给我就可以了。”

“好。”笙慕答完,就用左手轻轻托起黑色石制圆盘,把右手放在圆盘上漂浮着得银色短棍上,慢慢把短棍以顺时针的方向转动。

银色短棍只有黑色圆盘的半径长,移动它的感觉像在调钟表的指针,可惜圆盘上没有代表时间的刻度,所以不管指针指向哪里,都不能让笙慕确定这是未来的哪个时间点,这也让她的心情在慢慢移动短棍的过程中变得紧张起来。

“停!”

识海中响起器灵稚嫩声音的那一刻,笙慕便立马停掉了手中的动作。

忽然,莲华空间里的灵气开始剧烈波动起来,渐渐地涌成了一个灵气漩涡快速地向笙慕手中的穿时盘涌去。这时,她也感觉到了识海中器灵的不对劲之处。

“怎么回事?”笙慕忍不住出声询问,她感觉自跟器灵的心灵感应在慢慢变弱,仿佛下一刻就要消散,这让她很不安。

“启动穿……时盘……会消耗……我……修为,我可……能……很长时间……不能再联系……你了。”器灵断断续续的声音在笙慕的识海里想起,却让她有一种它即将死去的感觉。

“不穿越了!就算灾难来临我也能活下去,也能继续修真!你赶快停止!”笙慕心里焦急不已,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通过心灵感应笙慕能知道,莲华空间从生出器灵到能够跟她沟通需要多么长久时间的修为积累。可现在它竟为了她要消耗这些修为,只为了让她穿越到一个能安稳修真的时代。

器灵在启动穿时盘时,心里没有一点不愿意想法,导致笙慕根本不知道穿越未来会让它牺牲这么大,可她居然还一直在心里把器灵跟莲华空间分别看待!其实器灵就是莲华空间,自己就是因为走了好运才拥有了它,且开始不断向它索取,她有什么资格让别它为自己牺牲!

“别……放弃,穿……时盘只……能使用一次。你也……别为我……担……心,只要你……能在那个……世界……好好修真……提高修为……我就……能……”

识海中的器灵话还没说完,空间里就一阵天旋地动

。本就因筑基失败而经脉受损的笙慕只能尽力稳住自己虚弱的身体。

这场震动另炼器室里的不少法器从法器架上掉落,笙慕闪躲不及已经被好多掉下来的高阶法器砸成外伤。直到一个地品低阶法器穿云破雾剑连剑带鞘的狠狠砸在笙慕的脑袋上,她才因头痛当场晕了过去。

笙慕是被右掌心上莲纹散发的灼热给烫醒的。随着她意识的渐渐清醒,手掌上热烫难忍的温度也开始慢慢冷却下来。

完全苏醒后,笙慕强撑起上半身观察周围,发现自己竟处于一个尸横遍野的地方。

那些尸体中有体型像小山般硕大的动物,也有带着兽耳与兽尾的人类,更有像是地球上被放大到成人般大的昆虫。尸体大部分都残肢断臂,红色与黄绿色的体液大面积的点缀于其间,散发着一股让人难以忍受的气味,简直就是一副人间地狱。

笙慕被这凄惨的景象与难闻的味道刺激的当场作呕,平复了好长时间心里才开始渐渐适应这场面。

难道莲子没成功?世界已经末日了?

“莲子”是笙慕为莲华空间的器灵取的名字,她还记得在晕倒之际空间器灵最后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语。

“笙……慕……给我……取……个……名……字……”

笙慕在听到器灵的那句话后,不知怎么心里立刻就浮现出“莲子”这两个字。

想到莲子,笙慕就忍不住落下眼泪。

莲子已经在识海里联系不上了,外面这个环境也不适合她多待,看来还是得暂时躲在空间里。

哪知笙慕刚想要进空间,就发现不远处有一队人马正往她的方向赶来。

那队人马共有五人,以非常人的速度快速移向这里。以笙慕炼气期的眼力能看见他们都统一穿着黑色的制服,而且从臀部后方俱都冒出粗细不同,长短不一的尾巴。

看着随那五人奔跑动作摇摆不定的毛茸茸尾巴,笙慕不禁有些瞠目。

外星人?类人生物?地球已经被侵略了?

周围这些尸体里有他们的同类,反倒是没见到人类尸体的影子,难道人类已经灭亡?

还是她真的成功穿越到了两年后?莲子根本就没有失败,只是人类都变异了?

还没等笙慕想完,那五人就已赶到她的面前,其中为首之人问道:“是人族女性?”

“嗯……,嗯。”笙慕下意识地回答道,随后才立即反应过来那人说的竟是汉语!

笙慕开始观察他们,发现这五人俱都体长健硕,五官呈现出西方人的外貌特征。

向笙慕问话的为首之人身高看起来就有1米9,而且高鼻深目,皮肤微棕,有一头黑而卷曲的短发。她现在就被这1米9的大高个用一双湖绿色的碧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德克尔·穆勒一直在观察这个可能是战后遗孤的小女孩,在发现她脸上未干的泪痕时,轻启了薄厚适中的嘴唇道:“带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