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虫族来袭

“关于她的资料你明明可以再仔细调查一下,为什么要选择把她送到育女院,还是我们兽人族领地的?”再见到鸣兰的那一瞬,德克尔开门见山地把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既然她不是高等虫族伪装成的人类,而且也失去了自己的记忆,那为什么不能把她送去育女院?你有没有想过,她的亲人或许可能早就在这场突如其来虫族入侵中被它们杀死或吃掉了。”鸣兰抱着双臂坐在沙发上一脸理所当然道,随即又像想起什么来般冲着自己的好友笑说:“怎么,难道你看上她了?我还以为自从被克塞妮亚退婚后,你就没有想再结婚的想法了呢,可是那个叫升幕的小女孩年龄实在是有些小,根据骨骼判断她应该才12岁,唔……我看你还是再等几年吧。”

“你胡说什么!也许她还有亲人,也许他们正在急着找她,而且她是人族,就算要送育女院,你也应该选择人族的育女院才对!”德克尔皱眉不耐道,他要谈的可不是自己的婚事。

“好了好了~那个女孩不是已经丧失记忆,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吗?如果她的亲人真的还活着,难道还不能通过她的名字到育女院找到她吗?我又不是要把她卖到星际海盗那里!若她真的已经无亲无故,不还是要被送到育女院。再说兽人族育女院中也不是没有人族的存在,而我把她留在兽人族的育女院也不过是想我们兽人族的男性多一个可以嫁的的女性罢了,我为自己的族人谋福利这有什么错!”鸣兰言之凿凿说到最后都有些激动地从沙发上站起了身,就好像自己也是那万千恨嫁男中的一员一样,其实他只是被那些恨嫁怨夫男的投诉信件烦怕了!

明明是让自己手下的士写一些关于军队建设上的问题,可那些荷尔蒙爆棚的兽人族士兵只会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终身大事上扯,还说什么高层人士垄断了女性资源,不给他们这些底层人士接触女性的机会什么的,啊啊~真是烦死了!军备建议信都变成了婚姻制度的投诉信!

听着好友有理有据的言论,德克尔也不想在反驳什么,可一想到那趴在自己背上一路到营地里都僵着身体不肯放松的小女孩,他又忍不住问:“你除了没发现她是虫族,还发现了什么没有,比如她是怎么失忆的?”

“拜托~我的真实之眼只能看破生物的伪装罢了,不能看病、透视人体。不过我看见那个小女孩的后脑上有一个鼓起的大包,可能她是被什么重物砸中才导致了失忆吧。”鸣兰托着下巴回忆他下午观察到的情况。

听了这话的德克尔顿时双眉一皱大声道:“你怎么不早说!我都没有带她到军医那儿检查一下!”

想起笙慕那苍白的小脸,德克尔不禁在心里指责起自己的粗心大意,也不知道那个小女孩的身上还有没有其他受伤的部位!

面对好友的指责鸣兰有些底气不足道:“我这不是怕她脑袋上的伤好了会恢复记忆

。万一她真的住在人族星球,只是到兽人族这里来旅游的,等她恢复记忆,我们兽人族不就会少了一位可以嫁的女性了嘛……”

德克尔已经不想再跟鸣兰废话了,他这个好友有时还真是天真的可以,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做的这些事如果被外界知道了会以欺骗女性罪被逮捕吗?他还真是因为自己那张漂亮的脸蛋被周围的女性宠坏了!

看着好友带着一身低气压快步走出办公室,鸣兰·梅尔曼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微妙的笑意。

还以为德克尔被克塞妮亚退婚后,从此以后会开始仇视女性呢?真没想到,他居然会在意那个小女孩!

想到那个一脸冷漠,不吵不闹,并且毫不骄纵的人族小女孩,鸣兰的海蓝色双眼不禁微微眯起。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性呢,身上有伤也不知道吱声,好像还有挺重的防备心,也不知道德克尔将来能不能够拿下她呢~

往笙慕房间赶去的德克尔,并不知道鸣兰心中对自己的调侃,他只知道现在要赶快把那个人族小女孩带到军医那里接受治疗。

可在这时,建筑里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警报声。

听到警报声的德克尔心道不妙,这是虫族来袭的警报通知!

德克尔立刻来到了笙慕的房间外,对着房门喊:“女士,请快开门!营地有虫族入侵,我必须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

本就没睡着的笙慕只看到床头的白色墙面突然变成了一个显示屏幕,里面出现了德克尔冷峻的相貌与焦急的话语。她赶紧起床走到房间门口给他开门。

门一打开,德克尔立刻蹲身抱起笙慕,也不管她的挣扎,抱着她疾步向外走去。途中,正好遇到了同样往外走的鸣兰。

“外边来了约有500只d级虫族。现在情况很不妙,你现在就负责把她送到边渡星育女院,营地这边由我来指挥。”见到两人的鸣兰立刻向德克尔命令道。

“立刻执行。”德克尔说完,就抱着笙慕向建筑外走去。

等出了大门,笙慕看到外边夜空上有两个起着月亮作用的星球后,终于能确认自己的确已经不再不在地球,也在那两个月亮散发的银白色光辉下清晰地看见他们口中的“虫族”到底长什么样。

那其中,有很多虫子都是笙慕在刚到这里时的尸堆里看到过,只不过它们现在是活的,并且在她出现的那一瞬间,齐齐把灯笼般大的眼睛转向了她这里。那一个个有成人身体般大的虫子们顿时像发现了什么美味般,齐齐地向笙慕所在的地方飞去。

这也就是一两秒之间的事,然而,却又有更玄幻的事情便发生了。

眼看一只类似苍蝇的黑色大虫子就要向笙慕袭来,抱着她的德克尔立刻把她扔到了鸣兰的怀里冲了出去,并在冲出去的瞬间变成了从脚到头约有三米高,从头到尾约有十米长,头长鬃毛,左后小腿为白色的狮形猛兽。

嗯……,这种动物好像也在刚到这里时看到过,只不过没这么大……

被鸣兰接到怀里的笙慕已经完全凌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