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鲜血飞溅

狮形猛兽首当其冲飞扑咬下了那只类似苍蝇的大虫子,且在把虫子咬下地的那一瞬间就用两只锋利的前爪凶猛地碾碎。猛兽掌下的虫子立刻变得肢体破碎,爆出了大量的黄绿色液体,而被虫子体液喷了一身的狮形猛兽只是甩了甩身体,就又向下一个目标高扑而去。

抱着笙慕的鸣兰冲着狮形猛兽扑去的方向怒吼道:“德克尔!我现在命令你立刻变回人形,把她送到边渡星育女院!”

营地这边的驻守军早就跟虫族们混斗在一起,有的已经像德克尔一样变身成猛兽撕咬踩踏着虫子,有的依然保持着人形手抬先进的科技武器朝往笙慕方向飞去的虫族发射一种强大的激光,不过片刻,地上就有了一片虫族尸体。

不只是德克尔,这些兽人都在拖住这些虫族飞向笙慕的脚步,就连不喜欢她的鸣兰·梅尔曼也从身体里释放出一张用海蓝色能量线织成能量网挡在前方,以阻止那些虫族向这里进一步前进。

那些虫族很快就被他们合力消灭掉了。

这些怪虫为什么在见到她时便不要命似的飞过来?这些似兽似人的种族为什么要拼了命般地保护她?自己好像才是引来这些怪虫的罪魁祸首,可他们为什么要保护她?

笙慕看着这些异族人因打败怪虫而露出来的开心笑容,心里不免有些复杂,真诚地向抱着自己的鸣兰·梅尔曼小声说了句:“谢谢!”

刚收好精神力的鸣兰在听到怀里小女孩说出的这句话后神情不禁一怔,并问:“你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吗?”

当看到怀中的小女孩以一种奇怪的表情瞅着他说:“我为什么要觉得理所当然。”时,鸣兰却突然无话了,最后只能干巴巴来了句:“哦,这样啊。”

这时,下身只着一条长裤的德克尔快步走到了他们这里,已变回人形的他表情严肃地冲鸣兰道:“少校,虫族已全部歼灭,营地里无人受伤。”

听到报告后的鸣兰没却有感到放心,只是表情凝重道:“这不对劲,这次来袭的是d级虫族,怎么会攻击力这么差,上次来的e级虫族都吃掉了不少个士兵呢,这次怎么会连受伤的人都没有?”

“啊!”

就像回应鸣兰的疑惑般,前方开始响起了一位士兵的惨叫。接下来营地里就像产生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一个接一个的惨叫声开始此起彼伏。

能造成这种现象的只有一种原因,那就是虫族又来袭了,但这次的虫族却只有一只。

一只大象般大小的赤红色甲壳虫以极快的速度向笙慕袭来,凡是阻挡它前进的兽人,皆被它的一双类似螳螂前臂的红色利爪砍成两半。由于它的移动速度太快,以至于激光炮根本就打不中它。

“德克尔,快送她走!那是a级虫族!”鸣兰说完,就把怀里的笙慕扔回德克尔那里,并快速冲到赤红色甲壳虫面前,向它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



下一刻,本还在疯狂杀戮中的赤红色甲壳虫立马就被无数丝海蓝色能量线团团包围住,变成一只被关在虫笼中的蚂蚱。

“噼啪!噼啪!”被罩住的赤红色甲壳虫疯狂地挥舞着锋利的红色前臂,每一下都狠狠地砍在能量线罩上,发出刺耳的劈砍声。

虽然拥有a级精神力的鸣兰·梅尔曼与被困精神力网的a级虫族在能力上旗鼓相当,但这种胶着的场面也支撑不了多久,因为兽人族的*虽然较于人族要强健结实很多,但他们的精神力释放状态也像各族一样不会永远处于最高峰,精神力释放过久也会导致他们脱力,甚至是脑休克。

鸣兰不想在这场战斗中拖延时间,他努力把困住赤红色甲壳虫的精神力线更紧密地交织在一起,慢慢地向在里面挣扎的甲壳虫挤压,可惜精神力线只是紧紧贴在了赤红色甲壳虫的坚硬外壳上,就再也挤压不下去了。

可恶!这个a级虫族的身体怎么这么硬!

鸣兰心里开始有些烦躁,虽然在虫族来袭前,他就已经用移动终端向总部请求支援,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不能挺到援军赶到的那一刻。

被精神力线包裹成木乃伊状的赤红色甲壳虫并没有善罢甘休,它不住地在狭小的空间里摇晃着对比起它的身体要小到看不见的脑袋,也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这边,德克尔抱着笙慕来到了一个远离战场的平地,从套在自己尾巴上的空间扣中放出了一架别墅般大小的飞碟。

看到这一幕的笙慕惊得差点从德克尔的怀里掉下来,难道这里的人也有空间!

还没等笙慕搞清楚状况,她就感觉到一种不祥的气息。一抬头,她就看见在德克尔的后方二十米处有一只巨大的赤红色甲壳虫在无声地飞快靠近他们。

“小心!”

笙慕刚一开口,德克尔就发现了后方有异,他立马放下怀中的小女孩,转头就向虫族发出精神力。

这不是前方的a级虫族吗?难道鸣兰遇到了不测?

不对!这只虫子能被他的精神力困住,这是b级虫族!

在费了一番力气困住这只b级虫族后,德克尔不禁松了口气,他现在也只能拖延困住虫族的时间,等待救援。

哪知,还没等德克尔困住这只赤红色甲壳虫多长时间,他就感觉到这只虫族的能力在慢慢升高,逐渐地向a级虫族的方向进化!

随着赤红色甲壳虫的进化速度越来越快,德克尔也逐渐感到自己支撑的精神力网就快要困不住它,只能费力转头冲笙慕喊道:“我快坚持不住了,你赶快……”

德克尔的话还没说完,已变为a级虫族的赤红色甲壳虫就立刻冲破他的b级精神力网,向笙慕袭去。

面对这一幕,笙慕刚想躲进莲华空间就看见一只身躯庞大的狮形猛兽飞速向她扑去,并把她罩在身下。在那一瞬,她只看到狮形猛兽的背部被赤红色甲壳虫的红色利爪划开时飞溅出来的鲜血,映的她眼前一片血红。

“德克尔!”看到这一幕的鸣兰·梅尔曼目眦欲裂地叫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