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离开

看着鸣兰·梅尔曼的背影,笙慕还是忍不住问出了一句话:“刚才那虫子一共伤了多少人?”

“哈?”鸣兰转头一脸诧异地看向小女孩,仿佛觉得她根本会问这种问题。

哪怕笙慕的年龄看起来还很小,但鸣兰还是习惯性地把每个女性的话往最坏的地方上想,当即便撇撇嘴道:“怎么,怕有没死透的会让你负责啊?你放心,遇上a级虫族,他们那些e级精神力的士兵只有被杀死的份。所以受伤的没有,完全死透的到有八个,你可以不用为死人负责。”

“梅尔曼,你能把那八个人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告诉我吗?”笙慕对梅尔曼的讽刺话语毫不在意,因为当她听到有八个人因她而死时,心里只有五味杂陈,根本说不清是愧疚还是其他感觉。

“你干嘛?”鸣兰真是越来越搞不懂这个人族小女孩了。

“我想知道他们是谁,我想记住他们,我想向他们的家人表示歉意。”可以的话笙慕会用一些物质上的东西补偿他们的家人,这就是她的想法。虽然他们的亲人可能不会在心里接受她的道歉与馈赠,毕竟再好的物质也无法和至亲之人的性命相比,就像在她心里什么东西都抵不过她的母亲一样。

“你脑子没病吧!”在听到笙慕的那句话后,鸣兰的内心有些触动,但也有些怀疑是不是失忆让她的脑回路发生了改变。如果真是这样,最好整个星际的女性都能失忆,就由他来负责把她们砸失忆。

“你到底能不能给我!”笙慕有些不耐烦,她这么做难道不正常么?只不过是因愧疚,负罪感引发的一种举动罢了。而且自己脑子到底有没有病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废话真多!

鸣兰·梅尔曼定定地看了小女孩很久,直到小女孩被他盯得都皱起了眉头,才说了句:“可以。”然后,他就看到小女孩松了口气的样子。

“少校~”不远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笙慕定睛一看,发现那人也是一身这边的黑色制服,两手上各提着一个类似密码箱的东西在往这里赶来。

“跑着过来!”鸣兰冲那人吼道。

其实那人已经在跑了,可鸣兰还嫌他不够快,不过来人毕竟是军医,只有精神力能达到随军标准,体能相较于其他士兵就有些低了。

等那人跑到这里,已经是呼哧呼哧喘个不停的状态,可居然还有心思边剧烈喘气边向笙慕微笑。

“行了,你在不治,我们的上尉就要死了

。”鸣兰凉凉地说道,这些兽人族男性还真是一见到女性就换了个德行,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笑容很丑吗!等等!我好像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同为兽人族男性的鸣兰·梅尔曼偷偷地向笙慕看了一眼,发现小女孩面对军医尼克难看的笑容只是轻点了下头便不再有任何表示,可得到小女孩点头回应的军医尼克脸上的笑容却变得更大更加难看了。

当然,这种难看只是在鸣兰·梅尔曼的眼里,在他眼里这世界上就没有比他更好看的男性或女性。而在笙慕眼里军医尼克却是一个长相斯文,头顶长角,臀部有尾巴的外星友人。

在这个地方,笙慕只在梅尔曼身上没看见有兽耳,兽角或尾巴的出现,他的外表完全是人类的样子,可看他那头深蓝色的及腰长发,她又不能确定他跟自己到底是不是同一种族。

“少校,上尉的伤口并不是太深,也没有伤及脏腑,他只是因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检查完德克尔身体情况的军医尼克笑着向鸣兰说道。

“啊……,那就好。”鸣兰心里很高兴,不过不应该是很深的伤口吗?怎么又变得不太深了?

“你什么时候把我送到边渡星育女院?”笙慕问道,她现在心里有些忐忑,感觉再不走就要暴露出什么秘密来。

“怎么,一看他没事,就想甩手走了。你不想负责了。”鸣兰看着笙慕嘲讽道,刚刚不还想知道那死掉的八个士兵的名字和家庭住址吗?怎么一听到德克尔没事,就要走呢~

“没错,但那八个人的详细信息你还是要告诉我。”笙慕淡淡道。

鸣兰还真对笙慕的理直气壮毫无办法,他刚开始对她说的“负责”也不过是些气话,哪里可能会真的逼她,最后也只能说:“我现在就让人送你去!”

鸣兰打开私人终端,呼叫中尉卢卡·冯,让他立刻过来。

“少校。”卢卡来得很快,可他的脸色并不好,因为就在刚才他的好友兼损友约翰被虫族残忍地杀死了。明明前一天他们还在一起谈天说地,可是今天约翰就被那只可恶的a级虫族害得尸首分家。现在想想,他们如果没有在战场上发现那个人族小女孩该有多好,那样的话营地里也就不会受到a级虫族的侵袭。

不,不对!他怎么可以这么想,那位女性还那么小,如果他们没有找到她,她的身体肯定会被残忍的虫族啃得支离破碎。她只不过是身为女性,才会被虫族列为首先啃食的目标,难道等女性全没了,虫族就不会把目光投向男性了吗?更何况虫族现在也不是不吃男性*,所以最可恶的还是虫族!

“你负责送这位女士到边渡星育女院,还有把那死掉的八位士兵的详细信息告诉她。”鸣兰命令道。

“执,执行命令!”卢卡怎么也没想到护送女性的任务会落到自己头上,不过再看到受伤的德克尔后,他也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缘由。

如果军队发现了独身女性,必须由军队最高长官的副官负责护送,一是因为军队不能没有最高长官的指挥,由副官护送也能显示出军队对女性身份上的看重。二是因为副官是除军队最高长官外武力最高的男性,很大程度上能保证护送路程上女性的人身安全。

少校鸣兰·梅尔曼身为军队的最高长官是不能离开军队的,而他的副官上尉德克尔·穆勒却身受重伤也不能执行护送任务,现在只能由他这个中尉卢卡·冯负责护送笙慕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