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入住

环达利修星第八区军队营地—军医处。

“他处于这种状况多长时间了?”鸣凛·梅尔曼向军医尼克询问道。

“大概有十分钟!昨天晚上把上尉带回到军医处后,我就发现他背部伤口的恢复状况很不对劲。直到十分钟前,我亲眼见到他的背后伤口已经是完全愈合的状态,这才傻了眼想要通知少校。那么大的伤口怎么可能在一天一夜之内就完全复合并且毫无疤痕!而且从伤口愈合后开始,上尉皮肤上就一直在渗出一种黑色的糊状物……”尼克激动地答道。

“会不会是中毒症状?”鸣兰有些不安,他怕那个a级虫族的利爪上含有剧毒。

“不!并不是中毒症状!在上尉皮肤开始渗出这些黑色物质时,我就用医疗仪给他检测过身体内部情况,发现他的身体处于非常好的状态,那黑色糊状物是从他体内排出来的人体毒素,而!而且!”兽形为白羚羊的尼克说到最后都有些激动得不能自已,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只想到外边跑几圈发泄心中的兴奋。

“快说!”鸣兰忍不住催促道。

这时,站在鸣兰身旁的鸣凛却好像一下子发现了什么般指着一处激动道:“鸣兰,你快看德克尔那里!”

“你让我看他的左腿干什么,额……机器义肢被摘除了,不对!他的断肢怎么好像在长!”看到这一幕的鸣兰表示自己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没错,机器义肢被上尉断肢部位刚刚长出来的一截给顶下去了!并且断肢部位还在长!”激动了半天的尼克终于把心里最想说的话给喊出来了。

“苍天啊!”鸣兰感叹道。

“少校,我叫你来就是想问你,你在上尉受伤时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比如他倒下的地方有没有什么奇特的花草什么的!”尼克兴奋地眼睛通红,如果能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导致德克尔伤口快速复原,并且长出了断肢,那就能给现在的医学界带来一场很大的冲击。

现在医学界只要有基因,医学家就能克隆出来人身体上缺失的任何部位,但克隆出来的身体部位往往却不能和人身体上的缺失部位相融合,甚至还会引发身体溃烂。这也导致了医学界的克隆技术虽然很发达,但对于各族来说却依旧是一种鸡肋般的存在

。所以,能使人长出断肢的东西,一定会给医学界带来更大的发展。

“那里就是个平地,连根草都没有,而且我当时正在跟a级虫族战斗,根本注意不了他。战斗后,我也只看见那个小女孩在德克尔的身旁……,啊!”鸣兰好像突然想起了那个小女孩的不妥之处。

当时穿着大号运动外衣的笙慕的整个右臂处都被鲜血染红了,而鸣兰那时只在那上面闻到德克尔鲜血的味道,只以为是她在德克尔受伤时不小心染上的。可现在想想,那个小女孩除了右臂处,其他地方却并没有被大面积染上鲜血。

鸣兰当时还记得小女孩问过他还有没有其他人受伤,可她为什么要这么问?是不是因为她能治好那些伤?可能他当时根本就没看错,德克尔确实被那个a级虫族砍得白骨外露,脊椎断裂,只是当他打败虫族后再转眼一看,德克尔的伤就变成了深却不见骨的严重外伤!当时那个小女孩是不是把什么东西放入了德克尔呕血的嘴里或伤口上,所以她的右臂才被鲜血染得鲜红!

仿佛觉得自己已经明白真相的鸣兰急忙用移动终端向卢卡发了通讯,问他升幕现在是不是还在飞船上。

在返程路上接到少校通讯卢卡感到很意外,在听见鸣兰问他小女孩是不是还跟他在一起时,他立刻笑着报告道:“少校,笙慕小姐已经安全到达了边渡星育女院,并顺利登册入住,还有她的名字根本就不是生火的生,也不是木头的木,是笙歌的笙,仰慕的慕。”

希望破灭的鸣兰·梅尔曼只能气无力的说了句:“我记住了。”后,就关闭了通讯。他现在可真算是记住小女孩的名字了,不是升幕,也不是生木,而是笙慕。

这边返程中的私人宇宙飞船里本来心中还对笙慕有些芥蒂的卢卡,现在已经对她有了彻底的改观。

当他们来到边渡星育女院的院长室后,女院长莫妮卡·琼就指责他们军队没有照顾好身为女性的笙慕,说她的衣着鞋子根本就不合她的身并且上面还沾满了血迹,要告他们军队轻慢女性罪。

可那时的笙慕却为了他们军队对女院长说:“谢谢院长大人关心,虽然我知道您是为了我而抱不平,可这件衣服和鞋子是我自己任性不想换下的,上面的血迹也不是我的。他们军队为了在虫族来袭中保护我,已经损失了八名战士,对于他们军队我心里只有感激与愧疚,怎么能再因为衣着,而指责他们呢?”

卢卡可能一生都忘不了笙慕在为他们军队说话的那一幕,这是他第一收到来自女性的感谢。他相信,已死的八名战友如果能亲眼看到那一幕,肯定都不会后悔自己的牺牲,因为这样的女性值得他们拼上性命去救!

因为那一席话,被育女院女院长直呼为好孩子并揉脸待遇的笙慕感到很无奈。其实这身衣服还真不是她不想换,而是军队里根本就没有适合给她替换的衣服,他们的衣服只会比她的还大,还不如不换。

直到她们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女院长才停下了蹂躏笙慕脸蛋的行为,并对她说:“我们这里每位女性都住单人间,如果你害怕自己一个人睡,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哦~”

“院长大人,我不害怕自己一个人。”笙慕汗颜,她并不想再遭到揉脸攻击。

女院长莫妮卡被笙慕脸上的无奈小表情逗得再最后一次揉了她的脸,然后便施施然地离开了。

笙慕刚才在育女院登记入册时录入过掌纹,她只在这个房门上的掌纹感应器上按了一下手掌,门就打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