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开学

今天是三月中旬,正是边渡星育女院开学的日子。

笙慕跟安娜还有卡尔拉结伴去上课时,看到育女院的大门外停留着很多架不同牌子的飞行器,看见很多年龄不一的女性各自从那些不同的飞行器上下来。其中,有些少女在临下飞行器时,还会跟坐在飞行器驾驶位置上的男人吻别。

“哼,她们总算知道该回来上课了。”卡尔拉看着育女院大门处的情景无不讽刺道。

“她们也是育女院的?”笙慕冲两人有些好奇道,她记得育女院好像是不允许女性外住的吧。

“她们都是育女院的女性,现在送她们回来的就是她们在联姻会上定下的正夫人选。”安娜小声地向笙慕解释道,她想了想还是又说了一句:“不过她们定下的未婚夫大多都是边渡星星际联邦政府的高级军官,育女院也是迫于那些政府高官们的共同施压,才同意女性们在休假时可以外住的。”

“啊,还有这说头……”笙慕惊讶道,她本身就是有些保守的人,对于某些女性出格的行为虽然也会看不惯,但一般也就是在心里嘀咕嘀咕罢了。

“要是不是那些女性们自己愿意,那些政府军官就是想强逼也逼不了啊,不过每年也有后悔的女性就是了。”卡尔拉不屑地冷道。

“怎么说呢?”笙慕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有些八卦,但她既然在育女院生存就应该多了解一些这边的事。

“咳,每年都有女性在回来后被检查出怀有身孕,你想想看,她们可是都未成年!”卡尔拉轻咳了一声,然后凑到笙慕耳边小声说道。

“!”笙慕没想到居然还有搞出人命的未成年女性,看那些刚刚进入育女院大门的女性们,其中最小的看起来好像只有十四岁啊!

看着笙慕吃惊的样子,卡尔拉忍不住继续给她科普女性这样不检点后会造成的严重后果,免得这个新交到的朋友也会范这种蠢事,便道:“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因为星际联邦法规里有法令规定女性不能打胎,所以即使是未成年的女性怀孕了也不被允许打胎,可你要知道那些女性因为未成年有很多都会死在生产里!”

“既然这么严重,那那些女性为什么还要出去?”笙慕不明白了,明明有那么多悲惨的前例,这些女性为什么还抵不住诱惑



“那些男人耍手段诱惑的呗!”这时,安娜也忍不住出声道,随即又继续恨声地说:“你要知道,除非本身就出类拔萃不然男人是很难当上正夫的,而有些男人也不过是被育女院女性暂定为正夫人选,因为如果育女院女性在之后几年的联姻会上看到更好的男性,并且还跟那个男性互相看对了眼,那么那位女性就会把她之前暂定为正夫的男人的资格取消掉。”

“所以,他们是故意让女性怀孕的?”笙慕有些傻眼,不是说未成年女性生产时容易难产吗?那些男性为什么要做这些得不偿失的事?

“没错,可他们是为了赌。如果育女院的女性在未成年时就怀孕了,那么那位女性就会被提前嫁给让她怀孕的男人,而且如果未成年女性能顺利生产,使她怀孕的男人的正夫之位才算是被真正的定了下来。可如果未成年女性难产死了,那致使未成年女性怀孕的男人就要失去一切,并且在狱星上呆一辈子。”安娜不屑道。

“赌注可真大……”笙慕有些唏嘘道,那种男人还真是即可悲又可恨,为了正夫之位,为了传宗接代还真是拼上一切了!

“所以,以后被你暂定为正夫的男人如果也邀请你出去,你可一定要立马拒绝他,然后把他踹掉,这种男人根本不爱你本身,只是想要正夫之位和孩子罢了。”卡尔拉看着有生育能力的笙慕有些语重心长道,而站在她旁边的安娜也跟着附和道:“没错,你一定不要选这样的臭男人。”

“安娜,卡尔拉,谢谢你们的关心,不过请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犯这种错误。”因为她根本就不打算选!不过,笙慕还是因两人的劝告而感到感动。要知道,穿越前因她性格内向敏感很难交上什么知心的朋友,虽然,现在安娜和卡尔拉在她眼里也只是普通朋友,但她还是因她们的关心话语内心变得柔软很多。

“你能明白就好,对了,你都上些什么课?”卡尔拉面带笑容的问道,旁边的安娜也好奇地向笙慕看去。

“呃……通用语,历史,还有……两性。”笙慕有些尴尬道,谁知道那个两性课程到底是什么鬼!

“咦?两性课程?没听说过哎?”安娜有些奇怪道。

“育女院的女性除了必上的通用语和历史这两门课程,其他都是些礼仪,生理,手工,烹饪,美术什么的,两性课倒是没听说过,你说的该不会是生理吧?”卡尔拉怀疑道。

“也许吧……”笙慕想生理跟两性应该没区别吧,可她穿越前好歹学的是护理专业并且还当过三年护士,就算这里是异界,可这边人的人体和生理结构也跟她所知的差不多啊,性格测试不是说缺乏哪方面的知识就学哪方面的知识吗?她不缺乏生理知识啊?

“不过你的课好少啊,只有三门,我跟卡尔拉除了通用语跟历史还要一起上生理跟手工。”安娜有些抱怨道,随即又好像是想起什么般好笑地说:“不过生育派大多数都要学礼仪这门课,特别是白兰·碧塔,她一天居然要上七门课程,你说她是不是性格很差!哈哈!”

育女院的学校跟地球上的一样,一周只上五天课,周六和周日都是休息日。这边每位女性除了必上的通用语跟历史之外,心理测试结果都会根据她们的所缺乏的知识和性格缺点再选择一至三门不等的课程,而且在上学期间除了休息日,这些课程可是天天都要上满的,所以像白兰·碧塔这种一天要上七门课的女性的确算是很另类了,要知道这边的一节课程可是要上整整一个小时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