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把你捧在手上~虔诚地焚香~

安娜和卡尔拉正在浟明商厦的第五层试衣间里不停地试衣,而笙慕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帮两人提东西,当然有好些东西已经被放进她右手食指上戴着的空间扣里了。

老实说,笙慕的密码式空间扣已是星际购物网上容量最小、价格最便宜的了,但这也被安娜和卡尔拉眼红了好久,因为在育女院女性被规定一次购买物品的价格总账不能超过八万星际币。她也曾被两个好友问到过她身上那价值十万星际币的空间扣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不好解释是自己挣钱买下的她只好跟好友撒谎,说那空间扣是自己进育女院前就带着的。

笙慕平时为了保护好自己的秘密,已经向安娜和卡尔拉还有莫妮卡院长说过好几次谎了。她知道她有时为了保护自身而所做的一些事,有很多其实都违背了修真者的行为准则,但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她现在只希望自己能赶快成年,赶快走出育女院,在了结了必要的俗事后就找个远离人烟的僻静地方专心修炼。

因为女孩节是未成年少女的节日,所以浟明商厦里大多都是跟着家长来买东西的未成年少女,但同时也有很多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男人走进了商厦。当然,这些男人绝不敢去搭讪那些有家长陪同的女孩,以防被女孩的家长状告猥亵罪,他们只敢在靠近那些落单的育女院少女,跟那些还没取夫的单身少女们来一场浪漫的邂逅,当然如果他们最后能被某位待嫁女孩看上,那便是他们要的最好结果。

笙慕已经用好多次看精神病的眼神击退想靠近她的男性了。她知道这些男人心里在想什么,无非就是想成为商厦里某些待嫁女孩的正夫或是平夫和侧夫什么的,可他们也应该挑一挑人好么!至少也要选择那些落单的十七八岁的少女好不好!她只是个个子刚到他们腰的12岁小女孩好么!真不怕她跳起来打他们的膝盖么!也太饥不择食了吧!

突然,一位成年男性的手从背后碰了一下笙慕的肩膀,这使得她又不由自主地翻起白眼转头瞪向站在她背后的男人。

“你这是什么眼神!”一直在商厦里守株待兔的鸣兰·梅尔曼好不容易找到了他要找的小女孩,没想到小女孩回头就用眼白瞪向他!她是在看白痴吗!不!她现在的瞪眼的样子看起来更像白痴!

“……怎么是你!”迅速恢复成正常表情的笙慕惊讶道,仿佛刚才翻白眼的小女孩根本就不是她。

“为什么不能是我,我找你有事!”鸣兰面对小女孩时依旧是嘴上不饶人的态度,不过从他那双带着笑意的海蓝色眼睛里可以看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什么事。”笙慕本能觉得不会是什么好事,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紧绷。

“德~克~尔~的~伤~”看着表情突然严肃起来的笙慕,忍住心中笑意的鸣兰故意拖长了音调说道。

“他怎么了?伤还没好吗?不会真的死了吧?还是瘫了?你来是让我负责的?”笙慕疑惑道。

“等等!你一个一个问!不对!我来是让你知道他的伤已经好了,而且是被你治好的!”被小女孩一堆疑问问得有些发蒙的鸣兰立刻反应过来不能被那些问题绕进去,便直接把心里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然后,鸣兰只看见听见他话后的小女孩表情变得开心起来,可没一会儿她脸上的表情就慢慢变成了疑惑并问道:“什么叫我治好的?”

“呵~你别装傻了,除了你那天还有谁在德克尔受伤后近距离靠近过他

!”

“你,军医。”笙慕一脸看傻子般的表情。

“你别装傻了!我那天看见你的右臂衣袖上沾满了德克尔的鲜血!你肯定把什么喂进了他嘴里,或是放在他的伤口上!”再次被小女孩用看白痴般的目光瞅着的鸣兰气急道。

“你说什么呢?我实在是听不懂!”笙慕装傻道,仿佛鸣兰话中意思很难理解。

心中无奈的鸣兰怕别人听见他接下来说的话,便蹲身凑近笙慕小声道:“他原先断掉的左腿重新长出……喂!”

话还没说完的鸣兰就被笙慕一手推倒在地,更不可思议的是小女孩还一边远离他,一边大叫道:“我都说我听不懂了,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不懂那个意思!你靠我那么近干什么!”

本来就因鸣兰的美貌而驻足在不远处的人们等听到跟美男说话的小女孩的大叫声后,顿感不妙,看向美男的眼神也慢慢地从欣赏变成了鄙夷。

一些正义感爆棚的男性已忍不住上前拦住了鸣兰想要继续走向笙慕的脚步,并把小女孩护在身后纷纷气愤道:“她都说她听不懂你说的话了,你还要干什么!”“你到底说了什么,为什么要靠那么近!”“别是什么脏耳朵的话吧,呸!老子刚才看你这个娘娘腔已经不顺眼很久了,没想到居然还是个变态!”

一些因鸣兰的美貌而感到心动的怀春少女这时也不由纷纷失望道:“不是吧,居然是变态!”“长得那么美怎么会干出那种事!”“哎,白瞎那一张脸了!”

“天啊,我的心都要碎了,他居然要对小女孩下手!”这是一位带着自己女儿来逛商场的女性,她的女儿看起来跟笙慕一般大,所以她对鸣兰的行为感到很气愤。

“笙慕,你没事吧?”听到这边骚动的安娜和卡尔拉也立刻跑了过来,担心好友道。

“我没事。”笙慕安慰道。

这时,浟明商厦的安保人员急忙走过来向笙慕关切地问道:“女士,这位先生向您说了什么?如果他对您说了什么不敬的话语,我们会马上把他扭送到星际治安局。”

“我根本就什么都没做!”面对这种突发情况的鸣兰已经快要疯掉了,恨不能马上就拿出他的军官证,但又觉得太丢脸才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他一直在我耳旁边唱歌,我都说我不知道歌的意思了,他还一直让我猜!”笙慕表情烦躁道,心里却想好险啊,还好商厦人多好制造混乱。

“先生,请问你向这位小姐唱了什么歌?”安保人员表情严肃地冲鸣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唱了什么!”鸣兰抓狂道,他倒要看看这个笙慕还能胡诌出什么话!

“他说他唱的歌名叫爱的供养,再问自杀。”这时,笙慕抢答道。

安娜和卡尔拉:“……”精神病吧,这人。

安保人员:“……”爱……什么?

围观群众:“……”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歌名!

鸣兰:“……”笙慕你等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