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离开军队

在好友遭到变态骚扰后,安娜和卡尔拉也没心情继续逛商厦了,只想陪着好友快点回育女院,但两人最终还是在笙慕的劝说下匆匆买完了必要的物品,然后才三人一起走出了商厦。

“真是世风日下,现在长得漂亮的人是不是都有怪癖……”安娜想起商厦里骚扰笙慕的长发变态忍不住跟两人嘀咕道,心里却想脸蛋漂亮的白兰·碧塔也是有划分派别的怪癖。

“也许吧……,以后还是离那种精神病远一点吧。”卡尔拉想起长发变态最后被安保人员带下去时瞪向笙慕的眼神,心里总有一股不妙的预感,只祈祷那个变态千万不要再来缠上好友。

“我们不要再提他了,提到他我就心情不好。”笙慕嘴上小声说道,心里却觉得很对不起梅尔曼,但谁让他非要来找她刨根问底!德克尔没死并且因祸得福长出了断腿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为什么还要来烦她!

看着笙慕烦闷的表情,安娜和卡尔拉默契地都不再提起那个在商厦里遇到的精神病了,免得好友心情不好。

这边鸣兰·梅尔曼在被带到商厦安保室后,就忍不住拿出了自己的军官证。一些安保人员再看到他们抓到的变态军衔是少校时都有些傻了眼,但还是有不相信的安保人员说他的这张证明是假的,让他必须找出一位能证明他身份的证人。

鸣兰现在简直想使劲摇怀疑他身份的安保人员衣领,并冲他大喊:“你现在还觉得我身为少校的脸丢得还不够吗?居然还想要我的下属得知我的丑事!我还要不要在军队混了!”

看着一直沉默不表态的鸣兰,那些一开始担心得罪少校的安保人员们也有些怀疑起这个漂亮男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不是少校。

那位让鸣兰提供证明身份的证人的安保人员此时更是得意起来,并道:“你的军官证果然是假的!没想到你不仅骚扰未成年少女,居然还敢冒充少校!”

“你白痴吗!看不出军官证的真假啊!非得要我找证人!”鸣兰气急败坏地怒吼道,他现在实在是有些后悔来找笙慕了,不过看小女孩那番反应,他也算是能确定救德克尔的人就是她了!

最终,鸣兰怕他自己真的会被这些白痴扭送到星际治安局,只好认命地打开移动终端给远在环达利修星的德克尔发送了视频要求,毕竟在好友面前丢脸总比在全军队面前丢脸更好



……

“我不是叫你不要去找她了!”德克尔生气道,鸣兰到底知不知道他长出断腿这件事如果被外人知道,哪怕笙慕是女性并且只是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也依然会给她带来很大的危险。

在证实身份后,被那群安保人员放出商厦的鸣兰忍不住对着移动终端虚拟屏幕里的好友委屈道:“我这不是好奇嘛,再说我也想确定一下当初到底是不是她救得你?不过看她反应这么大,又把我搞得这么狼狈,我已经确定是笙慕没错了!”明明是提起好友救命恩人的名字,却被鸣兰叫得咬牙切齿。别以为他踏出安保室后,没听到那些安保人员在背后议论他,说什么现在的军官怪癖多啊,都是变态啊什么的,都是那个名叫笙慕的小女孩的错!

“不管是不是她,我们今后都别再去打扰她了,你也让军医放弃吧,再继续追究下去只会让那个女孩更危险。”德克尔严肃道,还好这件事只有他跟鸣兰知道,还好当时鸣兰在怀疑笙慕后并没有把那些疑点告知鸣凛跟军医,只不过看到军医尼克对医学狂热的样子……不行!他不能让军医知道真相!

“我打算退出军队。”深思熟虑之后德克尔继续说道,只要他消失,小女孩的秘密被发现的几率就会减少,而且他也不想再让军医在每天对着他的身体研究了。

“干什么!你不要前途了!”鸣兰有些吃惊道,用得着这样做吗?只要他们两人不说出去不就好了。

“鸣兰,只有你知道我是因为断腿才被退婚的。我不怪克塞妮亚在我舍身救她后却因为我的残疾而抛弃了我,因为我明白大多数女人在看到身有残疾的男人后都会做出跟她一样的选择,我只是不甘心,不甘心在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得到后就被抛弃!可那个小女孩不一样!你应该知道,在我得知自己的断腿长出来后我有多么地欣喜若狂,多么地高兴!所以我绝不能让她陷入危险!毕竟,她是为了救我才……”德克尔说道最后都有些说不下去了,自从他被退婚后,他就彻底对女性死了心,并也开始痛恨起自己残疾的身体,在跟虫族对战斗时也不怕自己能随时牺牲了。但是遇到笙慕后,他第一次知道居然会有女性会不顾自己的自身安危来救他,并且那个小女孩居然还要求鸣兰给她一份当天牺牲的八名军人的详细资料,说是要记住他们……

“尼克那边我会去劝一劝的,你也没必要……”鸣兰的内心有些复杂,他知道德克尔都经历过什么,所以他也很感谢那个小女孩,他今天来找笙慕不过是想再确定一下,然后在替好友向她道声谢谢。

“不行,我感觉自己的精神力快要突破b级进入到a级了,而且最近军医总在问我有没有感觉到那天站在我身边的小女孩的异常……我不能在冒险下去了,尼克这个人有时为了医学好像什么都干得出来。”德克尔严肃道,他必须得离开军队了。

“好吧……,回去后我就会把你的辞职申请上报到上级那儿,不过就算你离开了军队,我们也要时常联系啊。”鸣兰对好友妥协道,要知道德克尔可是3年前成为b级精神力者的,可仅仅只用3年时间就从b级突破到a级精神力这在全星际都没有一例!那个笙慕到底给德克尔吃了什么宝贝!他都有点怕如果德克尔再不脱离军队,就会被军医尼克这个医学狂热分子当场解剖!

“咚咚咚。”

这时,坐在飞行器里的鸣兰突然听见有人在敲他的飞行器窗户,他转头透过窗户一看发现是一个跟笙慕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