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颜控

“请问有什么事吗?”打开飞行器窗户的鸣兰问道。

“你认识笙慕?”白兰·碧塔向鸣兰问道,自她在浟明商厦里第一眼看到这个长发美男时她的心脏就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仿佛整个魂魄都要被他勾走,她当即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去这个男人为夫!只要能认识到这个男人,就算要跟他谈论自己最讨厌的笙慕也没问题!不过,这种优质男怎么会成为骚扰未成年少女的变态,她才不相信那个包子脸有勾引男人的魅力!

“没错,不过她好像不认识我了,明明在半年前我跟她还见过面呢?”鸣兰一脸故作伤心地说道,被无数女人示爱过的他一眼就能看出面前这个小女孩是被他这张脸给迷住了,不过这个小女孩好像认识笙慕,那他就跟她聊聊吧,看看能不能套出笙慕的一些信息。

“那她肯定是忘了你了。难道你不觉得我长得比她更美吗?更值得被你记住吗?”白兰·碧塔垂下白色的眼睫楚楚可怜道。

“嗯……,的确是这样,可笙慕也很可爱啊。”鸣兰无奈道,语气里充满了对笙慕已经忘记他的遗憾,心里却想你再美能美得过老子!毛都没长齐呢,居然还敢来勾引我!现在的小女孩可真是越来越不学好了!

“你在觉得她可爱也没用,她不过是个没生育能力的女人罢了!她在育女院里也只会跟那些没生育能力的女人混在一起,然后再来欺负我!”白兰·碧塔嘟嘴委屈道,心里却恨不得撕了笙慕,她凭什么能得到这个男人的青睐。

“那她怎么欺负你啊?我代她像你说对不起好不好?”鸣兰假笑道,他一点都不相信这个小女孩口中的话,但他心里还是有些震惊笙慕居然没有生育能力……个鬼啊!有那种能让人长出断腿的宝贝,难道还治不好自己的毛病,这个小女孩总说什么慌!

“你凭什么代她……算了,如果你真觉得愧疚,你可以在11月11日这一天到边渡星育女院里来看我吗?”有些暴露出本性的白兰·碧塔立刻忍住了自己的坏脾气并温柔楚楚地问道。

“好啊~”鸣兰面上微笑,心下吐槽这小女孩的演技还是不行啊。

“妈妈,那不是商厦里的那个变态吗,他又在骚扰别人了!”这时,刚买完东西从商厦里出来的小女孩拽着她妈妈的手叫道。

“哦,我的天啊,是那个唱爱的什么自杀的变态!”女孩的妈妈指着鸣兰喊道。

“女士,我到时一定会去的,现在请先容许我告辞。”鸣兰极力维持住脸上的微笑,然后不等白兰·碧塔在说什么就立刻关上了飞行器的窗户,在那对母女的鄙夷眼神中快速启动飞行器飞走了。

把飞行器设置为智能模式后,鸣兰就听见移动终端里传出了德克尔的声音。

“我打算去一趟边渡星育女院。”德克尔道。

“你没搞错吧!你这是看上她了!”鸣兰快速地地把移动终端拿起来惊讶道。

在打开飞行器窗户跟白兰·碧塔说话前,鸣兰就把自己的移动终端倒扣在了驾驶位的旁边坐位上,他并没有关闭跟德克尔的通讯,因此他刚才跟小女孩的谈话都已经被他的好友听见了



“我只是想跟她说声谢谢,如果她没别的要求我就会离开。”德克尔坚定道。

“……随你便,我可不陪你去啊,我刚才只是哄那小女孩的。”鸣兰无赖道,对于欺骗了一个小女孩的行为丝毫不感到愧疚,因为双方都说谎了嘛~

“我明白。”知道好友另一面的德克尔好笑道。

……

“笙慕。”白兰·碧塔来到笙慕三人的餐桌旁冷冷道。

安娜和卡尔拉早在白兰·碧塔向她们这里走来时就已经双双警戒地坐直了身子。

“什么事?”笙慕问道,心里却想这小姑娘今天又要找什么茬。

“你今天在商厦里见过的那个男人会在联姻会那天来找我,所以你不要再妄想了!”白兰·碧塔有些得意道。

“我今天在商厦里见过很多人,你指的是哪个?”笙慕心里奇怪这小姑娘又抽什么疯。

“就是蓝色长发的那个。”还没来得及问男人名字的白兰·碧塔只能这样形容道,然后她就看见坐在餐位上的三人以看精神病的眼神看向她。

“你!你只要记住他那天是来找我的就好!死心吧!”被三人眼神挑起心头火的白兰·碧塔本来还想给她们一些教训尝尝,但一想到上次的惩罚她也就泄了气,只撂下句狠话就匆匆转身走了。

“果然长得漂亮的人都有怪癖,两个有怪癖的人居然对上眼了!”安娜感叹道,这世界果然只有同类才可以在一起。

“笙慕,联姻会那天你还是小心点吧,我今天看到那个变态瞪你的眼神看着很不善……”卡尔拉有些担心道。

“对对对,我也看见了!”安娜立刻附和道,虽然她觉得那变态瞪人的表情也挺好看的,但变态就是变态!

“我会注意的。”笙慕笑着向两位好友安慰道,被她诬陷成变态的梅尔曼能不瞪她么!不过,白兰·碧塔居然是个颜控!但她可是见识过梅尔曼对女性有多么不待见的,白兰·碧塔小朋友可别是被他涮了吧。不想了!她可不要掺和到那两人的事里,她的两性课作业还没写呢,她明天可就要交了!

笙慕做梦都没想到,她上的两性课程居然是一种让女性对男性重拾起信心的一种课。这种课程有点像是针对患有厌男症的女性开设的一种心理辅导课,只不过莫妮卡院长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心理医生,只能让自己的学生天天跟她一起观看或美好或虐心的爱情电影罢了,弄得她这半年里已经看了不少星际时代一女十男版的泰坦尼克号了。

当然有课程就要有作业,而笙慕的两性课作业就是写一篇观影后的观后感。

莫妮卡要求笙慕的每篇观后感都要写出她在电影中感受到的男女主角之间的真挚感情,可她只要一回忆起那毁三观的电影画面就觉得胃痛得很,哪怕在空间里憋了一天她也没憋出来一个字。她也曾上天网仪,从网上抄写过几篇电影观后感,可最终都被莫妮卡给识破了。因此,从开学到现在她的两性课作业就从没及格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