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不约!

德克尔在进入大堂后就一直在寻找笙慕的身影。他巡视了一圈,才在一个摆放在角落里的自助餐桌后发现小女孩的身影。

德克尔慢慢走近笙慕,发现小女孩较之他第一次见到时脸上的婴儿肥更多了些,配上小女孩那双大而清澈的黑色凤眼和挺直秀气的鼻子显得她很可爱。

正在角落里低头吃蛋糕的笙慕发现有一双黑色军靴的走进了她的视野里。她抬头一看,发现来人是谁后,只觉得嘴里的蛋糕变得难以下咽起来。

看见小女孩见到他后变得沉默警惕的样子,心中觉得有趣的德克尔不禁好笑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笙慕抬起左手上拿着的果汁喝了一口,努力平复因德克尔出现后心里涌起的忐忑,平静道:“我当然认识你,你曾经在环达利修星上保护过我。”

“可你看到我后好像并不高兴,我难道不是你的救命恩人吗?”

看到表情平静的笙慕后,德克尔却不知怎么开起了玩笑,等他刚反应过来自己到这儿来的目的不是来逗小女孩后,就看见刚才还一脸平静的小姑娘笑着对他道:“谢谢你救了我。德克尔,我很感谢你。”

被小女孩的道谢震得内心颤动的德克尔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并有些无措地对笙慕道:“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其实是来向你道谢的,我不是来要你的感谢……”

“明明是你救了我,我怎么能让你来感谢我。”笙慕笑道,她心里明白德克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可她今天只打算装糊涂到底。

“不是,是你救了我,那个我的左腿……”德克尔说到这儿便有些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看到小女孩的脸还带着刚才向他道谢时的笑容,并打断他的话向他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因为你救了我,所以我现在心里非常感谢你。”

可是德克尔却从小女孩的话中听出了另一个意思,就是你救了我,我也治好了你,所以我们已经两不相欠……

“这种报答有些太大了,你多给了我一条腿,所以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提,只要我可以办到,我一定……”德克尔的话还没说完就又一次的被笙慕打断了,可他这次却没有再看到小女孩笑着跟他说话,而是面无表情的对他大声叫道:“不不不!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喜欢更沉默的人,所以我们不约……啊,不对!是我不要跟你去等记!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了!”

笙慕在厚着脸皮丢下那句话后,就快速跑出了育女院大堂。

她实在是不擅长应付别人的追问和感谢,所以只能再次对不起德克尔了。

因为笙慕最后撂下的那句话声音很大,让离这个角落不远的很多男女都听到了耳朵里。

有一位穿着华丽相貌普通的男人忍不住走近德克尔向他安慰道:“兄弟,没想到你长得这么一表人才也会被人拒绝啊,不过你别灰心,我刚刚都已经被拒绝三次了

!但是你看上的女性也有些太小了吧,可能还没开窍呢!如果兄弟你信我,就选大堂中那些快要成年的女性,凭你的相貌一定能手到擒来!”

被笙慕的最后一句话震在当场的德克尔终于能体会到好友鸣兰那天在商厦里的感受了,太尴尬了好么!早知道啰里啰嗦会遭到小女孩这样的反击,他会在丢下一句“谢谢”后,立刻就走!毕竟,小女孩更喜欢沉默的人……

“没想到笙慕没打扮也这么受欢迎,不过那男人那么优质她居然都没看上!”安娜对着卡尔拉感叹道。

“她只喜欢吃!”卡尔拉恨铁不成钢道,却在想起了笙慕那张稚嫩的小脸后,又释然道:“算了,她还小不是吗?”

安娜和卡尔拉只聚在一起说了一会儿话,便被四面八方涌来的男性给邀请走了。

站在另一个角落里的白兰·碧塔再拒绝了第七个前来搭讪的男性后,有些心不在焉道:“怎么还没来啊?不是说好了么?”

一直认为不可能会有男人拒绝她的白兰·碧塔一直皱眉盯着育女院大堂的门口,直到看见笙慕走出了大堂,心下起疑的她也抬步跟了出去。

一路跟着笙慕的白兰·碧塔在发现死对头正在往育女院大门处的方向走时,终于确定了她心中的怀疑,当即跑过去大怒道:“你给我站住!你是不是要偷偷跑到大门口去跟他见面啊!”

“……你说什么呢?”笙慕有些无奈,这小姑娘又抽什么疯。

“还想狡辩!你是不是怕他来联姻会会引起骚乱,所以才约在那儿见面!你们真是太可恶了!他明明答应了要来见我的!”白兰·碧塔伤心大叫道。

通过白兰·碧塔的话语,突然间想起什么来的笙慕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商厦里的那个人啊,你放心我不是去见他,我只是想去门卫处跟芝芳聊聊天。”

笙慕跟芝芳·芭芭拉是在她频繁取快递的日子中逐渐熟悉起来的,现在她俩可以算是一对聊友了。她正因刚才的事感到心中烦闷,这才想要去门卫处找芝芳聊天的。

“我不信!”白兰·碧塔怒道。

“爱信不信!”笙慕不想再搭理这个爱妄想的小姑娘了,只是以炼气期二层修为的最快速度快步走到了门卫处门口,并敲了门。

“你走……走这么……快、快干什么!是不是心、心虚!”一路用最快的跑步速度才跟上笙慕的白兰·碧塔气喘吁吁地质问道。

“……”已经无语的笙慕真是对白兰·碧塔小姑娘的脑补能力无可奈何了。

“咦?你怎么这个时候来这儿?联姻会呢?”打开门的芝芳·芭芭拉看着站在门口的笙慕疑惑道。

“我不想参加了,没意思。”笙慕一边走进门卫处,一边跟侧身让她进来的芝芳说道。

“是不是因为你太小了,所以没人理你啊,哈哈,你该不会是跑到我这里来找安慰的吧……”芝芳一边关门,一边对进到屋里的笙慕调侃道。

被关在门外的白兰·碧塔丝毫不在意屋内两人的遗忘,她只想在外面吹着冷风冷静一下自己,因为她感觉自己的双颊有些火辣辣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