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筑基

浓郁的灵气疯狂地涌入少女的身体里,并顺着她全身的经脉不断游走。

不多时,少女身体里的灵气已经在她的体内循环了八周天,等到循环第九周天的时候,她感到自己周身的的经脉都在被慢慢地撑大。

就在少女发丝般粗细的经脉被灵气强硬地撑大到一毫米粗细时,那一刻,她只觉得全身的灵气都瞬间流入到了位于她小腹部位的丹田里。

那些一拥而入的灵气并没有把少女的丹田撑大,因为灵气在流入她丹田里的瞬间都在自发地进行着压缩凝聚,慢慢地由气态转变为液态。当这种液态状的灵气全部充满了她的丹田时,她只感到周身一震,就像打开了某种一直在禁锢着她的枷锁,须臾间,只存在于她腹部丹田的液态灵气也开始缓缓地流淌在她全身的经脉里。

在莲华空间里睁开双眼的笙慕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经过三年修炼,她这一次终于成功筑基了!

笙慕这次的筑基进行的很顺利,虽然她依然在筑基时遇到了干扰她进阶的心魔,但这次再面对心魔所幻化出的幻象时,她的心已丝毫不为之所动。

笙慕这次遇到的心魔一共有两种,第一种就是导致她第一次筑基失败的心魔,可她已不会再被困于只存在在过去的痛苦记忆中,所以很容易就闯了过去。第二种心魔则是由她在环达利修星上所经历的事幻化出来的。她在心魔里看到,如果她使用灵泉救下了德克尔,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她将遇到由灵泉秘密的泄露而导致的追杀,她将在这个世界毫无容身之处,整个星际的人都会因她怀有的灵泉而追杀她、胁迫她。在知道那些后果后,她又回到了当时被兽形的德克尔护在身下的场景,德克尔被划开的背部在不断地淌血,如果她在迟疑一会儿,德克尔断裂的脊椎里就会流出骨髓导致他当场死亡,但那时她没有迟疑,还是立刻给德克尔喂下了空间里的灵泉,并且心里毫不惧怕这样做会导致的后果,因此,第二关心魔她也闯了过去。

想到过第二种心魔时的景象,笙慕才明白过来,原来她心里一直在害怕,害怕自己用灵泉救人的事会东窗事发。这种害怕恐怕早在三年前鸣兰·梅尔曼和德克尔两人陆续来找她时,就已经变为不安的种子留在她心中了。

可现在想想,害怕又有什么用呢?就算再次让她回到当时,她不还是会用灵泉去救治处于生死边缘的德克尔。

她要的只是无愧于心,所以就算将来遇到再大的困难那又能怎么样呢?只要她所救之人并非贪得无厌之人,那还会给她招来什么祸患



而且,就算她所救非人,秘密被暴露出去,从而引来无数贪婪鼠辈,那她身为修真之人也要迎难而上,消灭那些阻拦在她修真道路上的一切业障!

通过三年时间才慢慢渐悟到修真之人不能畏缩不前的笙慕,只觉得自己在完全明白问题的那一刻,才算是真正踏上了修真之路……

“什么味道……呃!”笙慕被自己一身恶臭黑泥的样子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后她才明白,那些黑泥是她筑基后排除来的体内杂质。

筑基成功后笙慕已经通往了更高层次,所以她体内曾经存在过的低层次的东西就要被当成废料给排除来。这种修真进阶达到的洗髓伐骨跟空间灵泉的洗髓伐骨还不太一样,因为灵泉只能让她排除当时所在层次的杂质,却不能让她到更高层次上去。

笙慕在浴桶里一边搓洗身体,一边在心里吐槽,看来人就没有干净的,只要你没修成,哪怕你是化神期大能在进阶为大乘期时还是会排出一堆废料,还是仙人最干净!不对!也不知道仙人上面还有没有更高的层次?仙人进阶到更高层次时是不是也会排除杂质呢?还是直接进行质变?

……

第二天早上,笙慕刚进到食堂二层的大厅里,就看见已经帮忙占好餐位的安娜和卡尔拉在冲她挥手。

笙慕刚走到那里就听见安娜惊叹道:“你刚进来时,我还以为自己看花眼了呢!你这两年的变化也太大了,我要不是看着你长大的,肯定会以为你去整容了!”

安娜的话刚落下,坐在她旁边的卡尔拉就忍不住吐槽道:“什么看着长大啊!你又不是她妈!这就是笙慕曾经说过的女大十八变,越大越漂亮。那个白兰·碧塔现在是根本比不上我们的笙慕了~”说到最后卡尔拉不禁有些自豪,她实在是不喜欢白兰·碧塔仗着自己的生育能力和容貌傲视一切的样子,不过自从一年前,白兰·碧塔就不得不把边渡星育女院第一美的称号让给笙慕了,不过她这个小姐妹好像一点都不在意那个称号,到是白兰·碧塔在意生气的不得了。

“就算我不是她妈,也算是她的姐姐了吧,这三年里我也算看着她长大了!”安娜对卡尔拉嘟嘴不服道。

“我看是她照顾你更多,有你这样看到生育派就躲到妹妹身后的姐姐吗~”卡尔拉也忍不住继续调侃道。

“你说的都是几年前的事了!”安娜脸红害臊道,生育派什么的早在一年前就解散了好不好!

一年前,炼气期七层的笙慕已经在容貌上出色于白兰·碧塔,而白兰·碧塔怕联姻会那天被她抢了风头就和瓦莉·马丁使计把她关在了育女院大堂后的仓库里。

那天直到联姻会结束,被关在仓库里的笙慕才被她的两个好友找到。

白兰·碧塔的计划就算再严密也依然不是笙慕的对手,因此在事情败露后,院长莫妮卡曾非常生气的要把白兰·碧塔和瓦莉·马丁两人的事情上报到边渡星星际联邦政府,并说道:“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损害女性选夫的权利,那你们也该尝尝那种滋味!”

被院长的话吓坏了的白兰·碧塔在确定了莫妮卡是要让政府剥夺她的选夫能力后,慌不择路下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了瓦莉·马丁身上。瓦莉·马丁被她的行为气得大哭,最后两人还是在笙慕并不打算追究的态度下才被减轻了惩罚,只被罚了一笔钱,但自那以后,如边渡星育女院毒瘤般存在的生育派才算是彻底解散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