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恶梦

吃饭时,笙慕突然被安娜曲起的手肘撞了下右臂,她不禁奇怪道:“怎么了?”

笙慕顺着安娜眼神指着的方向抬头一看,原来是白兰·碧塔也来到食堂二层吃饭了。

“你不要每次见到白兰·碧塔都一幅反应过度的样子好不好?难道你现在还怕她?”跟笙慕一样得到安娜一手肘提醒的卡尔拉有些无奈道,这白兰·碧塔都已经形影单只了,安娜到底还在怕什么呢?

听到卡尔拉的话后,安娜忍不住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我这不是条件反射么!再说我早就不怕她了,我有时看她还觉得她挺可怜呢……”

“有什么可怜的,都是自己作的!”卡尔拉看着坐在不远处餐桌上吃饭的白兰·碧塔冷道。

自从生育派解散后,白兰·碧塔就一直是孤身一人出现在育女院的各种场所,没了团体成员的陪伴,她也不过和育女院中的大多数女性一样,变的冷漠,独来独往起来。

一年前的联姻会那天,笙慕自然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被白兰·碧塔的计策骗到,她只不过是不想参加联姻会才将计就计走入了那个仓库,只是她没想到,事情败露后的白兰·碧塔居然会把所有的过错都推到瓦莉·马丁身上!也许那个小姑娘那天是真的害怕了,不过,如果白兰·碧塔要是知道自己一开始就没打算追究她们的责任,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她气得吐血?

笙慕虽然很不喜欢白兰·碧塔的偏激行为,但也不至于要让小姑娘变得没有婚姻自主权,因为那毕竟是一个能影响女人一生的惩罚……

想起星际联邦政府对女性的惩罚措施,笙慕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不能自主地选择自己的婚姻,还有当军妓什么的这比让一个女人去死还要残酷!也许大多数人都觉得死刑才是最残酷的惩罚,而女性所遭受的刑罚并不算什么,甚至连同等罪名的男性要承受的刑罚的一般都够不上,可对女人来说有什么比剥夺她的婚姻自由和尊严还要严重!在这种男多女少的畸形社会环境下,笙慕还真不知道到底是这边的男性更可怜一点,还是女性更可怜一点。

白兰·碧塔从刚才在食堂里看见笙慕三人后,就一直在低头扒自己餐盘里的食物。

又是她们!又是笙慕!如果她们能够全部消失就好了!

白兰·碧塔在看到笙慕三人亲密无间的样子时,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曾经陪在她身边作为她左膀右臂般存在的瓦莉·马丁和曼缌·萨碧娜。

她是对不起瓦莉,可她事后不是都向她低头认错了吗?为什么瓦莉还是不肯原谅她?就连曼缌也在那天离开自己了,还在走之前对自己说那样的话



“我跟瓦莉不仅是好友还是堂姐妹,我是因为她想跟你做朋友才自发地凑过来的,既然你背叛了她,我为什么还要留在你身边?”

“老实说,你那些欺负人的游戏很无趣,而且你也很没脑子!你只要去欺负那些无生育能力的女性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去招惹有生育能力的笙慕呢?不怪你现在的下场这么惨,因为你根本就看不清眼前的形式!”

“再见了,任性的小女孩!”

直至今天白兰·碧塔还能时不时地想起曼缌·萨碧娜说出那些话时的不屑表情,这让她很不舒服,这让她会觉得她们三人之前的友谊都是假的,尤其在她能见到笙慕三人天天形影不离的样子时!

不以为是自己先背叛朋友的白兰·碧塔狠狠地捏紧了手中的刀柄,心想终有一天她会报复所有欺负她,背叛她和看不起她的人!

再想到笙慕那秀丽绝伦的面庞时,白兰·碧塔忍住想要冲过去用手中餐刀去划花那张脸的冲动,只是默默道:“我第一个要报复的人就是你,笙慕!自从你出现,我的人生里就没有一件事顺利过!”

……

晚上,刚从恶梦中惊醒的笙慕已没有了睡意,她已经连着好几天都做同一个恶梦了。梦中,边渡星遭到了虫族的侵袭,安娜,卡尔拉,莫妮卡院长和芝芳都通通葬入虫腹,就连她自己也差点死在虫族口下……

笙慕不知道重复做同一种恶梦到底有什么寓意,她只知道这几天她心里一直存在着很强的危机感,就好像那恶梦中的一切景象会随时随地发生一样。

随着心中的危机感越来越大,笙慕这几天也没有选择坐以待毙,而是在空间里不停地练习《五行衍生诀》中的剑法。

在修真界,只有到了筑基期才可以练习修真剑法,而笙慕修炼的《五行衍生诀》中就附有筑基时可以练的一种名叫《五行意剑》的剑法。

《五行意剑》共有十五式衍生于五行的剑法,笙慕在空间里练了半年到现在只学会了一式属于五行金系的“锋芒毕露”,而她今天要练的则是另一个同属于五行金系的名叫“锐不可当”的一式剑法。

笙慕尽力感应剑招中隐含的金系之力,一丝不苟地按照剑法上的所描所写一一施展动作,奈何她的剑招到了最后一步总是施展不出剑法威力,连空间中的一棵草都斩不断。

笙慕没有气馁,一直在空间里练了三天的“锐不可当”,直到她终于能用手中的地品低阶法器穿云破雾剑将空间地里种着的一根玉米杆斩断,才打算收势休息一下。

她心中明白“锐不可当”的真正威力不可能只是斩断一根玉米杆,但她现在还不太明白这一式五招剑法里所蕴含的金系之力,所以只能暂时作罢。

笙慕现在只期望自己梦中的祸事,不会发生在现实中,因为她不想自己的好友出事。梦中的虫族那么多,那么大,甚至还有她曾在环达利修星上见到的赤红色甲壳虫那般厉害的a级虫族……

第二天早上,顶着两个黑眼圈的笙慕正往莫妮卡院长的办公室赶去。

她不管了!就算会被院长认为她是在杞人忧天,她也要把自己这几天总做的恶梦中的场景统统说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