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茫然

“你这次不从它的尾部砍了?呃……好像没必要。”立刻发觉自己问了个笨问题保尔·卡恩现在只想双手捂脸,都有两名a级精神力者了,干嘛还要冒着可能会被毒液喷到的危险专门留出个巨型绿色蜘蛛的尾部砍呢!只怪黑衣矮个男今天在浟明商厦里用剑砍虫族菊花的场面带给他的震撼太大了,让他总会以为这只已死的巨型绿色蜘蛛也会是那种下场……

笙慕在看到保尔·卡恩问出笨问题时就恍然大悟的模样后也没出口说什么,只在心中暗道:当然没必要。

“没想到还可以这么杀虫族,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可惜星际联邦好像没有多少能穿透a级虫族身体的利器,不然我也想试试这招呢。”上尉格雷冲着笙慕面带微笑道,心里却在思忖黑衣矮个男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既能拿出让人快速恢复精神力的药丸,又拥有能砍断a级虫族身体的利器,难道他是哪个神秘世家的后人?

“既然四只a级虫族已经死了,那我就先离开了。”笙慕也没接格雷的话茬,只说自己要走。

“阁下请留步,我们打不开地下室的大门,能不能借你的剑一用。”保尔·卡恩请求道,其实在消灭掉那四只a级虫族后,他们就应该立刻救出被关在地下室里的女性,可是他之前听格雷说过他们用尽办法都打不开地下室大门,所以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矮个黑衣男的宝剑能破开地下室的大门了。

“那你拿着这把剑试一下吧,如果不行就还给我。”笙慕道,心想平安锁阵符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效力,除非是s级或s级以上的精神力者出现在这里,否则除了等符的效力消失根本就没有其他办法。

“谢……谢谢!”看着递到自己跟前的宝剑保尔·卡恩感激道,他此时心中感到很羞愧,这个矮个黑衣男明明在浟明商厦里帮过自己,他却在黑衣矮个男递给他药丸的时候,因为害怕那是毒药而犹豫了很长时间。

矮个黑衣男不仅帮助一区军队消灭了五只a级虫族,现在又毫不犹豫地肯借给他那把宝剑,好像根本不信他会贪图。也许这个黑衣矮个男是相信自己有抢回宝剑的实力,可保尔·卡恩只要一想到那半颗星兽丹,只要一想到自己曾拒绝黑衣矮个男查看女性转移名单的要求,他就感到心中愧疚



“阁下,谢谢你肯借我宝剑,一区军队会用这里的三颗a级星兽丹作为谢礼。”拿到剑后的保尔·卡恩向笙慕郑重道,由于职责所在虽然他不能让黑衣矮个男查看女性转移名单,但是他可以用星兽丹作为谢礼。

“不用,帮助女性是男性的职责,我不过是在履行职责罢了。”笙慕平静道,心想只要你们能在我离开时不阻拦我就好。

“可是……”保尔·卡恩还想再说什么,却被格雷截下了话头并劝道:“既然阁下并不在意这些,少校我们还是先赶快营救女性吧,也不知道她们被关在里面多久了,你的妻子也在里面呢。”

鲍尔,西蒙,鲁迪也在格雷之后纷纷劝说保尔·卡恩先救人要紧。

其实,当保尔·卡恩说要把三个星兽丹送给矮个黑衣男时,格雷他们四人就感到心中不忿,但他们却不能反驳什么,因为这个突然出现的矮个黑衣男的确是帮了他们很大一个忙,可既然他不要,那就更好,因为星兽丹可是关系到他们军衔晋升的媒介,他们还想让自己的军衔再升一级呢。

“对,我得先营救女性。”想到还被关在地下室里的妻子琴,保尔·卡恩决定先把女性们营救出来,然后再好好跟矮个黑衣男谈谈关于谢礼的事。

在狠狠地提了一口气后,保尔·卡恩双手紧握手中的穿云破雾剑并狠狠地砍向了地下室大门,然后他就连人带剑的被震退了几步。

“怎么会这样?”保尔·卡恩有些心惊道,难道连这把能砍断a级虫族身体的宝剑也破不开这扇大门吗?那他的妻子该怎么办!

心内焦急地保尔·卡恩又快步走到地下室大门前,然后用手中的剑狠狠劈向了那扇合金门,结果却依然被震得后退了好几步。

“哐!哐!哐!”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砍不破大门就向墙壁砍去……直到保尔·卡恩用尽全身力气,不管是地下室大门还是靠近地下室的任何一面墙壁仍然是完好无缺的状态。

“怎么会这样!”保尔·卡恩崩溃道,如果他们一直打不开地下室大门,是不是包括她妻子的所有女性都会饿死渴死在里面。

“可以把剑还给我了吧。”笙慕道,她其实不想再这个时候讨人嫌,但这个兽人族男性已经砍了一个小时了,她再不走就来不及找躲藏的地方了。

“……”保尔·卡恩无言的看了一眼矮个黑衣男,然后抬起无力地右臂把剑递了过去。

笙慕在接过剑后,就快步离开了这个满面绝望的男人身边,然后对格雷道:“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出去,我知道外面还围着你们的人,我怕我自己一个人走出这栋建筑会让他们误会。”误会你们遭到了我的毒手。

“好,你跟我来吧。”想到那些到现在都被关在地下室里的女性,格雷也感到很难过,然而在看到比他更难受的少校后,他们四个下属都默契地没有选择在这时候出声安慰,因为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笙慕最终在一群军人审视的目光洗礼中安全地走出了育女院的大门,可她在出了育女院大门后,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老实说,在笙慕看到安娜和卡尔拉的尸体后,她心里就一直很乱,以至于她到现在都还没想好自己要躲到哪里该选择在哪里出现,也没想好在见到莫妮卡院长时要怎么解释她当初没有进入地下室的行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