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独自消灭

当笙慕用剑砍下巨型白色飞蛾的绿色管状口器后,她又使了一式“锋芒毕露”想要把这只a级虫族砍成两半,但最后却被它快速躲掉了。

“吱!”在躲开凌厉一剑后,巨型白色飞蛾因口器断掉的疼痛发出了一声愤怒的虫鸣,然后挥动翅膀俯身冲着笙慕快速撞去。

巨型白色飞蛾的俯冲速度极快,因为它打算撞扁砍断它口器的人,可是就在它快要撞上那个黑衣面罩的人族少女时,却发现人族少女突然消失不见了,而它自己也因急速俯冲的惯性狠狠地撞到了地上!

吃了一嘴土的巨型白色飞蛾已是怒火中烧,当它再次挥动翅膀想要看看那个人族少女到底躲到哪里时,却在刚起飞后就感到它的腹部一痛……它的腹部居然在顷刻间出现了一道三米长的伤口!

“吱!”巨型白色飞蛾痛得惨叫,它感觉到它体内的脏器正通过那道伤口往外流。

笙慕在对着巨型白色飞蛾的腹部来了一式“锋芒毕露”后,就飞速逃离了那只a级虫族的腹部下方,然后在那只a级虫族痛叫之际又狠狠地向它的白色翅膀砍了一剑。

受到重创的巨型白色飞蛾这次没有再能快速逃开笙慕的凌厉一剑,因此它巨大的白色左翅连带它背部的一点皮肉都被一剑砍了下来。

“吱……吱……”巨型白色飞蛾虚弱地痛叫道,被砍掉口器的它已经不能再射出毒针,断了一只翅膀的它也失去了飞行的能力,虽然它还有八只虫腿还可以爬行,但它每走一步都会踩到流出腹外的脏器,踩得它痛不欲生……它始终想不明白那个人族少女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

看着在地上不断挣扎想要爬走的巨型白色飞蛾,笙慕快步来到了那只a级虫族的身侧并一脚给它踢翻成仰面而卧的姿势,然后手施火球术往它被划开的腹部伤口里丢了一个火球进去。

笙慕不再搭理那只被腹内的火焰烧得挣扎不断的巨型白色飞蛾,只快步走到了保尔·卡恩的面前,沉声问道:“那些躺在地上的人是怎么回事?”

“他、他们中了a级虫族的毒针,中了毒针的人十分钟后就会丧命……阁下你有能救他们的办法吗?”保尔·卡恩神情激动地问道,他做梦也没想到矮个黑衣男居然还会回到这里,并且还亲手解决了那只a级虫族,他还以为他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呢

!想到被白色毒针射中的妻子与众人,他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于面前的矮个黑衣人。

“他们已经中毒多长时间了?”笙慕忙问道,她刚刚看到芝芳也在中毒之列。

“好像已经有5分钟了。”保尔·卡恩忙回答道,心想矮个黑衣人问自己这种问题,难道是真的有办法就这些中毒的人?那他的妻子是不是能活下来了?

笙慕没考虑几秒就从莲华空间里拿出了两个装有灵泉的竹筒并向保尔·卡恩说道:“我这里的有两筒药液或许能解他们的毒,但我并不确定一定能解,如果你肯赌一把,就拿一筒试试吧。”

“阁下,我愿意赌一把!”保尔·卡恩连忙接过竹筒激动道。

在听到保尔·卡恩愿意试一把后,笙慕想了想又对他说道:“这药液的药性很大,所以你只能给中毒的人喝一口,你要小心一点不要给他们喂多了,出了事我是不会负责的。”

“放心吧,阁下,我一定会小心的!我也不会让你负责!”保尔·卡恩拿着手里的竹筒向黑衣矮个男点头郑重承诺道,有能救自己妻子的希望他就已经很谢天谢地了,就算这药液解不了毒他也不会怪矮个黑衣男的,因为矮个黑衣男本就没有救这些人性命的责任,反倒是他自己身为一区军队的最高军官不仅没有保护好这些女性,还让自己的妻子也处在了危在旦夕的境地……

笙慕和保尔·卡恩开始分头行动给那些躺在地上的中毒的女性与军人喂食灵泉。

由于时间不等人,因此两人的速度很快,不过三分钟两人就给所有中毒的人喂完了灵泉,笙慕还特地给芝芳喂了半筒灵泉,搞得她一直被芝芳直直地瞪视了好长时间。

“阁下,所有人都喂完了,这里还剩下半筒。”保尔·卡恩举着手上的竹筒对矮个黑衣男说道。

笙慕在接过保尔·卡恩手上的半筒灵泉后,问道:“你们这还有没被消灭掉的a级虫族吗?”

“没有了,刚才被阁下杀死的是最后一只,都是我们军队没有保护好这些女性们,最后反倒还要让阁下来替我们收拾残局……”保尔·卡恩惭愧道,这次是他大意了,以为空军部只要拥有光炮早晚都能消灭掉飞在浟明商厦上空的两只a级虫族,他根本没想过会有一只a级虫族能逃过光炮,也没想到那只逃到这里的a级虫族会是一只快要突破为s级虫族的a级虫族……不过,这个矮个黑衣男也不一般,居然拥有两种天赋能力!刚才可是他亲眼看到了矮个黑衣男突然消失后又出现的场面,那应该是属于神级天赋能力的瞬移!

在听到这边已经再也没有a级虫族的存在后,笙慕道:“这药液可能一会儿就会见效了,成与不成全看天意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看到矮个黑衣男要走,保尔·卡恩连忙道:“阁下,你不如在等一会吧,如果这药液有效的话,我们一区军队可以向星际联邦政府为您申请功勋,……当然,就算这药液没有效果,你可是帮我们一区军队斩杀了6只a级虫族,这功勋我们一样也是要为你申请的。”

“不用了。”笙慕拒绝后便头也不回地提速离开了育女院。

“阁下!”保尔·卡恩本来还想追上去,奈何矮个黑衣男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他还没追几步就已经看不到那人的身影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