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流泪

在光河星际9032年6月12日这一天,光河系帝光星系下的边渡星一区遭到了一千只左右的虫族的侵袭,虽然边渡星一区军队及时和虫族们展开了生死搏斗,但还是有三百五十八位的女性死在了那一天。

尽管虫族侵袭已经过去了八天,但在边渡星第一区育女院的食堂二层里,仍有几名育女院的未成年女性在讨论那一天发生的惨事。

“我还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天呢,太可怕了!”

“我也是,我这几天都不敢睡觉,一睡觉梦里就都是虫族和尸体……”

“你快别说了!我又要想起莫妮卡院长死时的样子了!”

“你说我们那天怎么那么倒霉地被关在那座地下室里,如果我们当时躲在别的地方也许就不会遇到这种事了。”

“不就是那个叫笙慕的让我们去那儿躲起来的吗?结果她把我们哄进了地下室里,自己却不知道去那里藏着了,也不知道一区军队是从哪儿把她找了出来的,反正我看她毫发无伤的样子肯定是躲的地方比我们好!你说她这个人是不是很阴险!”

“你不说我还不觉得呢,这么一想我看那些女性的死都是她造成的!她实在是太坏了!”

“可不是吗!哎,你说她是不是真的像白兰·碧塔所说的那样是个不祥之人啊,你看跟她亲近的人都在那天被虫族给弄死了!还有芝芳·芭芭拉也在喝完黑衣人的药液后就腹痛的直接进到了医院里,至今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你说我们喝了药液就没有事,怎么轮到芝芳·芭芭拉就出事了呢?”

“你别说了!你说的我都有点害怕了!本来我还想跟着白兰·碧塔一起去教训教训这个叫笙慕的,可听你这么一说后,我可不敢去靠近她了!”

“不是吧!你还想跟着白兰·碧塔去教训她,你不要命了!你看以前生育派去欺负笙慕三人组的时候,有哪次赢过!白兰·碧塔就是个脑袋拎不清的家伙,你可别参合到里面去!再说那个叫笙慕的人族实在是她邪门了,我现在都不敢看她的眼睛了……”

“你快别说了!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我肯定不去招惹她!”

听着食堂里那些女性们的谈论,笙慕只是默默地吃着自己餐盘中的食物,只不过她的脑中想起了今天早上育女院副院长琴·赛杜跟她说过的话。

“笙慕,遭遇过虫族入侵的边渡星其实已经不再适合女性居住了,你有没有想过回到你们人族居住的星系?”琴·赛杜面带笑容地问道,但她的一双淡绿色的眼睛里却没有丝毫的笑意



“您决定就好,我没有意见。”笙慕声音淡淡道。

“既然这样,那我就安排你明天去极光星吧。”琴·赛杜决定道。其实,在三天前她就已经在心里想好了要把面前的少女送到那里,自从听到育女院里关于笙慕的留言后,她就已经不想再看见这个人族少女了!如果不是这个人族少女那天让她们躲到食堂地下室,莫妮卡根本就不会死!

“我没意见。”笙慕依旧声音淡淡道。

“我能问你那天去哪里了吗?你那天为什么没跟我们一起进入食堂地下室?”看着面前人族少女脸上的淡漠表情,琴·赛杜还是忍不住把自己心里的问题给问了出来,她实在是怀疑这个人族少女那天让她们进到地下室的用心。

“如果我说我那天是去找安娜和卡尔拉了,你会相信吗?”笙慕抬起头平静地看向琴·赛杜并问道,然后她却意外地看见对面的兽人族女性的脸上浮现出了痛苦慌乱的表情。

看着面前一脸平静的少女,琴·赛杜不知怎么就想起了那天用精神力把她推到一边的莫妮卡,这让她眼中立刻蓄满了泪水并向笙慕大喊道:“我不信!”都是这个人族少女的错!如果她们那天没有躲到地下室里,肯定不会在出来后就遇到a级虫族!莫妮卡才不是因自己而死的!

在想起早上在院长办公室里看到的琴·赛杜那既痛苦又慌乱的表情后,笙慕突然间感到食不知味,遂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她又剩下了好多饭菜啊……

她有时也忍不住想,她是不是拥有天煞孤星的命格,为什么所有跟她亲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

正躺在病床上想事情的芝芳·芭芭拉突然被医院的男护士通知说有女性来看望她,这让她忍不住转头望向病房门口想看看到底是谁来看她,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个面容秀丽绝伦的少女慢慢走进了病房。

“笙慕,你没有事!她们找到你了!”芝芳惊喜道。

“我当然没有事。”在看到芝芳惊喜的表情后,笙慕忍不住笑着回道。

“这真是太好了!在得知你没进地下室后,你不知道我和莫妮卡院长有多担……”在记起莫妮卡院长已经死了的芝芳突然说不下去接下来的话了。

“芝芳,我已经知道了。”笙慕依然笑着向芝芳回道,只不过她的鼻头开始有些发酸了。

“哦,你已经知道了,那安娜和卡尔拉她们……”预感到自己又说错话的芝芳简直想打自己两巴掌,因为她看到笙慕正在低头哭泣,难道安娜和卡尔拉也死了……也是!两人没跟笙慕一起来看我,可不就是被虫族那群渣滓给……

笙慕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几天她明明只会躲在空间里偷偷地哭,可在看见芝芳后,她就再也忍不住在别人面前哭泣的冲动了。

“我的天……你别哭了,我都忍不住跟你一起哭了。”芝芳哽咽道,自从她失去生育能力并被家族抛弃后,她就再也没流过眼泪,可在她看到笙慕安静哭泣的样子时,自己却也怎么都忍不住了。这个孩子实在是哭得太悲伤,太压抑了!她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哭得这么安静,这让她想起了她那还没出世就已经流掉的孩子,想那个孩子是不是也在得知自己不能被生出来时独自一人孤独安静地哭泣着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