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双双离开

两人都在病房里哭了好一会儿,等到内心悲伤渐去,才慢慢平静下来。

芝芳·芭芭拉红着眼睛对笙慕哑声道:“笙慕,其实人的一生难免总要遇到一些离别,只不过有的人早些离去,有的人晚些离去罢了。对于那些早些离去的人,我们一定要学会放下,否则这日子也就不用过了,哈!”说到最后芝芳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虽然也常常在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把那些不开心的事忘得干干净净,但她有时还是会忍不住在心中怀念那些早早离去的人,人的心果然只有在面对自己的事时才会最脆弱,劝别人时却还总是希望别人能忘掉那些痛苦,可她自己都做不到,别人又怎么能轻易做到呢?

“那句‘放下’已经是我第二次听了。”这时双眼通红的笙慕对着芝芳笑道。

“啊,还有谁会这么劝你啊,我自认自己是整个星际最能理解别人内心的女性了,还有哪位会赶上我的思想高度?一定是你在联姻会遇到的哪位男性!我可不相信除了我之外,还会有其他女性对你说出这种话!”芝芳瞪圆了眼睛肯定道。

被芝芳大言不惭的话语逗笑的笙慕想了想回道:“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他的性别,他连人都不是呢!”她也不知道莲子到底是男是女,是公是母,因为他可是一个还没修成实体的器灵!

“哦……你原来是在梦里梦到有人这么劝你啊!我就说整个星际有谁能像我这么善解人意呢,原来是梦里的人啊!哈哈,不比了!”芝芳大笑道,心想这世上哪有笙慕说的那种生物,这个小姑娘肯定是做梦梦到的。

“这有什么好比的,不都是劝人吗。”笙慕也跟着笑了起来,心想芝芳这个人有时还真是奇怪,不过跟她聊天自己总会觉得很愉快,而且她居然把莲子误会成梦中出现的人了,那就让她继续误会着吧。

没想到听到笙慕这句的的芝芳却故意面容一板严肃道:“怎么不能比,这可关系着在你心里我跟那个人到底谁比较重要。”

“哈哈,都重要,都重要。”笙慕笑着回道,心里却觉得这种被别人在意的感觉还真是挺奇妙的。

“哎,哎,怎么能一样重要呢,你快说说在你心里我跟你梦里的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生物都分别代表着什么!”芝芳故意叉腰大声质问道,好像一定要笙慕分出个高低。

虽然知道芝芳是跟自己闹着玩的,但笙慕还是有些无奈的用右手食指挠挠脸蛋,想了想道:“嗯……梦里那个就像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你嘛……更像是我的知心姐姐。”

“啊,救命恩人和知心姐姐……这还真有些不好比,不过梦里的人毕竟是虚构的,我可是你现实生活中的知心姐姐

!但是笙慕,我可是一直把你当成我女儿看待呢,你就不能把我在你心里的地位稍稍抬高那么一点。”芝芳眨了眨眼对笙慕道。

听到芝芳把她当成女儿的玩笑话后,笙慕大笑道:“那哪是稍稍抬高一点啊,芝芳你可只比我大18岁呢,难道你在未成年时就生下了我!”

然后笙慕就看到芝芳的表情突然怔住了,并且脸色也开始有些发白。

“芝芳,你没事吧,我是不是说错话了……”看着突然变了表情的芝芳,笙慕不确定道。

芝芳缓了缓神,终还是笑着道:“我十八岁时还真怀过孕,只不过那个孩子还没生下来就已经死了。”

“……对不起芝芳,我是不是……是不是……”让你想到伤心事了,心中不安的笙慕并没有把最后那句话说出口。

“没事儿!谁的人生中没点难过的事呢?不想那些了……对了!我得跟你说件事。”芝芳对着笙慕郑重道。

“什么事?”心里仍旧有些不安的笙慕问道。

“我可能马上就要离开边渡星了。”芝芳叹道。

“呃……为什么?”笙慕问道,芝芳怎么要离开这里了呢?是因为这里被虫族入侵过,使她感到不安所以才想要离开的吗?

“这事说来话长,就是虫族入侵那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中了a级虫族的毒针,还好当时有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了育女院,他不仅把虫族杀了,还给我们这些中了毒针的人喂了能解毒的药液,那个黑衣人给我多喂了几口药液,所以我不孕的症状被治好了。”芝芳柔声道,她终于可以回到自己的故乡了,也可以去见她的爱人们了。

“啊……好神奇的药液,那真是太好了!”已经知道芝芳是有天赋无生育能力的女性的笙慕故作惊讶道,她一直以为芝芳是天生就没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在刚刚得知好友还怀过孕后,她才知道芝芳是后天不孕之症,也就是说芝芳原来居住的星球是二等星球。

“老实说,我腹痛难忍时还真想去杀了那个黑衣人呢!我当时明明听见那个黑衣人说过由于药液的药性太大,所以每人只能喝上一口,可我却被那个黑衣人喂了好几口!我当时就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儿了!结果没想到那药液居然把我的不孕之症给治好了!当初我还以为黑衣人是看我不顺眼才想要毒死我的,现在想想那个黑衣人是不是因为喜欢我才喂给我那么多啊!哎~只怪我太美貌了!其实如果那个黑衣人长得不赖的话,就算他是个矮子我也会接受他的。”芝芳捧脸自恋道。

“呵呵……”笙慕只能站在原地干笑道,那两筒灵泉她本来打算当做安娜和卡尔拉二十岁生日时的生日礼物……不过,既然芝芳能在灵泉的帮助下重回自己的故乡,她也是很开心就是了,只不过……原来不止她一个人要离开边渡星呢。

“芝芳,我也有一件事要跟你说。”笙慕郑重道。

“什么事?”芝芳问道,她能看出笙慕接下来要跟她说的事很重要。

“我明天就要去极光星了,今天我其实是来跟你道别的。”笙慕道。

“啊,不止我一个人要离开这地啊,原来你也要离开啊!”芝芳有些吃惊道,她心里的离愁瞬间就因为这个消息增加了不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