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到达极光星

“女士,请您到飞船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到时我会用传呼机通知您该什么时候进入休眠舱。”在笙慕进入飞船后,左斯杨对她低头道。

“好,麻烦你了。”笙慕微笑道。

“……并不麻烦,我带您到卧室吧。”左斯杨继续低头道,他发觉他这次护送的人族少女挺好说话的,唔……这次的护送任务他应该会完成的很顺利!

“好的,谢谢你。”笙慕依旧微笑道。

……

“唔嗯……”在休眠舱中醒来的笙慕眨了眨自己的双眼,等到睡意完全消退后,她才伸出右手食指按了下休眠仓里的开盖按钮打开了休眠舱盖。

从休眠仓里起来的笙慕在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睡得有些发酸后,忍不住狠狠地抻了个懒腰。

看着休眠仓计时器上显示着的“28天”的字样,笙慕忍不住感叹道:“没想到我真的睡了将近一个月,这边的科技还真是先进啊!”

在飞船跨越星系时,飞船里的人只要进入休眠仓里睡上一觉,就可以在睡眠中打发掉那漫长无趣的飞船旅程,但笙慕却觉得把那些时间浪费在睡觉上会很可惜,其实她更想进到空间里练她的筑基剑法,可惜她现在是在别人的飞船上,这让她不敢轻举妄动,再加上她的护送军官说他的空间扣里根本就没有够他们吃上28天的食物,所以她只能选择进到休眠仓里睡大觉。可是,这种把时间都浪费在睡觉上的事真是令她感到有些心虚,她可是发誓要修炼成仙的,可她居然浪费了28天在睡觉上……

“女士,您醒了吗?”左斯杨的话语从飞船卧室里的传呼机中传了过来。

“已经醒了。”笙慕拿起卧室里的传呼机,对着传呼机的话筒说道。

“您的营养剂我已经给你放到门口了,您只要打开卧室门就可以拿到了。”左斯杨道。

“哦,谢谢。”笙慕回道,心想她又要喝难喝的营养剂了。

“不客气。”左斯杨说完就关闭了传呼机的通讯。

笙慕无奈地来到了卧室门口,打开门拿起了左斯杨在门口地上放着餐盘里的营养剂。

“蓝浆果味?啊,那个好像跟蓝莓味差不多。”笙慕说着就打开了手中营养剂的瓶塞,并仰头一饮而尽。

“味道还行吧,比我上一次喝的味道强。”感觉只喝了两口蓝莓汁的笙慕安慰自己道,虽然在营养剂下肚后她就已经感觉不到腹中的饥饿了,但总有一种没吃饭的空虚感萦绕在她的心头。于是她在关上卧室门后,从自己的密码式空间扣里拿出了她事先存放好的类似巧克力棒的食物,然后撕开包装袋吃了起来。

……

当飞船到达极光星的时候,已是深夜两点了。

刚下飞船的笙慕在看到极光星的夜空时,被震在了当场。

算上极光星,笙慕已经看过三个星球的夜空了



在环达利修星上时,笙慕没有从那边的夜空上看到星星的身影,但她能从夜空上看到起着月亮作用的两个星球,那两个星球俱都散发着银白色的辉光,并能让她清晰地看见那时入侵的虫族们的丑恶之态。

而在边渡星生活了三年的笙慕,没有一次在那边的天空上看见星星出现过,只看到了四个起着月亮作用的星球,可是它们很暗淡,四个加起来都赶不上地球上的一个月亮明亮,因此边渡星的育女院里竖立着很多路灯。

可此时的笙慕正怔怔地看着极光星夜空上的满天星辰,她能看见那些密密麻麻地星星在夜空上组成了各种形状的银河带,而且她每眨一下眼就能看见几颗流星像夜空流下的泪珠一般快速地划过,这种景色在多姿多彩、千变万化的极光的掩映下变得更加梦幻,更加令人心折,再加上那夜空中唯一一颗起着月亮作用的银色星球,她现在只觉得自己一脚踏进了美丽的梦境里。

“太美了!”笙慕忍不住叹道,这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夜空,简直胜过她在地球网络上看到的最美夜空十倍。

“所以这里才叫极光星啊。”

这时,一个清脆的女声传到了笙慕的耳朵里,她抬头一看,发现离她十步处站着一位仿佛如古代仕女般温柔婉约的年轻女子。

“您是?”看着面前的年轻女性,笙慕忍不住出声问道,来到这个世界三年之久她终于看到一张东方面孔了,至于左斯杨……抱歉,他一直低着头,所以她根本就没有看到他的脸。

“我是极光星育女院院长穹月,笙慕,欢迎你来到我们育女院。”极光星育女院院长穹月温柔地笑道。

“你也姓琼……”笙慕声音呐呐道,莫妮卡院长也姓琼呢……

“没错,不过我的穹是苍穹的穹,跟你们莫妮卡院长的姓是不一样的字。”穹月柔声道,她在几天前就已经看过这个名叫笙慕的少女的身世资料了,她当时就觉得这个少女很可怜,想到琴·赛杜在视频通讯上提起这个少女时的冷漠表情,她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这个少女应该在那多是异族的育女院中过得很辛苦吧。

“嗯,我记住了”笙慕声音涩涩道,原来是她误会了。

“月月,我的任务应该算完成了吧。”左斯杨突然出声道。

“嗯~完成的不错,你可以抬起头了,不过……说!你有没有在那偷看别的女性!”穹月双手抱臂,并大声质问道。

在看到温婉佳人突然变成了河东狮吼的一幕,笙慕不禁瞪大了双眼。

“我没有偷看别的女性,除了你,我的眼里已经装不下任何人!”在获得穹月的允许后才抬起头的左斯杨大声道。

“哦~那你怎么证明啊~我不信!”穹月继续大声道,丝毫不在意有笙慕这个外人在场。

“我,我不知道怎么证明,但我真的没有偷看别的女性!你一定要相信我!”左斯杨无力辩驳道。

“我不信!”穹月依旧否定道,但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别人就不知道了。

“我……”已经被自己的妻子堵得说不出话来的左斯杨心里急得就差想要以死明志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