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人在迷中

“哦~”在听到笙慕的言论后坐在一旁的沈素不禁用双手鼓起了掌。

“……居然还有这说法!”季红忍不住感叹道,她没想到这个名叫笙慕的美少女会有这种好想法,那岂不是无论穹月今后在讲什么她都可以这样反驳!

“呃……,跑题了!跑题了!今天就先上到这里吧,下课!”不知怎么反驳笙慕的穹月连忙说道,她今天讲这个故事明明是为了让三位少女感受一下爱情的伟大,让她们都不在抗拒男性,可在就着这个话题谈论下去,别说是让她们不在抗拒男性了,让她们变成罪犯都有可能,至于她们的罪名就是反婚姻制度罪。

“呜啊……”沈素双手拍着拍着突然哭了起来,让在场的其他三人都下了好大一跳。

“阿素,你怎么了?”季红快步走到沈素的身旁担心道。

“沈素,你怎么哭了?”穹月也疾步走到沈素的身前问道。

“呜呜……我在想是不是、是不是我的生父没有从母亲那里得到最真挚的爱情,所以才那么不喜欢我,生父他最讨厌母亲的正夫了,因为母亲曾为了正夫说要跟生父离婚,要不是后来生下了我,母亲说不定早就跟生父离婚了,呜……生父因为没有从母亲那里得到爱情,所以、所以他才会在虫族来袭时把我和母亲丢在那里不管不顾吧,呜呜……”沈素边哭便说道,她知道即使她生而为女性,家里也没有人喜欢她,母亲就是因为生下她才不能跟生父离婚的,生父也因为有了她一生都要跟不爱他的女人绑在一起。想到虫族来袭时生父丢下她和母亲时的决绝背影,想到母亲对着生父的背影痛骂的场景,她突然就不恨生父了,因为是自己的出生使他一辈子都变得不再快乐,他明明知道抛弃妻女是会被执行死刑重罪,可他仍然在那天离开了。

“我的生父在结婚后爱上了别的女人,所以他才会恨我……”季红在说了一句话后,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的家庭情况也跟沈素差不多,只不过她的生父是在结婚后爱上了别的女人,所以才会如此痛恨她的存在,因为星际联邦法律上有规定只要女性和男性有了血脉相连的后代就不能在离婚,有违者男性直接执行死刑,女性则会被判当军妓10年。

在看到哭泣的沈素和难过的季红后,笙慕只是默默地站在一边,心想果然爱情如果在不对的时间、地点遇到就会酿成一场悲剧,轻者会让男女双方的亲人痛不欲生,重者则是让双方都失去生命

。若是情有可原还好,但总是打着真爱的幌子伤害身边的人的话,说得难听点那和不顾场合想要强行交配的畜生有何不同。现在的人总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在她看来除非两人都是孤儿,并在结婚后不生孩子,否则就别想说出那么潇洒的话。

笙慕的心里虽然那么想,可她有时候也会在心中假设,如果她遇到了那种能让她奋不顾身的感情时,她是不是也会像别人那样毫无理智呢?在那时,她又能否看透那毫无理智的感情背后所存在的因果关系呢?

“万事太过执着并非都是好事,且万事都有凡人看不清的因果循环……”笙慕喃喃自语道。

笙慕曾在刚能看见人死后的魂魄时也苦恼过,苦恼自己为什么找不到母亲死后的魂魄,在她的眼里她的母亲就应该属于意外死亡的那一类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去投胎了呢?

笙慕的复仇之心其实在那一刻起就一直在动摇,她只是个还没修成的修真者,她看不清母亲与那家人之间存在的因果关系。也许母亲在上一世时曾给那家人带来过同样的苦难,所以母亲的今生才会这样苦,可她不相信,因为那是她的母亲,她不想管他们上一辈子存在着什么样的因果关系,她在想到那个男人的五姐时,心中只会感到痛恨,恨不得直接闯入监狱把她杀掉!

可是呢?可是呢?可是她真的能斩断那看不清的因缘关系吗?她因母亲造下的杀业会不会有很大一部分落到母亲那里呢?

她一直在动摇,自她修真后看到的一些现象让她不能不相信这世界上存在着天理循环,存在着因果报应。她以为她把自己的心中的动摇掩藏的很好,甚至还常常在心中埋怨天理不公,她那时总在心里问苍天凭什么要这样对我的母亲,凭什么要让她受这么多苦……可是当她感觉到自己只是一个天地之间渺小的存在后,她就不敢再妄下断论了。

在莲子刚出现时,她的心中还有要复仇的怒火,可在莲子说出天将降下大难时,并劝她不要去报仇时,她的心便开始动摇了。她心想既然那个女人也会死,我就不必亲自动手了吧?反正只要是天做的肯定都是对的!那时她的心中潜藏着一种她发现不了逃避,一种害怕造下杀业的逃避,一种害怕承担不了因果的逃避,可她一个修真者怎么可以用常人的想法来逃避自己心中还没弄清的问题呢?

《五行衍生诀》开篇语就是说真话,办真事,做真人,最后返本归真,跳脱出人间的因果循环,做一个自在于天地间的仙人。可现在想想她对母亲的情,对仇人的恨,对未来的怕,对因果的逃避都在使她离修真的道路越来越远,就算天做的对,她也不明白天那么做为什么是对的,既然她不明白,那她也修不到天上去了,因为天怎么会接纳一个不够资格到天上的人!

因此,笙慕现在想要通过修真继续往高层次上走,她想要看破存在于身边的因果关系,她想要明白天是怎样安排天理循环的!

自笙慕踏上修真这条路,不管她当初是为了什么,她都不应该在拘泥于情,不应该在心生仇恨,不可以在生出怕心,不能在有逃避之心!哪怕她的层次还不够,还不能一下子去掉这些执着,她也要通过修真慢慢去掉,从今以后她只想向前看、往高处走!

在想明白自己心中一直存在的问题后,笙慕只觉得自己全身一清,她的修为竟突破了筑基期一层并直接跳过二层升到了筑基期三层。

“呜呜……你怎么好像变得更好吃了?”本来还在哭泣的沈素这时突然指着笙慕出声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