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密会

冬日的午后,难得的太阳高照。

在这样一个南方城市里,刚刚经历了一个最寒冷的冬季。街上并没有多少人,寒冷将大多数人逼回了家里。

太阳当空,气温逐渐上升,被冰冻裹住了一层厚厚冰衣的树枝,在太阳烘烤下,慢慢退冰,枝头显露出几点嫩牙。

“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随着一阵周杰伦歌声的手机铃声想起,还躺在被窝里雷鸣,不情愿地骂骂咧咧着伸出手拿起手机。

“妈的,是哪个傻x……”

拿起手机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狗头照片,是老熟人“喂,我说风子,你打我电话干嘛呀,吵着老子睡觉了。”

“雷子,别睡啦,赶紧出来,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老地方见!”一个低沉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

“诶,喂……”还没等雷鸣反应,那头的电话就挂了。

怎么回事?风子平时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嗓门从来没有低过八度,今天怎么突然变味儿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雷鸣想着,却没有头绪,还处于睡迷糊中。

不想了,赶紧收拾收拾去老地方见风子。雷鸣立即起床,稍微缓解下下半身的一驻香,穿上衣服就往门外走。

父亲正在客厅看电视,雷鸣没打招呼便往外走。

“要去哪儿啊?”

“出去见朋友,晚上不回来吃了。”话音未落已不见了人影。

老雷看着大门,叹了声气,自从儿子看球后,性情已不像读书时那样文静了。

屋外的太阳开的正盛,但寒风阵阵,雷鸣不自觉紧了紧衣服,坐上车往老地方赶。

“老地方”就在“大公园足球场”旁边的巷子里。“老地方”其实就是一家名叫“当红辣子鸡”的川菜馆,每次东方队主场比赛后,雷鸣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此聚餐,久而久之,就成了据点。

一路很顺利,雷鸣走进菜馆,里面却是人声鼎沸、热气腾腾。尽管天气寒冷,还是挡不住人们对于吃的向往。

“哟,你来了,他们在楼上312包房。”店里服务员见到雷鸣进来,还没等问,就告诉他了。

已经是老熟人了,虽然彼此不知道叫什么,但知道是干什么。

雷鸣登登走上三楼,找到312推门进入,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

“哟,雷子到了,人齐啦”。说话的是风狗,尽管穿着一身羽绒背心,但还是显瘦。他的真身看起来远不去名字那么霸气。

“哟,大家都在啊……我说,今天电话里那么神秘的跟我说话,我以为你小子逛窑子被抓,让我去赎人呢”雷鸣开玩笑道。

众人也笑,“没有没有,今天真的有大事要商量,人齐了,开始吧。”风子接话道。

到场的除了雷鸣、风子,还有老猫、凤雏、巴蒂、非洲、海布里。

“我先说一句哈,希望待会儿所有的谈话,大家都不要说出去啊”,老猫发言道。

“嗯,对。有些人可能已经知道是什么事,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凤雏说,“说起来,就是一句话,我们想成立一个小规模的战斗小组了,想和大家商量下。”

“ultras组织?”雷鸣问道,心中泛起一丝惊喜。

“只能说是类ultras组织吧。大家都知道,在国外的球迷组织中,都有一些核心的战斗小组,他们是看台的中坚力量,是看台气氛、秩序的带动者和扞卫者,也是球迷文化的创造者和传播者。这其中,有很多有名的,远的有国米的,近的有日本浦和红钻的BadBoy。”凤雏说。

“我们加入蓝军球迷会已经3年多了,球迷会和现场都到了一个瓶颈,而且,也希望有一群核心团体,所以想成立战斗小组,不管它是不是ultras。”老猫接话道。

“那球迷会是什么意见?”非洲问道。

“球迷会那边我会和会长和其他几个负责人说的,关键是今天我们自己要有个统一意见。”老猫说。老猫是在座的几个人中,唯一在球迷会里担任职务的,是球迷会的秘书长。

“不管成立的小组是不是叫ultras,我们都只是希望它成为看台的核心力量,规模不要太大,在起步阶段,10人以内。所以,今天也是想听听大家意见。”凤雏说。

“我同意,早就想成立这样一个小组了。”海布里说。

“终于可以设计自己的装备了,哈哈。”风子说,“我举双手双脚同意。”

“我同意”、“我赞成”、“没问题”,其他人附和道。

“那准备叫什么名字呢?”雷鸣问道。

“嗯,名字很重要,大家一起想想叫什么好。”凤雏说。

“就叫疯狗战斗小组吧,哈哈哈。”风子笑着说。

“滚滚滚,那大家不都像你一样成了疯狗了。”众人大笑到。

“叫Blueboy怎么样?”巴蒂说。

“名是不错,但感觉像是抄袭人家URAWABOYS。”海布里道。“叫TrueMan怎么样?”

“啥?处男?哈哈,这里都是处男小组吗?”风子接茬调侃道。

“哈哈哈……”众人听罢大笑。

“你小子就那点出息,一天到晚惦记着破自己的处男之身,你就守身如玉、孤独终老吧。”海布里笑着反击道,“TrueMan,真男人,一股霸气。说了你这文盲也不懂。”

“呵呵,我想小组名称也不一定要用英文,中文也可以。”老猫说。

“叫蓝色男孩怎么样?”非洲提议说。

“感觉霸气不是很足,有点文艺小清新的意思。”凤雏说。

“叫蓝魔或者蓝魂呢?”风狗说。

“不好不好,抄袭意味忒重了,咱们要弄就弄个响亮的。”来自北方的巴蒂操着浓重的北方腔调说道。

“雷子,看你一直没说话,说说你的意见吧”,凤雏说。

“嗯,我想,取小组的名字,首先必须和主队有关,颜色或队名,第二要有内涵,第三要好记,第四,没被用过”雷鸣分析说,“至于名字用中文还是英文,我觉得这倒不是最关键的,我想或许可以叫‘OneBlue’”。

“诶,不错,继续说说看”,老猫说。

“嗯,‘OneBlue’既可以翻译成唯一的蓝色,也可以翻译成一生为蓝;蓝,对应我们的主队东方队主色,也意味着我们只忠诚于蓝色的信仰,蓝色唯一,信仰唯一,一生唯一。”

“蓝色唯一,信仰唯一,一生唯一!说的好!”风子叫到。

“不错,‘OneBlue‘这个名字不错,大家什么意见?”凤雏问

“嗯,我也觉得不错,寓意很好,朗朗上口。”非洲说。

“好,我们做个举手表决,同意用‘OneBlue‘的请举手”凤雏说。

全部举手!

“好,从今天开始,一直新生的‘OneBlue‘正式诞生了”,凤雏宣布到。

每个人脸上都泛出红色的光,露出开心的笑容。

“今天所到场的7位,就是‘OneBlue‘的第一批成员,我们要为此感到光荣。”凤雏说,转头朝雷鸣道:“雷子,还有个重任交给你,既然有了名字,成立了组织,那就必须要有一套完整的体系、制度和规则,希望你回去先拟一个草稿,回头我们再讨论。另外,由老猫负责新组织的LOGO设计。”

“来,为我们的‘OneBlue’干一杯!”

“干!”

一群来自不同城市,却为了同一个球队,为了一个叫做“信仰”的东西,聚首干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