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德比(下)

一场德比消耗了太多的热情,一切似乎都要回归平静了。

然后,网上出现的一张图片,打破了平静。

有水手队球迷在微博上发了一条内容:“这就是东方队球迷干的事情。”文字没有问题,出的问题在所配的图。

图中,一名身着东方队外头,脖子上围着东方队围巾,头上戴着东方队的帽子,头套将整个头包住,看不出人脸。而这个身着一身东方队元素的球迷,正坐在看台上,举着一张图,图是日本旭日旗。

这张照片一经发出来,立即引起了网络上的哗然。

其中,最直接的,就是针对东方队球迷的鞭挞。

“东方队球迷竟然敢举着旭日旗,混蛋啊!!!”

“东方队球迷都是渣滓吗?”

一时间,对于东方队球迷的各种批评、咒骂声不绝于耳。

图片同样引起了东方队球迷的关注,然后,多数都不相信这是自己球迷干的。

“你们看到网上的图片了吗?”风狗在群里问道。

“看到了,真有这么傻的自己的球迷去干这种事情吗?”非洲说。

“做这种事情的人脑子有问题吧,太傻了,触犯了众怒。”海布里说。

“这事比较蹊跷,我感觉没那么简单。”雷鸣说。

“恩,这事大家先别急着下定论,再看看情况。”

“我觉得不大可能是我们的人干的,虽然是德比,但这个跟日本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必要在看台上举着这个旗帜?”凤雏说。

就在大家议论的时候,这件事情同样引起了俱乐部的关注。

俱乐部发言人岳孖在微信里看到了这张图片,立即感到事态严重。第一时间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会有东方球迷做这种事情,但静下心来一想,这其中肯定还有其他的隐情。

“必须要调查清楚!”岳孖心想。

他立即在球迷负责人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相信大家都看到了网上流传的身着东方队球衣的球迷,手举旭日旗的事件。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各位球迷负责人先回去自行调查一下,是否有自己协会的球迷私自干了这个事情。”

“收到!”各球迷会负责人回复到。

就在各球迷会分头去调查的时候,网上出现了一个分析贴子:

“手举旭日旗是不可原谅的事情,谁这么做都是不能允许的。由于该人身着东方队球衣,因此东方队球迷第一时间变成了罪魁祸首。但是,这其中有几个地方不能被理解:第一,看现场,应该是在水手队的主场看台拍摄的,位置在看台的角落里;第二,身着这么明显的东方队球衣,是不是太明目张胆了点,这是明着告诉别人这事就是东方队球迷干的,有点有意为之的感觉;第三,从源头看是由水手队球迷放出来的照片如果是他们第一时间拍到的,为什么不制止?”

这篇文字出来后,在一片鞭挞声中,逐渐出现了一种质疑的声音。

“会不会被人陷害了?”有人在网上说到。

“这个也太明显了吧,即便做坏事,有必要昭告天下,我要做坏事了吗?”有人质疑说。

“这个事情还要再看一看。”

网上的分析岳孖也看到了,这其中确实有蹊跷。

很快,各球迷会负责人也纷纷来告知,未查到有自己协会的球迷参与或直接做了这件事情。

既然球迷团体内没有人做这件事情,那会不会是散客?

“不太像,这么明显有组织、有计划的事情,不太可能是散客干的。”狂风球迷会会长张鑫分析到。

“这件事情怎么看都不是偶然为之,临时起意。连手中举的旭日旗都是蓝色的,肯定早就有所准备的。”蓝军球迷会会长老金说。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负责俱乐部微博运营的同事发来一个消息。有人在微博私信里,发出了一个截图。

是一张淘宝购物的订单图。

图中,订单产生时间是周三,正是德比的前三天;有人购买了一套东方队的外套、围巾和头套。

听到这个消息,岳孖心里一亮。

“这么巧?”岳孖心说,此人购买的东西,正好是这张图片里人所穿着的衣服。

“走,我们去和发这张淘宝截图的人聊一聊。”岳孖赶紧说。

“他留了微博号,让我们在微博私信里聊一聊。”微博运营同事说。

“好,我们微博上跟他聊一聊。”岳孖说着,拉着同事进了办公室。

“你好,你发过来的截图我们看到了,能不能跟我们详细说说情况?”岳孖让同事回复到。

“上周三,有一个人在我淘宝店里,一次性买了东方队的球衣、围巾和头套。”提供信息的人回复到。

原来,这个提供信息的人经营着一家淘宝店,专门卖各种球衣装备,平时也关注中国的足球联赛新闻。

网上关于身着东方队球衣的人手举旭日旗的照片他也看到了,也看到了各种评论。一开始他也觉得太脑残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干这种事情。

后来,仔细一看照片中的人,发现他身着的衣服围巾头套有些眼熟。突然想起来在几天前,有人在他的淘宝店中买过类似的装备。

为了印证,他立即在后台找到了这笔订单,果然,周三有人购买的正是外套、围巾和头套。

“不会这么巧合吧。”信息提供人心想。

他觉得这个信息可能有些用,于是,将订单截图通过私信发给了东方队官方微博。特意将购买的客户信息给隐去了。

听到这个信息,岳孖心中一亮,便尝试地问道:“能不能把购买的人的信息给我?”

十几分钟,那边没有回复。

岳孖心里不住地有一丝担心,这个信息提供人愿不愿意将买家信息告诉他。

又过了几分钟,那边回复了。

“如果我告诉你,但是你不用对任何人说出是我告诉信息的好吗?”对方说到。

“好的,没问题,肯定保密!”岳孖心中一下子廓然开朗了。

随后,一张截图发了过来,图片中清楚的写着买家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地址。

拿到名字后,岳孖迅速将名字告知各球迷会负责人,以及票务负责人。要让他们查一查,所有球迷会以及实名制购票的东方队球迷中,有没有叫这个名字的人。

另一方面,他通过自己的内线关系人,让对方帮忙在水手队套票球迷中查一查是否有这个名字。

很快,查询的结果出来了。无论是东方队球迷会,还是实名制购票的东方队球迷中,都没有发现这个名字。

那这个人会是谁?难道就找不到他?

忽然,岳孖的手机响了,有人给他发了微信信息。

内线关系人发来一个消息:“在水手队套票球迷中,有一个同名同姓的人。”

看到这个消息,岳孖心中突然一下子敞亮了。

“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微博运营的同事也看到了这条消息,随后问道:“要不要报警?”

岳孖想了一想,说到:“暂时不报警,我们先联系一下对方。”

由于已经拿到对方的手机号,岳孖随即进行了拨打。

“嘟——嘟——”电话铃声响起。

“喂——哪位?”电话的那一头,响起了一个年轻的男性声音。

“请问你是XXX吗?”岳孖在电话这头问道。

“是的,你是哪位?”对方问道。

“我是东方队新闻官岳孖,请问你是不是在周三买过东方队的外套、围巾和头套......”还未说完,那边就传出了“嘟嘟嘟”的挂机声。

对方挂断了。

“这个人肯定有问题。”同事说到。

岳孖又拨了对方电话,“嘟——嘟——”声之后,对方一直未接听。岳孖又反复拨打了几次后,对方选择了关机。

“怎么办,要么还是报警吧。”同事说。

“这样,我们有他的家庭住址,我们去他家里找他。”岳孖说。

“好。”

晚上8点,岳孖带着几个同事,来到了买家的楼下。

岳孖再次拨打了电话,此时对方已经开机,但是仍然没有接电话。

岳孖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内容发给了对方:“我们只是想就买球衣装备的事情,想跟你聊一聊。”

不多一会儿,对方回了信息:“你要了解什么?”

“我可以电话跟你说吗?”岳孖问道。

“好”对方回道。

岳孖再一次拨通了电话,等了一会儿,对方接起来电话。

“你好,我是东方队的发言人岳孖,请问你是XXX,是水手队的球迷吗?”

对方在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回道:“是。”

“那你是不是在周三买了东方队的外套、围巾和头套。”

“是。”电话那头声音有些低沉,回答很简洁。

“我想问一下,网上流传的举旭日旗的照片,跟你有没有关系?”

电话那头没有回应。

“嘟嘟嘟嘟......”对方再次挂断电话。

“我们要不要上去找他?”同事问。

“先不要了。”岳孖说。

又过了一会儿,岳孖手机中收到对方的短信:“对不起,我做错了,请不要再追究了。”

同事们看了这条短信,愤愤道:“看来就是这小子干的,不能这么放过他,报警吧。让警察去教训他。”

这件事情岳孖做不了主,随即给俱乐部总经理黎明拨打了电话,向其说明了经过。

“好,你稍等一会儿,我这边商议一下再定。”黎总回复到。

岳孖一行人依然在楼下等待着回复。

半个小时之后,黎总电话打过来了。

“喂,黎总,怎么说,报不报案?”岳孖急切的问道。

“算了,有人招呼了,这事到此为止吧,不继续下去了。”黎总在电话里回复到。

“谁啊?为什么啊?”岳孖追问道。

“你别问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以俱乐部的名义发一篇公告,主意就是谴责这种行为,倡导文明观赛吧,就这样。”说完,黎总将电话挂断。

岳孖有些愣住了。

“怎么样,黎总怎么说,报不报警?”同事们在一旁急切地问道。

“黎总说到此为止,不再查下去了。”岳孖无奈的说到。

“为什么呀,干嘛就不查下去,好不容易到这一步了,人都找到了。”同事们愤愤道:“难道这个锅就让我们东方队背哈。”

“打道回府!”岳孖没有接话,说到。

凌晨十二点,东方队官方微博发了一条内容:

“近日,网络上流传着身着东方队球衣的球迷手举旭日旗,我们强烈谴责这种行为,无论是谁,都不能拿民族感情开玩笑;我们同时倡导,比赛需要良性竞争,需要文明观赛......”

通告发出后,迅速被各大媒体、球迷转发。然后议论和争议依然没有停止。

足球,不止于足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