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抗争(中)

龚月明正处在巨大的满足感中。

在他的设想中,收购东方俱乐部只是他进入体育圈的第一步,他要做的,是要为神月集团打造一个百亿规模的新产业。

其实,近些年来,龚月明一直有所焦虑。虽然神月集团在他的带领下,在IT通信产业成为国际行业巨头,但是通信市场整体处于饱和状态,公司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否则,不进则退的法则就会打倒公司。

在几年之前,龚月明就已经在做规划。体育产业就是他想进入的一个新产业。体育具有全球性的市场,面对的是以年轻人核心的消费力群里,如何进入这个产业,成为龚月明思考的问题。

一个偶然的机会,龚月明听说国内的东方俱乐部在寻求转让。

足球,这个最让人血脉喷张的运动,作为世界第一运动,拥有最广泛的球迷群里,也代表着最具消费力的群体。龚月明同样是个球迷,在休息时也会观看国外联赛,国内足球偶尔也会关注。2001年中国历史性的冲进世界杯,龚月明也和其他普通球迷一样,足足嗨了一晚上。

虽然对国内足球接触并不多,但对于中超以及东方俱乐部还是有所耳闻的。中国足球近些年来随着资本的陆续介入,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东方俱乐部既是一个老牌俱乐部,在中国足球圈具有较大的知名度,又拥有一大群稳定的球迷群体,根据调查,东方俱乐部球迷群体的正版球迷用品消费力在国内也是数一数二的。因此,对于东方俱乐部的收购,进入了龚月明的视野。

龚月明安排人员进行前期调研,而后,利用一次酒会的机会,与东方俱乐部老板黎明打了照面,正式开始接触,并在几个月之后,顺利完成了股权转让,龚月明和神月集团,正式进入体育圈。

龚月明把东方俱乐部作为进入体育圈的一个起点,他需要打造一个在体育圈的神月品牌,因此,在对东方俱乐部进行收购之后,一系列针对东方俱乐部的品牌改造早就在他的计划里。

因此,在新闻发布会上,龚月明就宣布对俱乐部名称、LOGO、颜色都做相应的修改,他需要做的是将东方俱乐部彻底纳入到神月集团中来。

然后,事情却并未完全朝着他的设想去发展。

东方队球迷的反对声浪虽然还只限于网络上,但是也同样传到了龚月明的耳朵里。

专门负责舆论收集和分析的集团秘书处将神月集团收购东方俱乐部之后的舆情,呈报给龚月明,这其中就包括了东方球迷的联名反对改名、改LOGO、改颜色的通告。

在龚月明看来,这或许只是像遗老遗少们对旧故的依恋而已,应该不足为虑。

龚月明看着报告,想了想,放下;又拿起电话,拨打:“喂,岳孖吗?上午来一下我的办公室吧,有事要和你谈。”

那边,岳孖接到龚月明的电话,便马不停蹄提的往龚月明办公室赶。

岳孖最近也忙昏了头。

为了准备俱乐部转让发布会,他已经几个昼夜没合眼。而之后,各种工作还要进行安排和协调,要协调各个媒体的采访申请,要对接新股东对俱乐部的接手工作,还要与球员进行沟通等等,已经忙昏了头。

而东方队几家球迷俱乐部的公开声明也在第一时间传到了他的眼前。

其实在这之前,他就知道了。龚月明在发布会宣布要改名之后,他的手机就被熟悉的东方队球迷打爆了,微信上各种问题扑面而来,都在质疑为什么要改名。

新主就位,岳孖暂时也无法说些什么。

但是,球迷们已经无法等待。他们告诉岳孖,会发布公告,表明反对改名等事宜。

面对球迷们的责难,岳孖也无法理会,太多事情等待他去安排,球迷们的诉求只能先搁置一边,虽然他知道,这个事情迟早会闹出大风暴。

在一顿忙碌之后,果然,一篇措辞严厉的声明被摆在了岳孖的面前。

龚月明的电话把他喊去,他不知道是否为了此事。

来到龚月明的办公室,龚月明正坐在阅读着文件。

“来,岳孖,坐。”看到岳孖来到办公室,龚月明指着一旁的沙发说的。

岳孖落座后说到:“龚总,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情吗,我要么把最近几天的工作先跟您汇报一下吧。”

“不忙不忙,呵呵。”龚月明说到,又走到一旁的桌子上拿起一次性茶杯倒水给岳孖拿了过来。

“这几天你也很辛苦,很多交接的工作需要你来做,后续俱乐部进入正轨之后,还需要你承担更多的工作。”龚月明递过去水杯。

“没事,龚总,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在俱乐部这些年,早就习惯去承担这些事情,也很感谢龚总对我的信任。”岳孖接过水杯回到。

“你做了这么多年的俱乐部工作,应该对整个俱乐部的运营很熟悉。另外,你至少也一直负责球迷工作的,之前也一直是做现场的DJ,想必在球迷这块你很熟悉哈。”

还是说到这个问题了,岳孖内心反而踏实了些:“呵呵,这些年确实一直负责俱乐部的球迷队伍建设,毕竟没有球迷,俱乐部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应该说做了一些工作吧,和部份球迷的关系处的也还行,可以建立比较有效的沟通吧。”

“那你对最近网上出现的球迷议论怎么看?”龚月明问道。

“哦,据我了解,绝大多数的东方队球迷对于龚总和神月集团的收购是持欢迎态度的。”岳孖说。

“但我听说,有不少球迷发了声明反对改名?”龚月明问道。

“呃.......确实如此,东方队球迷欢迎神月集团收购,但是也反对更改队名,而且态度很坚决。”岳孖回到。

“难道和拥有一个有实力的新东家相比,名字真的这么重要吗?而且,更改名字是集团战略的一部分,是打造更高体育平台的一步,对于俱乐部对于球迷来说,应该是更欢迎才对。”龚月明疑惑的问道。

“龚总,您讲的也没错,但是,东方队的球迷确实是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岳孖说。

“特殊的群体?怎么个特殊法?”龚月明问道。

“如果说一般的球迷是为了看赢球、看热闹来的,他们则是真心热爱这支球队来的,我给您讲几个故事吧龚总。”岳孖说。

龚月明俯身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点头示意岳孖说下去。

“有一个双腿残疾的东方队球迷,不但每个主场都到现场,而且还经常跟客场。有一年我们去长春打客场,那时东北已经进入寒冬,由于突遭大雪,飞机延误了很久才飞。在哪个客场,只有这个双腿残疾的球迷跟队,事后我们了解到,他是一个人坐着轮椅,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过来的,为的就是支持自己的球队。”

“还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球迷,可以说是看着东方队从成立到成长的,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几乎每场都到现场。尽管这些年东方队遭遇了一些困难,成绩也不如人意,再加上同城对手的竞争,但是对于这个球队还是不离不弃,几乎一有空也去客场。”

“这些球迷真是不容易。”龚月明感叹到。

“东方队还有一大群其他省份和城市的球迷,周边很多城市的球迷每场比赛都是坐着火车来看比赛,然后再坐着火车回去的。”岳孖继续说的。

“他们可以说是不求任何回报,只是想要追求这支球队,他们每年花在球队身上的钱非常多,除了正常的球票支出之外,几乎每年都会购买大量的球衣装备,在国内我们俱乐部的正版球衣销售量一直排在前列,要知道在中国,购买正版球衣的氛围并不强烈的情况下,东方队球迷保持了很高的购买率,而且复购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这些都是因为对于这支球队的热爱,毕竟,球迷群体中有很大一部分并不富裕的学生。”

“想不到啊,这些球迷还是很可爱的。”龚月明点了只烟。

“应该说,这些球迷的付出是真心的。这些年球队成绩不好,但是每年发放套票的时候,还是一票难求,有些甚至还会通宵排队抢票,像今年几场德比战,在客场,东方队球迷几乎都占据了一半,大多数都是购买高价黄牛票进场的。”

“嗯,听说过此事。”龚月明说。

“某种程度上说,东方队球迷对于球队的付出,并不比俱乐部少。他们对球队的热爱很纯粹,因此对于这个球队的一切都是很热爱的,包括它的名字,颜色,LOGO等等,或者说,已经融入他们的生活了,几十年了,感情上很难接受改变了。”岳孖继续说的。

“确实,这些球迷是可爱的,也是可贵的。俱乐部改名的事情因为已经去工商完成备案了,恐怕不好再改回来。”龚月明说。

岳孖点点头,只能无奈的看着龚月明。

“这样,在球队对外的名字上还是可以带上东方队嘛,比如神月足球俱乐部神月东方队,颜色改成红蓝相间,LOGO呐可以在原有基础上加一些神月集团的元素。”龚月明说到。

“目前看来,好像也只能这样了。”岳孖说。

“好,那就按照这个方案,你安排一下具体工作,另外,你也以俱乐部的名义发布一个公告,阐明这个意思,让球迷们能够理解并接受吧,就这样!”龚月明安排到。

岳孖领好任务,便离开了龚月明的办公室,他不知道这样的措施是否能被球迷们接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