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抗争(下)

“......东方俱乐部正式进入神月时代,为了打造统一的品牌形象,向更高的体育平台发展,东方俱乐部将进行更名,更名为神月足球俱乐部。同时,东方俱乐部是中国的传统俱乐部,具有丰富的历史底蕴,为了传承这种文化底蕴,俱乐部足球队将成为神月(东方)足球队......”

新的东方俱乐部在官方渠道公布了这条消息,然后,东方球迷们并未买账。

“骗三岁小孩儿呢,以为这样就可以蒙混过关?”

“一点诚意都没有”

“以为是开皮包公司呢,加个东方就是传承了”

众多球迷在公告后面评论到。

其实,岳孖在内心早就有这种心理准备,他也是一个真正的东方队球迷,只是自己所在岗位,让他无法真正的发声,他能够体会到东方队球迷们的内心真实想法与渴望。

这篇通告是在他极其难受、不断抗拒内心呼声的心理状态下写出来的,他知道,只要发出来,必然会遭受到球迷们的鞑伐。

“这是一支没有灵魂的队伍!”

很快,东方队四大球迷会联合发出如此回应。

这次,雷鸣再次成为执笔。此时的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却无法发泄。在看到新俱乐部发出来的公告解释公告之后,他心里只有两个字:无耻。

很快,他领到任务,再写一篇反驳的联合声明。

“这是一支没有灵魂的队伍。一支球队的灵魂,来自于它的出生、来自于它的成长,在日积月累的历练之下,形成了它的灵魂。这种魂,是它的名字、是它的颜色、是它的标志。”

“它的追随者信仰它,忠诚它,热爱它,它的一切都成为追随者的圣物不可亵渎。球队名字、球衣颜色、球队LOGO等等,这些都是如图腾一般,深深地刻在球迷们的内心,无法撼动。”

“如果有人试图改变它,改名字、改颜色、改LOGO,那不是给它穿一件新衣服那么简单,那是摧毁它、伤害它。”

“我们不接受东方俱乐部改名改颜色改LOGO,任何想让东方队彻底消失的行为,我们都是不接受的,无论他抱着什么漂亮的外衣。”

“再次声明,我们坚决反对神月集团对东方俱乐部所做的更改行为,必须立即纠正,我们将继续采取必要的措施,直到改回为止。”

落款,东方队的四大球迷会。

球迷们的怒火非但没有被扑灭,反而越烧越旺。

在球迷们看来,这是神月在继续狡辩,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仍然用错误改正错误,这是不可接受的。

对于新一轮的球迷舆论风波,龚月明的态度是搁置。

“球迷嘛,毕竟还是有个适应的过程。支持东方队这么多年了,感情割舍不下,突然换了新东家,有不适应,可以理解。至于他们现在的抗议也好、反对也好,先放一放吧,过一段时间再说。我相信,只要新的俱乐部发展的越来越好、成绩越来越好,他们最终还是会接受的。”龚月明对来汇报的岳孖说到。

如此,岳孖也无话可说。

“现在俱乐部的工作还有很多,接下来就是要进行赛季准备,这才是最重要的。说说接下来的计划吧。”龚月明说到。

“好的,龚总,接下来建议首先与主教练托尼进行商谈,由他来制定训练计划。”岳孖说。

“可以,这个你安排一下,另外,我想尽快召集全部一线队球员,到俱乐部开个见面会,是需要见见我们的战士了。”岳孖说。

“好的,这个我来安排,其实已经有球员表示希望能够尽快和龚总您见面了。”

时间过了很快,尽管网上的球迷抗议声浪一直不减,但是新俱乐部的各项准备工作在稳步推进。

作为股权转让时的承诺条件之一,保持现有的教练团队及球员稳定不变是最重要的之一,也就是说,上赛季的一线队球员及教练团队人员全部保留,在第一个赛季不做任何的变动。事实上,这样的风险也会最小。

主教练托尼接手球队一个半赛季,虽然上赛季亚冠出局、又没争取到下赛季亚冠资格,但考虑到他的整体执教能力和成绩还是不错的,再新东家到位后,也暂时不做调整,继续由他执教。

很快,龚月明与主教练完成了见面,双方沟通的比较良好,龚月明也鼓励托尼继续做好接下来的执教工作,算是给主教练吃了一颗定心丸;而托尼也准备的很充足,见面会上就提交了接下来的冬训计划和赛季准备方案。龚月明很是满意。

新的俱乐部,在风雨中,进入新赛季的准备中。

然后,在球迷圈,更多的动作在酝酿中。

“接下来该怎么办?”风狗在群里问道。

“神月集团貌似是油米不进啊,对于我们的声明和抗议置若罔闻哈。”凤雏说到。

“那不很正常,人家一个堂堂上市公司老板,那会在意我们这些屌丝球迷们的意见呢。”非洲说。

“看来必须要让他感觉到痛才行啊。”雷鸣说。

“你们有什么好建议”老猫说。

“我有一个建议,不知道行不行”雷鸣说到。

“说说看。”

“声明都是在玩文字游戏,神月肯定感受不到,只有直面他才行。”雷鸣说。

“怎么个直面法?”

“按照往年的规律,俱乐部应该马上就要开始准备冬训了,那这样肯定会在训练基地集合,那我们就去训练基地,拉上抗议的横幅,直接表明态度。”雷鸣说。

“好主意。”

“不错。”

“对,就这么干。”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我来打听球队什么时候集中在基地有训练。”老猫说。

“我来制作横幅,我想准备两个,一个是抛弃传统等于隔断精神命脉,一个是拒绝更改东方信仰“”。你们觉得怎么样?”凤雏说。

“可以。”众人道。

“好,大家各自准备去吧。”

就在ONEBLUE着手准备基地拉横幅的计划时,已经有其他球迷先行动了。

不过,他们去的是神月集团总部大楼。

一日下午,天下着蒙蒙细雨,大约十来个东方队球迷身着球衣,来到神月集团总部大楼,在大厅内打出横幅:”坚决反对更改东方队名“。

保安前来驱赶,但球迷依然不依不饶,最后不得已报了警。

警察来到现场与在场的球迷进行协商:“我也是东方队球迷,我也不希望球队改名,但是我们表达意见不要妨碍别人正常办公。今天大家来这里,我相信态度人家已经知道了,表达意思到了就可以了,今天大家就可以回家吧,到此为止了。”

经过一番劝说,众人便离开了神月大楼。

ONEBLUE的行动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

12月10日,俱乐部冬训开启之日,这一天,俱乐部所有球员教练员都将在基地集中,在基地完成一个星期左右的身体基础训练以后,就将前往国外巡检。

ONEBLUE的行动就安排在这一天。

这一天,新俱乐部的训练基地很是热闹。

所有一线队队员都到齐了,就连往年总会晚归队个把星期的外援,这次也出奇的准时归队。

主教练托尼和他的教练组成员都到齐了。

新任老板龚月明也首次出现在队员面前。

“很高兴和大家见面,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队友。我作为投资人会做好后勤工作,为大家解决后顾之忧,你们专注负责场上比赛,我希望再今后短的时间内,我们能够拿到冠军,一起迈向成功。”

场下,掌声雷鸣。

接下来,主教练托尼、球员代表队长杜一威分别讲了话。

会议很短,很快就结束,球员们由教练团队带领走向训练场。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冬日的白天艳阳高照,很是暖和,正适合户外运动。

训练装备都已经摆在了球场边,球员们在助理教练的带领下开始热身活动。

主教练托尼和来到场边观看的投资人龚月明进行着攀谈。

多家新闻媒体记者也来到场边拍摄这第一课。

此时,在基地门外,一群东方队球迷正准备进来。

“师傅,我们是东方队球迷,听说今天球队开始集训了,我们想在他们去国外之前,来给他们鼓鼓劲。”老猫在和基地大门的保安说着。

保安看着身着东方队队服的一群年轻人,放他们进去了。其实,平时的时候,经常有东方队球迷来基地看球队训练,所以保安们也习以为常了。

而他们要展示的横幅,就装在身后的背包里。

ONEBLUE一行人来到球场,站在球场旁的小看台上。

球员们对于球迷的到来也习以为常,并没有太多关注。

一群人站定。

老猫说:“我们大家先唱几轮助威歌。”

“好!”

“蓝色血液涌动好比浪涛,战斗歌声吹响了号角,不抛弃不放弃,一起奔跑在战场,为了胜利我们启航!”

......

助威歌声在训练场上空飘荡。

龚月明被这歌声吸引了,回头看了看看台上的这群球迷。

ONEBLUE们唱完几轮。

老猫说:“把横幅拿出来。”

说着,雷鸣、风子、非洲、凤雏几个人把两条横幅拿了出来,每人拉起一段,两条横幅完整的展现在了看台上。

“抛弃传统等于隔断精神命脉“

“拒绝更改东方信仰”

两条横幅制作的很简单,白色底布,红色文字,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显眼。

球迷的声音停了,这时,球场内有人看到了看台上球迷们拉起的横幅内容。

工作人员注意到了横幅,在下面窃窃私语。

一旁的媒体们都注意到了看台上的动静,纷纷停下拍摄球员训练,朝着开台上拍着,摄影记者咔咔咔地急切的按着快门。

球员们注意到了一旁的情况,看了看,便又低头投入到训练中去了。

主教练托尼也注意到了看台的情况,随机询问一旁的翻译,翻译告诉了他情况,托尼努了努嘴,也不说话了。

而一旁的龚月明早就注意到了看台上的横幅。

对他来说,这或许是一种示威。

龚月明脸色铁青,一时无语。一旁的陪同的岳孖也尴尬不已,等着龚月明发话。

“去和他们沟通沟通吧。”龚月明说。

虽然没有对着自己说,但岳孖知道是跟自己说。

他旋即走上看台,和ONEBLUE一行人沟通起来。

岳孖对他们也很熟悉,知道是一群最纯粹最忠实的东方队球迷,都是老熟人。

ONEBLUE们知道岳孖是老俱乐部人了,他在这个位置也为难,所以放岳孖来到身边的时候,双方都很客气。

“大家的心情我知道,只是今天是球队集中第一天,为了后面能够有一个良好的冬训准备环境,还希望大家就次结束,大家的意思我也会再给俱乐部领导层给新投资人带去,今天就到这里,大家先回去,你们看行不行?”

ONEBLUE们本就不打算死缠烂打,只要能够把自己的态度再次明明白白的告知俱乐部就行。

“我们此行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们之前习惯的态度,坚决反对改名,希望俱乐部新投资人能够早日改正,否则不光对不起球迷,而且还是罪人,我们也还会继续抗议。”老猫说。

“对,必须改回来”。一旁的雷鸣、风狗等人也坚决的说到。

“好,你们的心情我理解,某种程度上,我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但是现在毕竟俱乐部刚刚完成交接,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解决,包括恢复名称这件事情,都需要有个时间过程。不管怎么样我会把你们的意思带给俱乐部。今天大家就都回去吧。”岳孖恳切的说到。

“好,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如果俱乐部还是一意孤行,我们还会有升级行动。撤吧。”老猫说。

随机,风子、非洲将两年横幅收了起来,装进包里,一行人又默默的走下看台,走出基地。

龚月明很快就离开了球场,走回了俱乐部大楼。

很快,一条禁令在俱乐部训练基地颁布:未经申请和允许,不得私放球迷进入基地。

第二天,体育新闻头版头条爆出新闻:“球迷现身训练场横幅抗议改名”。

抗争还在继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