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无声的抗议

球迷的反对之声,犹如待发的火山,虽然暂时没有爆发,但是却在酝酿着更为激烈的反应。

时间暂时不允许新俱乐部做更多回应了,新赛季很快就要拉开帷幕。

球队注册、球员注册、球队参赛资格审批、球员续约、训练储备等等,诸多事物,一切静待三月二十五日联赛启动,届时,新队伍将迎战老对手奉天队。

球队一切的运转都围绕新赛季开始。

此时,在东方队球迷内部,正在酝酿着更大的行动。

“看神月这个死样,看来是死不悔改啊!”风狗说。

“还是不愿意改回来,而所谓的神月东方队兼职就是侮辱人的智商,披着羊皮的狼。”凤雏愤愤的说到。

“哼,我看我们之前的抗议完全没有让他感到肉疼,力度还不够。”雷鸣分析到:“必须要有更有力度的抗议。”

“这个必须要几家俱乐部联合起来才行,否则形成不了力度。”老猫说。

“我觉得我们这次也是走到全国球迷前列了,有那么多俱乐部搬家、改名,又有谁反对过?中国足球这么多年,只有我们真正的在反对,也许我们还会为全国球迷树立一个标杆,什么才是真正的忠诚,而不是有奶便是娘,换个投资人,就换个队名换个名字喊。”雷鸣说。

“恐怕中国能有这样意识的球迷不多。”非洲说。

滴滴滴。

是球迷会会长老金给老猫发来消息,让下午两点到主场旁的火锅店碰头,几大球迷会共同商量后续的事情。

看来,还是要继续行动了。

这次,老猫同样带上雷鸣。

火锅店的包厢里,围坐着各大球迷会的负责人。

狂风球迷会会长张鑫、蓝调球迷会会长秃子、蓝翼球迷会会长峰峰、蓝军球迷会会长老金。

老猫和雷鸣在一旁坐定。

张鑫说:“各位,现在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了,马上就是赛季第一场了,之前我们一系列的抗议活动都没有奏效,接下来我们必须要有更大的回应了,否则,东方队就永远回不来了。”

“这个时候,我们必须团结,立场一致,形成合力,为东方队再搏一把了,不如果没了东方队,我们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蓝翼的峰峰跟着说。

一时间,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只听见火锅的咕噜咕噜声,外面人声鼎沸。

“我们必须要在球场做点什么了。”雷鸣在一旁说到,打破了宁静。

“必须在场上回应,”张鑫说:“这么说吧,俱乐部内部其实有人是站在我们这边的,碍于身份不便表态,但是私下里,他们是希望我们能够有所动作,力争再吧东方队找回来。”

“我有一个建议,在第一场比赛开场之后......”在坐的一群人讨论着接下来的行动。

其实,对于更多普通东方队球迷来说,此时是迷茫的,因为不知道新赛季是否该进球场看球助威。

有球迷认为不应该去,改过名字的就不算是东方队,等到什么时候改回来,什么时候再回去。

还有球迷认为还是应该要去,不去怎么去抗议。

更多的球迷暂时还割舍不掉对东方队的忠诚,仍寄希望于新投资人重新把名字改回来。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在准备着抗议行动。

时间渐渐逝去,很快来到三月二十五日开季第一战。

下午六点,主场外已经陆陆续续有球迷来到现场。

此时的球迷,仍然穿着东方队的球衣,每个人脸上都看不到迎来新赛季的喜悦。

有些人带着孩子来到现场,似乎是在给东方队送最后一程。

球迷们三三两两走进球场。

对于今天的行动,ONEBLUE内部早已传达。

此时,团队成员都站在场外闲聊着。往日的此时,雷鸣、风狗他们早就进场布置横幅了。

而今天,他们身边没有了装备包、没有了旗杆。虽然他们已经被解禁可以悬挂和带上一部分的横幅旗帜。

这也是行动之一。所有的球迷会都不再在球场内悬挂任何助威横幅,不使用旗帜。

这将是东方队主场看台最干净的一场。

球迷陆陆续续进场,ONEBLUE小组也进场了。这是他们最轻松的一次看球,因为不再带助威装备了,这又是他们最不轻松的一次看球,因为接下来的努力将会关系到球队是否能继续存在。

今天的主场依然来了更多人,其中有一个看台特别的不一样。

这个看台坐满了人,看台上挂着横幅,书写几个大字:神月集团球迷俱乐部。这是球场内唯一一条横幅。

他们身着的衣服也不一样。和其他看台球迷身着全蓝球衣不同,他们身着的是蓝红相间的球衣——这是今年球队最新更改过的球衣。

球员入场进行热身,与以往不同的是,以往进场后会获得掌声,而今天却没有了声音,甚至还有些嘘声。

只有那个身着蓝红球衣的看台在鼓掌,他们迎来的是全场球迷对他们的嘘声。

旁边看台有些激动的球迷甚至隔着看台辱骂着那个看台球迷。

时间一点点过去。

球场内又进入开赛前的宣读首发的互动阶段,大屏上播放着球员出场视频,现场DJ呼叫球员名字,全场球迷跟着高喊球员名字。

今天的出场视频又是静心制作的影片,当球员出现在视频里,除了脸庞是熟悉的,身上穿着的却是蓝红相间的陌生球衣。

现场DJ高喊球员名字,而这一次,现场球迷却没有跟进,依然默默的坐在看台上,一时间,只剩下DJ尴尬的声音在球场内回响。

DJ继续宣读着球员们的名字,但是依然没有任何回应。

一次开场式在无声中度过。

视频播放结束后,大屏上显示了球队名字,主队名字被显示为了:神月(东方)队。当名字显示出来时,球场内出现了嘘声。

此时,看台突然掀起一阵更大的喧哗。原来是有人发现神月集团董事长、俱乐部新老板龚月明出现在主席台。人们发现之后,一时哗然。

嘘声夹杂着骂声迅速传遍看台,朝主席台奔去。

龚月明第一次作为投资人身份来到主场看球,他今天是来检阅自己的队伍。他相信今天会是一场让所有人都会高兴的盛会。

然后,当来到球场时,就已经收到一些球迷的嘘声,而此时,从四面八方喷涌而来的嘘声和骂声,让他有些不舒服,但是他始终坚信,当球赛开始后,这些球迷会改变自己的想法的,重新接受这支球队。

开场的音乐响起,双方球员牵着球童的手一同走进场内,主队球员身上穿着着蓝红球衣。

看台上的球迷都站了起来,在唱国歌的时刻,身为中国人都应当起立歌唱。

国歌音乐响起,全场高歌。雷鸣高唱着,身上突然像被一股电流穿过,高唱着,似乎有些悲壮。

国歌结束。

看台上安静了,没有迎来球迷的助威声。

凤雏站在看台中央大声说到:“各位兄弟,我们知道球队已经改名了,我们要用我们的行动争取回来,今天希望大家统一行动。今天将全场不助威,都安静坐下来看球,同时在第20分钟的时候,大家同时起立鼓掌,然后共同高喊9声东方队,然后继续安静。这是我们的抗议行动,希望大家共同配合。”

一时间,看台上爆发出了欢呼声。

此时,出现了一个独特的风景。球场内失去了往日引亢高歌的热闹场面,取而代之的是安静的看台,球场内只有客队球迷的助威声。

主席台上的龚月明观察着这一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球场的球员似乎受到了些许影响,往日,已经习惯了在球迷们的助威歌声中踢球,今天突然没有声音,似乎缺少了一股力量,开场后进攻有些疲软,防守漏洞百出,失误多多,门前吃紧。

就在这安静的场面下,时间一点点过去,时间来到开赛后的第20分钟。

突然,全场主队球迷全体起立,猛然拍起掌来。这个掌声是献给成绩20年的东方队了,众球迷为20年的它鼓掌,但不知道是否还有第21、22、23......

球场内的掌声雷动,接着全场球迷高喊:“东方队!”“东方队!”依然高呼着自己球队的名字。

东方队的名字响彻全场,透过空气穿透球场,朝更远处传去。

岳孖看了看坐在主席台的龚月明,脸上写着不明的情绪。

在这样怪异的气氛中比赛继续进行着。

球场内,主队球迷依然端坐不助威。

但是这场上的球员还是过去的球员,这支球队还是从心爱的球队传承过来的,虽然为了争取改回原名,今天采取这样的措施,但是内心依然为这支球队紧张着。

当球队被围攻时,内心依然紧张,

当球队失去一次进球的机会时,依然会忍不住在看台上狂叹息着。

内心对于球队的感情,是无法割舍的。

但是每一个人都知道,不坚持抗议,东方队就永远不会回来。

嘘声夹杂着骂声,继续涌向主席台,而后又是长时间的静音。

无声的抗议正在发酵着它的力量。

在这样怪异的气氛下,球队结束了第一场比赛。

龚月明面无表情地迅速起身离开,身后伴随着一阵阵辱骂声。

看台上,球迷们也没有像往常一样等待球队来谢场,而且早早就离开了现场。

一切似乎都在脱离原来轨道,往哪个方向发展,却无人能够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