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和解

龚月明此时才真正认识到球迷的力量。

回想起之前的策略和应对工作,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瑕疵的地方。以往的成功,让龚月明太过自信了,对于自己的想法拥有无与伦比的自信。现在看来,确实需要反思了。

“岳孖,你来一下吧。”龚月明打电话给岳孖。

岳孖来到龚月明办公室,办公室内弥漫着浓重的香烟味道。龚月明坐在沙发上抽着烟,烟灰缸里已经有不少烟头。

“来,坐下吧。”龚月明掐灭香烟,让岳孖落座。

“龚总,您叫我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岳孖问。

“周末的比赛你也看到了,球迷们是很不支持啊。”龚月明说。

岳孖点了点头,看着龚月明没有说话。

“对于之前的做法看来确实是需要反思了。”龚月明接着说“你有什么想法?”

上一场球迷们的非暴力不合作式的抗议,确实给龚月明足够的震撼了。岳孖对于球迷们的行动既理解又难受。理解的是球迷的行动一切都是为了挽救东方队、保留住东方队的火种,在这个立场上,岳孖和球迷是一致的;难受的是,原本球员球队和球迷是一体的,在以前都是站在一个战壕里战斗,而现在却因为改名事件成为了对立面,深感痛心。

岳孖想了想,对龚月明说到:“龚总,其实对于球迷们的这次行动,是可以预见的,对他们说来说,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我这么多年和他们接触来看,东方队的球迷是非常坚韧的,而他们的目的也早就明了,就是不改名不改颜色不改队徽。”

龚月明听着,又点起一支烟。

“龚总,事到如今,我也说说心里话,不怕您不高兴。其实,从立场上来说,我和这些球迷是一致的,也就是球队不改名不改颜色,当然队徽是否修改这个可以讨论。”岳孖说到。

龚月明听到岳孖这样说,有点意外,看了看岳孖,又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其实,中国足球发展这么多年,最缺的就是传承。有太多球队换过投资人之后,就更换名字、更换颜色,甚至更换城市,到目前为止,更换过投资人而没有变过球队名字、球衣颜色的,包括东方队在内仅有3、4支,这几支球队也拥有比别的球队更多更忠诚的球迷。”岳孖继续说道。

“如果一换投资人就换名,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没有办法培养忠诚的球迷,足球没有球迷就是没有生命力的。我们一直羡慕国外俱乐部球迷众多、球迷忠诚,那也是俱乐部一直传承几十上百年的结果。”

听着岳孖说的,龚月明点了点头,足球也有他的规律和文化,想要破坏,其结果不可能好。

“那你有什么建议?”龚月明说到。

“正面回应球迷的诉求,最好能够响应他们的诉求。”岳孖此时直言不讳的说到。

龚月明没有回应。

“龚总,以我多年和东方队这些球迷们接触来看,他们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而且继续僵持下去,对于俱乐部,对球队,对球迷都不是好事,更不利于集团在体育战略上的执行,更何况,东方队的品牌起来,对于集团来说,同样也会有促进。”岳孖没等龚月明说话,继续说到。

岳孖认为他已经把话讲透了,如果龚月明还无法回应,那结果不会太好,只可能是两败俱伤。

龚月明想了想,说到:“好,正面回应球迷们的诉求。这样,你安排一下,约几大球迷会的负责人到俱乐部,我们正面会商,双方面对面的沟通。”

“好,我来安排。”岳孖内心放下了一块石头,立即应承到。

“还有,到时候把媒体也请到现场,我们可以现场直播整场的沟通会。”

“好,我来安排!”

俱乐部即将组织球迷沟通会的消息迅速传遍东方队球迷圈。

“看来要迎来曙光了。”雷鸣在群里说到。

“现在还不知道情况呐,万一是缓兵之计呐。”风狗说到。

“已经确定周三下午在俱乐部召开沟通协调会了,到时候我会和老金一起参与。”老猫说到。

“大家提一提想法或者问题让老猫带过去,现场和俱乐部沟通。”凤雏说到。

“核心的当然就是必须改回球队名称和颜色了。”雷鸣说。

“这样吧,我到时候手机QQ给大家发现场的情况,如果有好的想法,可以在群里直接跟我说。”老猫说。

“好,就这样!”

周三下午,俱乐部会议室。

一个长桌摆放在会议室中央,两边摆放着十几个椅子。桌面上放着铭牌,一边写着龚月明、岳孖等俱乐部出席人员的名字,另一边,摆放了各大球迷会的铭牌。

不大的会议室内,已经围满了各路记者。文字记者在整理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视台记者抢占着好位置,打开摄像机,准备拍摄;一时间,办公室对话桌上摆满了话筒、录音笔。

四大球迷会的负责人狂风球迷会会长张鑫、蓝调球迷会会长秃子、蓝翼球迷会会长峰峰、蓝军球迷会会长老金及老猫一同来到会议室,而在场外,同样聚集了数十名普通东方队球迷。

五人来到球迷席一边,坐定;不多时,龚月明带着岳孖以及其他俱乐部管理层走进会场。

一时间,现场响起了咔咔的拍照声,闪光灯将整个办公室照的亮堂堂,摄影机也对准了进场的龚月明。

此时的龚月明带着笑容进了场。他向在场的各位记者点头示意。

龚月明一行坐定,他看了看对面的球迷代表,微笑着点了点头。球迷会的几个代表,脸上显露出些许紧张,毕竟作为普通球迷,很少面对这样的场面。

岳孖示意在场的记者坐定,然后清清嗓子说到:“各位球迷代表、各位媒体同仁,今天我们在这里召开现场沟通会,是因为俱乐部听到了球迷们对于新俱乐部的新想法、新意见,球迷们也通过一些行动展示了他们的诉求和决心;球迷是俱乐部的根本,没有球迷,俱乐部就没有存在的意义,在把球队搞好这个立场上,俱乐部和球迷们是一致的,虽然现阶段球迷对俱乐部有些意见,我们也积极响应,所以今天特意邀请各位球迷代表,通过公开沟通的方式,达成共识,共同为俱乐部和球队的发展创造好的环境,让俱乐部和球迷继续在同一条道路上共同努力。”

岳孖开场白之后,龚月明接着说道:“那么今天既然是沟通会,就希望大家坦诚相待,今天在这里我既是俱乐部的投资人,同时也与在座的各位一样是球队的球迷,所以,有什么问题,可以摊开了说,我们一起来沟通。”

在龚月明示意可以提问沟通之后,几大球迷会的代表相互看了看,狂风会长张鑫首先发言,在这之前,几个球迷会之间已经达成一致,由张鑫代表球迷会提问,其他人作为补充。

“首先很感谢俱乐部以及龚总能够召开这个沟通会,给我们球迷一个公开表明诉求的机会,我们球迷会的诉求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表示的很明确,那就是不俱乐部和球队名、不改球队颜色、不改球队队徽,这三不改是球迷的统一诉求。”张鑫说到。

听完张鑫的话,龚月明回应道:“我要说的是,我对于东方队的底蕴我们一直是尊重的,同时也是必须要去继承的。我们的初衷,同样是为了把俱乐部和球队搞好,并且提高到更好的层次。在集团层面上,东方队也是集团体育战略的重要一环,因此在品牌设计上有了统一的规划,当然,由于我们也是足球新人,在一些意识方面还有些缺失,也与各位球迷存在一些沟通的误会,所以今天召开这个会,希望大家能够沟通清楚。”龚月明说到。

“既然龚总也说到要传承东方队的文化和底蕴,那么如何做出要改队名改颜色改队徽的事情?”张鑫追问道。

“我刚才已经说了,神月集团入主东方俱乐部绝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集团战略的考量,是作为发展集团体育战略的重要一环,因此在设计路径上有整体的考虑,在新俱乐部的名字、颜色和队徽上融入了神月的元素。当然,我们作为足球新人,也忽略了足球的规律、忽略了足球的文化,这是我们在进入足球圈之后,吃的第一堑,需要长一智。”龚月明回应道。

“那希望龚总今天给我们球迷一个公开的回应,是否能够重新改回东方队的元素?”张鑫问道。

“在回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向各位球迷提一个要求,希望在座的各位球迷代表以及其他的东方队球迷,能够从下一场开始,继续在球场上给球队加油助威,我还是希望看到我们的主场成为魔鬼主场。”龚月明说。

“龚总,只要能够正面回应球迷的诉求,我们球迷会做到我们该做的,我们球迷会存在的意义,就是与球队站在一个战壕里。”张鑫说到。

“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现在就回应你们的诉求。首先,由于今年俱乐部已经完成注册,今年年内是无法再更改俱乐部名称了,但是我在这里承诺,下个赛季,俱乐部将重新改名,将东方再加入到俱乐部名字中,准备叫神月东方足球俱乐部;球队名叫做神月东方队。”龚月明说到:“关于球衣颜色,明年将重新回归全蓝。”

“龚总,您确定明年俱乐部将加入东方队,球衣改回蓝色?”球迷代表问道。

“确定,作为俱乐部投资人,当着众位媒体人的面,当着各位球迷的面,我郑重承诺,明年必然改回东方队。”

“另外,关于队徽,我想在现有的基础上加入一部分神月的元素,在这里,我向各位球迷发出邀请,邀请各位球迷发挥聪明才智,一起来设计球队的新队徽。”龚月明说到。

龚月明说完,现场响起了一片掌声。在场的球迷代表、媒体人也鼓起掌来。

球队名称将重新回归的消息,第一时间传遍了东方球迷圈、传遍了网络。

东方球迷们在网络上欢呼了起来,东方队终于要回来了。

但是仍有人不满意,“神月东方队,不伦不类,还是套了个马甲,我们不能够就此满足,要继续抗议。”

也有人回应道:“毕竟是投资人,名字中带有神月元素也可以理解,最关键的是东方队重新回来了,这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内心中只认东方队就可以。”

“非常感谢龚总及俱乐部对于球迷们的回应,我们也很高兴听到东方队即将回归的承诺,我们希望俱乐部能够信守承诺,我们也会继续在看台投入我们的力量。”张鑫说到。

“好!来,我们一起握个手,为新的东方俱乐部共同努力!”龚月明起身,隔着谈判桌,与各球迷会代表分别握手。

摄影记者的相机再次咔咔的响起来,摄像记者的镜头也对准了握手的双方,一次完美的沟通到此结束。

新的俱乐部,迎来真正的重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