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流言

ANS的解散,在专业球迷圈内引起的震动还是比较大的,余波还在持续。

“ANS的解散也给我们提了个醒,无论是主客场,尤其的去客场远征,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装备。在客场尽量不要和主队球迷发生接触,更不要引起冲突。”老猫说到。

在场的有雷鸣、凤雏、风子、非洲、海布里、巴蒂。

今天是周末,球队去了客场比赛。由于已经去过了胶东队主场,所以这次ONEBLUE就没有选择远征,而是在家里留守。

像往常一样,在不跟随球队去客场时,只要时间和天气允许,ONEBLUE就会选择约场球,组队和别人踢一场比赛,也算是在工作之余的放松了。

以后变会选择找个吃饭的地儿,边聚餐,边看球队的比赛。

这次暂时在家里休整,下午和其他球迷会的人踢了一场球,没有固定的时间限制,踢累了为止,很是爽快。

球队比赛在晚上七点半,一群人踢完球找了个澡堂子冲了个澡,边来到了主场边的一个菜馆,这是他们常聚餐的地方,用风子的话说是:“有酒有肉有电视”的好地方。

时间一久,老板跟他们也熟悉了。今天看到他们来,就把他们安排在楼上一间有电视的包厢里。

几个人吃着饭,喝着酒,吹着牛,看着电视。

席间说起ANS这次惨痛经历,众人又不住的感叹了一番。

“客场我们肯定是会注意些,低调一点,不招惹主队球迷,尤其是哪些有敌对关系的球迷,但是到我们的主场,我们可不能认怂啊。”风子说,一口闷掉一杯啤酒。

“就是。去别人的地盘,我们可以低调,但是在我们自己的主场,有些客队球迷可是会主动挑衅的,那样的话我们不反击,不给点颜色看看,那也太不男人了,被人看扁了。”一旁的非洲边说,变把一块肉塞进了嘴里。

“反击是必须的,但是也要注意方式方法嘛,不能被别人抓住把柄。”凤雏说。

“我看,我们也不必把精力放在球场外的争斗上,那只是一时的痛快,最关键的还是看赛场上、看台上的比拼。”雷鸣接过话茬说到。

“嗯,雷鸣说的有道理,以后大家注意就是了,这事就让他翻篇吧。”凤雏说。

“不说了,喝酒!”众人欲结束话题,举起啤酒杯,一饮而尽。

“哼!我看,想翻篇可没那么容易哦。”老猫说。

“哦,怎么回事?”众人听到老猫这样说,惊异看着老猫问到。

老猫吃了口菜,又端起一杯啤酒,将酒送进肚子里。

“老猫,你倒是说呀,又有什么事儿。”风子看着老猫急切的问道。

“现在外面有流言说,ANS这次被打和丢旗,我们也有责任。”老猫悻悻地说。

“我们有什么责任?”众人不解的问。

“我说老猫,你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话。”风子急着说。

“有人说当天ANS被打的时候,我们也在旁边,看到他们被打,既没有去帮忙解救,反而独自跑开了,说我们见死不救!”老猫说。

“放他娘的狗屁!他妈的,这是谁在这里造谣呢!”众人的火气瞬间被点了起来。

“我们当天根本就没和ANS在一起,哪儿来的见死不救。”风子急切的说。

“对啊,当天我们从酒店出来,一路都没见到他们,是到了球场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才见到他们的。”凤雏说到“哦对了,当时还是你在球迷群里听到他们被打了的,冲突发生的时候,我们根本不在现场啊。”

“就是,哪个傻x在造谣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愤怒的说着。

老猫又喝了一杯酒,把昨天的事情说了。

昨天上班的时候,蓝军球迷会会长老金给老猫发来信息,问他中午有没有空,老金中午正好在老猫公司附近办事,想约一起见面聊天。

老猫想了想,便和老金约在公司楼下沙县小吃碰头。

临近中午,老金到了老猫公司楼下,两人相约碰头。

各自点了吃食,蒸饺、拌面。

“你们这次运气真好啊,去一趟,不但客场赢球,还赢得一个冠军,早知道我当时也请假去了。”老金边吃边说。

“嘿嘿,反正我们几个人不再是灾星了,以后如果球队客场输球,就跟我们没关系了,哈哈。”老猫乐呵呵的说到。

不知从何时开始,在球迷圈中,兴起了一股“命理之说”,有些人去客场总输球,有些人去客场总赢球。输球的,都自嘲是球队灾星,不敢去客场了;赢球的自诩幸运星,走到哪里,赢到哪里。

这次ONEBLUE赢得冠军,可算是把“幸运星”的帽子戴上了。

“可把以前的灾星帽子挣脱了,以后球队客场再输球都跟我们没关系了。”老猫笑着说。

“运气是沾上了,但是霉气也带了些哈。”老金吃着面说到。

“什么霉气啊?”老金问道,随手把一勺辣酱放到自己的碗里搅拌起来。

“外面有人传言,哪天ANS被围殴也有你们的责任,说你们看到了见死不救,还自己跑了。”老金说到。

“咳——咳——咳——”也不知是被辣到了喉咙,还是听到老金这句话被惊诧的,老猫抽了张餐巾纸,摸了摸嘴说到:“谁在传这么不负责任的话啊,什么叫见死不救啊,当天我们根本就没和ANS一起去球场,我们真正见面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是在客队看台外了,那个时候我们才发现他们身上有伤,是被人围打了,真碰到了一起,怎么会见死不救呢。”

老猫越说越气:“比赛结束,我们还怕再次出事,出球场的时候,还特意跟ANS一起的,晚上还一起夜宵、喝酒到很晚的,谁这么瞎说啊,真实情况,不知道问问ANS嘛,他们一清二楚,我们是不是见死不救。”

“这话我也是听别人传的,我也不相信,碰到这种事情不会不救,而且,人家胶东队球迷也不见只围殴ANS而不打你们,所以我肯定是相信你的。”老金说到。

“这也太恶劣了,谁他妈的在说这话,我可以和他当面对质。”老猫气愤的说到。

“算了,就当是流言吧,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去深究了,清者自清。”老金安抚地说到。

“真是见了鬼了。”老猫愤愤地说到。

“好了,这事儿不去再提了,另外,下周俱乐部会举行一个新闻发布会,意思让我们几个球迷会派几个人去现场,你有没有空去。”老金将话题转移到另一个上。

“什么新闻发布会啊?”老猫情绪安定下来,问道。

“据说说新任的俱乐部总经理要上任了,要开发布会。”老金说到。

“新任总经理?俱乐部总经理不是龚月明嘛。”老猫说。

“人家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CEO,俱乐部规模才多大啊,不可能一直兼任的;我听说这位新任总经理在行业内还是有些资源的,是龚月明花重金挖来的。”老金继续讲述着。

“到底是谁啊?”老猫问。

“目前还还不知道,问过相熟的俱乐部人士和媒体朋友,都没有说,嗨,到时候再看呗,俱乐部总经理,又不是哪个打牌外援加盟,反正开个新闻发布会就是个形式。”老金说。

“哦,这样,那行吧,到时候提前通知下好了。”老猫回复到。

“好。”老金说到。

时间回到ONEBLUE聚餐现场,老猫将他和老金见面聊天的事情跟大家讲述了一便,没有人关心新任总经理到任的事情,纷纷就流言再次问起老猫。

“老金没有说到底是谁在造谣传谣吗?”雷鸣问道。

老猫摇了摇头。

“不会是老金自己吧,之前,他对于我们这个小组感觉就不太满意,心里一直有芥蒂,怕我们抢了他在球迷会里的风头,跟他正利益;他不会就这个事情来抹黑我们吧。”风子猜测的说到。

“应该不会,别人抹黑我们其实就是抹黑蓝军球迷会,这个对老金也没什么好处。”老猫分析说。

“那会不会是狂风球迷会的人,虽然同属东方球迷,但是双方的竞争是不言而喻的,以前架都打过。”非洲说到。

“按理说也不会,毕竟ANS是他们自己的小组,实际情况如何完全可以问ANS啊。”老猫说。

“不管怎么样,既然有流言出来,那肯定是有人说了,看来造谣的人就是为了挑拨啊。”凤雏分析说。

“算了算了,这事就让它过去吧,没有必要再去深究了,也没什么意思,大家聚在一起就是为了追随球队,为了简简单单的看球,何必去搞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呢,累不累。”雷鸣说。

“也是,大家聚在一起看球就是为了图个开心,不管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看球之外,我们还不是各自管各自的生活,别让这些流言影响了自己的心情,该吃吃、该喝喝哈。”风子说。

“就是,好了,不说了,来,大家干一杯,等一下球队比赛就要开始了啊。”老猫说着举起酒杯。

“哦——嗨!”众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桌上又恢复了欢声笑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