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异军

球迷进基地的见面会,持续了一个小时后便结束了,球队明天要在主场比赛,因此交流活动也不能够太久。球员们在训练以后也要尽快去洗澡,以免受寒感冒。

球迷们恋恋不舍地走出基地。

“明天的比赛,我们把能打出来的旗帜、横幅都打出来。”老猫说。

现在,ONEBLUE有各种旗帜横幅几十面。

“我们的人手不够啊,旗帜太多了。”

“没关系,现场把手旗,门旗打出来,就地分给周围的球迷,结束的时候注意收回来就好了。”老猫说。

“好的,各自带各自的,个人负责个人的,别出现像ANS丢旗哪种事情就好。”凤雏说。

“‘东方是冠军’的那条横幅在谁手里?”老猫问道。

“在我这里。”雷鸣说。

“好,这条这次一定要带过来,开场的时候举在最前排。”老猫说。

与ONEBLUE一样,其他球迷组织也在摩拳擦掌,或许是憋屈太久,或许是被近来的新气象、好消息所激发,众人都准备在主场打干一场。

更重要的是,球队状态近期似乎进入了低潮期,已经三连平了,这一场主场,势必要争胜了。

其实,新任总经理的到任也给众球迷打了一针强心剂。

球员们都听说了新来的李总是足球领域的专业人士,也有国外的履历,对于球队和俱乐部来说,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至少行业内人士主政,不会伤害到他们。

在球迷交流活动结束之后,岳孖通知球员和教练们,在洗澡后,到会议室集合,与新任总经理开会。

沐浴更衣之后,球员们换上干净的球衣,三三两两的走入会议室。

此刻,李俊正与主教练交流着什么。在国外生活工作过的经历,使得李俊可以和外教无障碍的交流。

两人不是传出笑声,看起来聊的很愉快。

“李总,球员们都到齐了,你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岳孖走过来问到。

“好开始吧。”

会议室内,原本主席台+听众席的摆放,被重新摆放成了圆桌式,众人围坐一圈,看起来没有了主次之分。

“各位,上次到任新闻发布会以后,一直忙于各项工作,加上球队比赛任务紧,本该早就应该和各位兄弟们开个会,正式见个面,拖到今天才有这个空。”李俊开门见山的说。

“我知道,最近球队的成绩一般,连续平局,听说已经有人称我们球队是平局大师了,当然,如果从好的方面看,这三场里面有两场是在客场取得了,要知道,在过去几年我们的客场成绩并不好,相比之前,至少拿了两分嘛。”

球员们会心一笑。

状态的起伏,以及长期的客场疲软,确实一直是东方队的顽疾,这么多年总是存在这种问题,也导致了球队往往很难取得好成绩。

一开始都还在努力解决问题,到后来,到像是成了球队文化一样,对于在客场不赢球,从球队到球迷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客场不能取胜,主场是必须取胜的,我们有这么好的球迷,我们有魔鬼主场,在主场,我们怕过谁啊。”李俊侃侃而谈。

球员们有些低着头,有些目视前方眼神一动不动,仔细听着老总的训话。

“当然了,一场球的胜负很重要,但是俱乐部的成长,成绩的取得又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我们也不是说一定要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李俊继续说着。

“今天开这个会也不是说要给大家压力,压力不是我给的,应该是你们自己给自己的。我今天的主要目的,一是和大家正式见个面,今后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兄弟了,可以说是要一起共进退了,二是想告诉大家的是,东方俱乐部未来的建设目标,是要成为中国最职业化的俱乐部,管理的职业、运营的职业,这些方面的新动作会有很多,一切都是为了让俱乐部更加健康,更加规范。”

一旁的主教练听着翻译说的话,不住的在点着头。

“在竞技层面,我将依靠主教练和你们在坐的各位球员,我呢,负责做好后勤和支持工作,如果我没做好,大家可以提批评意见,大家如果今后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意见,也可以来找我,我的办公室大门永远向大家敞开,”李俊说:“另外,我还有两个不做,一个不进更衣室,那是你们的空间,二是赛前不开动员会,技战术安排由主教练决策,当然今天这个会比较特殊,正好赶上了明天的比赛,以后不会在赛前有这样的会议了,我们要把时间充分的交给各位。”

有人带头鼓掌,一时间,会议室内响起了阵阵掌声。

“看来大家真的很讨厌领导进更衣室和开赛前动员会啊,掌声这么热烈,这是说到大家心坎儿里去了嘛。”李俊打趣到。

会议室内响起了哄笑声。一众球员都笑了起来。

“明天的比赛很重要,接下来的时间,就交给主教练了,我该圆润的滚出去了,话不多说,以后相处的日子还很长,来日方长。”说着,李俊便起身离开。

“去日本考察的事情,你尽快安排一下。”李俊边走出会议室,边对一旁的岳孖说到。

岳孖点了点头。

会议室内再次响起了掌声。

一切都在为明天的比赛做着备战。

主场的比赛,总是让人兴奋,许多人距离开赛还有几个小时的时候就早早来到球场。

雷鸣背着装备包,提早来到了主场。

赛场周围还没有什么人,雷鸣背着包漫无目的地溜达着,旁边是个公园,时间还早,干脆去公园里转转。

公园里热闹非凡,一拨一拨跳着广场舞的大爷大妈,还有各种老年合唱团,中国城市老年人的生活真是丰富,引来公园里的老外停下来不住的拍照。

公园里的草坪上,许多家长带着孩子在游玩,也可以看到身着东方队球衣的大人和小孩儿在草坪上踢着球。今天是东方队的比赛日,对于球迷们来说,其实也是一场愉快的周末盛宴,带着孩子来享受快乐。

真好。

雷鸣在公园里百无聊赖地走着,忽然发现蓝军球迷会的阿军在前面的亭子里坐着,身旁几个身着东方队球衣的,也都是蓝军球迷会的老面孔,虽然大家都不知道真实姓名,但是看球这么多年,在看台上也早已熟知了那些脸面。

几个人旁边放着不少鼓鼓的包裹,其中一个人身上备着一个鱼竿包。

“咦~他们也搞起了旗振了吗?”雷鸣心想。

在蓝军球迷会,ONEBLUE小组是第一个成立的小组,也是唯一制作使用助威横幅旗帜的小组,一直以来没有听说还有其他人搞了啊。

雷鸣心里想着,但也没去和阿军打招呼,径直从另一边走了过去。

随时比赛时间的临近,球场外逐渐热闹起来,越来越多的东方队球迷来到了球场。

周围的小菜馆、咖啡厅、便利店都挤满了东方球迷。

商家也都忙的不亦乐乎。

ONEBLUE约在看台下的楼梯口集合。

雷鸣走到集合点,此时,凤雏、风子已经到了。

几个人便闲聊了起来。

雷鸣把刚才在公园看到的情况跟凤雏、风子说了下,他们也很意外,之前没有听过消息,上一场去俱乐部的基地,也没看到阿军他们去。

不多时,老猫来了。老猫对于球迷会的情况最为熟悉。

“我也是刚知道不久,也是别人告诉我的,阿军他们确实组建了一个新的小组,好像是叫什么新青年。”老猫说。

“他们什么定位,怎么突然搞了这么个小组?”

“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吧,也是战斗小组,”老猫说:“应该是老金受益他们成立的。”

“那就明白了,老金一直不想我们专美呐,平时阿军就是跟着老金混的,搞一个这么个组织也就不奇怪了。”风子说。

“不管怎么样,对看台是好事吧,可以提升看台的助威力量。”老猫说。

众人点点头。

众人继续私聊着,很快到了入场时间。雷鸣、风子、非洲先行进场悬挂横幅。

进场后他们发现,阿军他们也进来了,从包里拿出了横幅。

“他们也要挂?”风子疑惑到。

“别管他们,我们挂我们自己的,把主要位置抢占住就行了。”雷鸣说的。

三人分工,两人挂前看台,一人在后看台,将横幅悬挂在了看台最中心最显眼的地方。

阿军他们见到雷鸣几人,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看到雷鸣等人挂好了横幅,阿军几人才在空白处悬挂了几面横幅。横幅看着像是临时赶制出来的,质量并不怎么好。

球迷们陆续进场了,雷鸣几个人把十几年大旗、手旗、门旗都用旗杆装了起来,等到球迷们入场后,发给身边的球迷,让他们在比赛的时候,和指挥一起甩起来。

ONEBLUE几个人则人手一面大旗,站在看台最前列,负责打起头阵。

在一曲高亢的音乐声中,球员进场。

ONEBLUE看台上的大旗、手旗、门旗被高高举起,手旗在看台上空摆动,煞是壮观。

看台下的摄影记者们纷纷将手中的摄像头,从入场的球员身上,对准了看台上壮观的旗振,咔擦咔擦地拍了起来。

一旁的阿军几人手里摔着几面小旗,掩映在看台旗海中。

一场精彩的比赛即将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