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日本足球博物馆

从鹿岛鹿角俱乐部出来,众人受到了深刻的再教育。不顾一天的疲惫,纷纷在车上讨论了起来。

“鹿岛俱乐部无论是从内部管理、青训、球迷管理、赛场管理都是处于领先的地位,我们与之相比,虽然也有一些优势的地方,但是总体还是差距太大了。”岳孖说,一旁的青训副总邵逸夫点了点头。

“其他地方努力赶超一下,可能可以花比较少的时间追赶上,但是在青训这个问题上,估计没个十年八年很难赶上。”邵逸夫说。

“青训的问题,不仅仅是我们一家的问题,应该是整个中国足球的问题,当然,从我们自己的角度,我们也需要做好青训。”

“首先是要从顶层来设计,确定俱乐部的总体青训规划、青训体系、青训风格,再去细化每一年的工作,这还不是靠拍脑袋就可以的,必须要详细调研,并且结合自身情况,保持长期的投入才可能见到效果。”邵逸夫说。

“确实如此。”岳孖说到。

坐在后排的球迷代表相互之间也讨论了起来。

“他们的看球视角太好了,球迷会都站在球门后看台,形成统一的声浪。”蓝军的阿军说到。

“虽然我们也是专业足球场,但是看台纵深不够,没办法形成压迫感。”蓝军球迷会会长老金说。

“你看他们墙上贴的那些比赛现场的照片,鹿岛的球迷无论是助威旗帜装备,还是现场的TIFO,在质量和数量上都远远超过我们,这才是我们应该追赶的地方。”狂风的黑子说。

“之前我们这些装备一直因为安保原因被限制,最近才开始放开;TIFO的话,需要所有球迷的配合,靠哪一家肯定不行。”狂风会长张鑫说。

“我们的看台也应该像他们一样,刷上俱乐部的名称和LOGO,这样才有自己的特色。”一旁的蓝翼会长峰峰说。

“说实话,在这些硬件条件努力一把还是很容易赶上的,最难的,其实还是现场助威的效果以及参与度,我们看台上的球迷参与度不够高,别看每场比赛看台上站的满满当当,但是参与助威的还是少数,做不到全看台都参与。”蓝调会长秃子说的是事实。

可以说,这是所有东方队球迷会共同的问题。看台上,总有一部分人,哪怕是球迷会的球迷,也有很多在助威的时候,不伸手、不张嘴,哪怕周边又唱又跳的声响再大,他们也还是稳如泰山、无动于衷。另外就是战斗持续力不行,做不到像鹿岛球迷那样全场不停、一首助威歌唱歌10分钟不歇。

“各位,这次来鹿岛鹿角俱乐部,你们应该也看到差距了吧?”岳孖回过头问道后排的球迷代表。

大家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追赶吧,俱乐部也会全力支持你们的工作的,”岳孖说:“明天我们会去日本足球博物馆参观,后天去蒲河红宝石俱乐部参观并观看一场比赛,听说你们都很期待这一场。今天回去之后,大家就好好休息,如果想出去逛的,提前跟我们导游说一下。”

“好的。”

一天马不停蹄的行程很辛苦,但是每一个人都非常的充实,收获满满。

比较幸运的是,考察团来的日子,日本的天气都非常的不错,天空无云,空气清新。日本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干净,无论是周围的建筑、道路还是汽车,都干干净净看不到一丝的尘土。

只是住宿的酒店房间,略显狭小,好在还比较干净,一行人晚上算是睡的不错。

第二天的行程,便是参观日本足球博物馆。

足球博物馆位于东京文京区。上午,大巴将众人载到博物馆外。

众人准备了相机、手机充满了点,跟着导游走进了博物馆。

进到博物馆,一位和蔼可亲面带笑容的小姐姐——女讲解员迎了上来,导游与讲解员沟通了几句,讲解员点了点头,对着考察团说了几句。

“讲解员听说各位是来自中国的足球俱乐部考察团,她表示对你们的热烈欢迎,今天就由她来带着大家参观博物馆。”导游说到。

众人边跟随着他走进博物馆内。

“馆内共有数万件藏品,包括历史、球衣、奖杯、足球、明信片、视频影像、比赛资料等等,在特殊时期会更换展出内容,”讲解员边走边说到:“早的一件展品诞生于1919年。”

众人跟随讲解员走进一间大厅内。“这是日本足球历史馆。”讲解员说。

眼前眼花缭乱的日本足球历史资料墙,带着大家进入了日本足球的时光隧道。

在一个播放区内,参观团停了下来。

“这里是3D播放区,最大可容纳50人左右,在这里可以自选十几场经典比赛的集锦,从日本男女足国家队比赛、天皇杯,再到欧冠决赛和世界杯决赛等等。”讲解员介绍说。

“这旁边的小包厢是什么?”狂风的黑子问。大家注意到,在播放区一侧,有一个只有三个座位的小包厢。

“哦,这个是观看世界杯日本队亚洲区预选赛的撞线之战的区域。”

众人点点头,日本人做的可真细致。

讲解员继续带着大家往前走,在一个布置成类似球队更衣室样子的展厅前停了下来。这个展厅里,罗列了1998-2014年日本各级国家队的球衣和在此期间获得的一部分奖杯。

看着这些,众人不免有些自惭形秽起来,毕竟中国足球,除了女足,男足几乎没有在亚洲取得过什么好的成绩。

再接下来,是青训区,这里有各种日本足球青训的资料、视频、照片。

“我们日本足球青训,除了依靠俱乐部对于青训的重视和投入外,还有一个重要的青训来源,就是日本的校园足球,在日本青训体系中,分为俱乐部梯队和校园足球部,校园足球是俱乐部梯队的重要补充。”讲解员说到。

没想到,一个足球博物馆的解说员对于足球和青训也这么了解,大家不禁叹服起来。

“从1917年开始,日本就开始举办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发展到现在,日本校园足球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校园赛事:高元宫杯U-18足球联赛、全国高等学校综合体育大会足球赛、全国高等学校足球锦标赛等。”

就在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时,一旁走过来一位头发有些发白,看着年数有五六十岁的男子,一身西装,脖子上挂在牌子。

“这是我们博物馆副馆长野村先生,他原来也是在日本足协担任要职多年。”讲解员向大家介绍到。

“哦,野村副馆长,您好!”岳孖和邵逸夫伸过手去握手。

“我也是刚刚不久得知有中国的东方俱乐部考察团来我们博物馆考察,有失远迎。东方俱乐部也是亚洲知名的俱乐部,欢迎你们的到来。”导游将野村先生的话翻译出来。

“谢谢!您是博物馆副馆长,又在足协工作过,那一定对日本足球很了解了。”岳孖说。

“你们参观到哪里了?”野村问道。

“正在介绍日本的青训。”一旁的讲解员小姐姐说。

“你们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代为效劳。”野村说到。

“您能介绍一下日本校园足球是如何开展的吗?”邵逸夫问道。

“好的,我们校园足球培养的目的不纯粹是为了培养职业球员,因为职业足球道路很辛苦,能够走上职业道路的,只是金字塔上的一小部分,因此,我们校园足球的重点是兴趣开发和大众化培养,就是说,要让孩子发自内心的喜欢上足球,大众化培养就是扩大足球的覆盖面,让更多的孩子接触足球。”野村说到。

“我们校园足球淘汰率非常高,所以也非常重视文化课的教学;拥有校园足球这个广大的基数,出现一些优秀球员也是理所当然。”

“校园足球的教练是怎么安排的?”岳孖问。

“我们对校园足球队教练有了明确标准要求,比如高中教练最低也要达到C级教练标准,高中足球的训练量对饮食和作息习惯也有很严格的管控。”野村说到。

“自从1993年J联赛诞生之日起,日本足协开始自上而下大力扶植校园足球、青训工作,必须拥有U12、U15、U18三个年龄段的梯队成为了J联赛参赛俱乐部的准入条件。以学校为单位、以地区为单位让更多的孩子接触到了足球,以日本第93届高中联赛为例,共有4200支球队参加,决赛吸引了5万名现场观众。”一旁的讲解员小姐姐补充道。

众人不住地赞叹,日本校园足球竟然有这么大的规模。

“另外,我们也会要求俱乐部对校园足球形成支持,”野村说:“足协还严格敦促各职业俱乐部利用假期为各个学校举办专业指导课程,让业余的校园足球得到专业化的熏陶,有免费的,也有收费的,费用很少很少;日本足球的人口大幅攀升,如今已经超过了500万,职业教练人数也超过了6万人。”

“日本校园足球对于球员的培养真的非常专业,也很值得我们借鉴、学习。”

通过讲解,大家也听到了日本校园足球为日本足球贡献了中田英寿、川口能活、小野伸二、中山雅史等球星。

一次日本足球历史的回顾,让考察团再次从内心中得到了震撼。

“感谢野村先生的介绍,让我们受益不浅,我们也会把日本足球的先进理念和实践经验,借鉴、消化,为我们自己的足球发展提供宝贵的经验。”邵逸夫对着野村说到。

“不用谢,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野村笑着回应道。

一行人继续在博物馆参观着,作为过客,所受到的教育非常至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