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来自对手的邀约

ONEBLUE成员没有能去的成日本考察,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也并不算什么。

正好乘着联赛间歇期,把日子重归生活。雷鸣加班加成了狗;凤雏的老婆吵了大半年出国旅游,埋怨自己只顾着休息日看球,这次干脆跟公司请了个年假,陪着老婆去了趟巴厘岛;风子最近在自考本科,也是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

老猫白天忙着加班,晚上还要学习准备考研究生。其他几个人都各自顾着自己的工作。

生活工作很忙碌,很充实;生活也不止有足球。

这段时间,大家都没怎么想足球的事情,对于考察团的日本之行,就更不关心了,虽然从其他球迷会也得知了一些考察团大致的行动。

不少人甚至戏言这说不准是考察团还是旅游团。

管他呢,爱是谁是谁。

“你是ONEBLUE的人吗?”一天,老猫打开微博看新闻的时候,私信突然跳出一条消息。

老猫自己的微博平时经常会转发ONEBLUE官方微博和东方俱乐部官方微博发的消息,对于这条私信,老猫觉得有些奇怪。

“是的,你是谁?”老猫回复了他。他其实早就通过链接访问了对方的微博主页,从他发的内容看,应该是西湖人队的球迷。

很奇怪,两家俱乐部关系一般,球迷关系就更差,还曾经闹过赛场外互殴的事件。这人是谁?找我干嘛?

老猫回复之后,不多时,对方回了消息过来:“你好,我是西湖人队绿魔球迷小组的,叫我小A。”

“小A?”老猫其实有所耳闻。

在中国足球球迷圈子里,说大很大,毕竟涉及几十家俱乐部几十万球迷;但是说小也小,因为拥有一定实力、一定知名度的球迷会或球迷小组并不多。而这些小组的领头人,多有传言,当然也不乏一些小八卦。

绿魔的小A也层听说过,有些耳熟。

“你好,有什么事情吗?”虽然两队球迷互相不对付,但毕竟现在不是比赛期间,没必要剑拔弩张地把戾气带到生活中来。老猫还是很客气地问道。

“你们的东西我一直在关注,确实很不错,有值得让人学习的地方。”对方回复到。

哟,这么客气,老猫心想。

“呵呵,还好吧,你们也不错。”老猫礼貌性地回复说。

“方不方便见面和你们聊一聊?可以在你们那儿。”对方说。

这么直接,为什么要见面聊?老猫觉得有些奇怪:“有这个必要吗?”老猫也很直接。

“呵呵,我真好在你们那儿出差,也想和你们探讨探讨球迷组织发展的一些事情。”对方讲明来意。

老猫见不可躲,便说道:“行啊,看你方便了。”

于是,双方约定好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老猫内心还是有些打鼓,不确定这次邀约是为何意。他打通雷鸣的电话问道:“雷鸣,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雷鸣这几天正被一个方案整的焦头烂额,绞尽脑汁地敲击着键盘。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雷鸣问道。

“一起去见一个人。”老猫说。

“谁?帮我介绍的漂亮妹子吗?”雷鸣一边敲击着键盘一边说。

“哼,想得美你,你还是想想怎么吃你们公司的窝边草吧。”老猫说。

“哎~~窝边草都没得吃哦~~”雷鸣谈起到:“说吧,是和谁见面。”

“绿魔的人。”老猫回复说。

“谁?绿魔?”雷鸣停下打字,很惊讶地问道:“见他们干什么?打架吗?就我俩也不够啊!”

“想多了,是他们的人主动约的。”老猫把今天的事情和雷鸣讲述了一遍。

“嘿,还真是新鲜事哈,他们还会来找我们,行啊,明天什么时候,我来,我倒要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雷鸣突然对明天的见面兴趣大增。

“就这么说定了。”说完,老猫挂了电话。

雷鸣挂断电话,工作的劲头忽然大了起来,好好把今天的活儿干完,明天去见见人。

在衡山路上,有一个小的港式茶餐厅。餐厅开在一个老式建筑里,四周长满了梧桐树,郁郁葱葱把整个餐厅都罩拢在树枝下。餐厅内昏黄的灯光,制造出一种暖暖的舒适感。

这家餐厅就在老猫公司不远处。有时候工作累了,老猫不想回家吃饭,就会选择在这里吃完晚饭再回去。

这次,他把见面的地点也安排在了这儿。老猫选择了一个靠窗的四人座。

“雷鸣,在这儿!”见到雷鸣推门而入,老猫招手道。

“人来了吗?”雷鸣选择在老猫对面坐下。

“还没呢,先自己点点吃的吧,我已经点了。”老猫说。

“行,我饿死了,为了赶今天这个场子,我中午都没来得及顾上吃饭把方案在下班前弄完。”雷鸣说。

“行,这家有烤羊鞭,点点补补肾。”老猫笑着说。

“骗谁呢,这是港式茶餐厅,哪儿来的羊鞭。”雷鸣给了一个白眼。

这时,老猫的手机响了:“你好,你已经到了吗?”是绿魔的联系人打来的。

“我刚进门口,你在哪里?”对方问。

老猫抬眼望门口处望到,看见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小伙,短寸头,穿着休闲衣裤,打着电话正四处张望着。

“你往你的左右边看看。”老猫起身向他招手。

年轻人也看到他了,径直往这边走来。

年轻人坐在雷鸣的身旁,伸出了手:“你好,我是跟你联系的绿魔的小A。”他与老猫和雷鸣分别握手。

“你好,我是ONEBLUE的老猫,这是我们小组的雷鸣。”

“先点点吃的吧。”一旁的雷鸣说,把菜单给小A递过去。

“好的,谢谢。”小A接过菜单翻了翻:“我点一份海鲜炒饭吧。”

“好,服务员点餐,一份海鲜炒饭,一份芝士牛排、一份夜市套餐,谢谢。”老猫熟练地和服务员点餐。

“谢谢你们愿意出来见面。”小A说。

“没什么,见见面、聊聊天嘛。”老猫说。

“你们从成立到现在,其实我一直有关注,虽然我们不属于同一阵营,但是我觉得优秀的球迷文化值得关注,尤其是在国内这种贫瘠的足球文化下面,更是不容易。”

“谢谢你的关注。”老猫说:“我们其实也还是在发展阶段,也在不停的摸索中。”

“你们的官网,我一直有看,我对上面很多文章,尤其是关于球迷文化的文章很感兴趣,有些观点我个人也很认同。”小A说。

“喏,你旁边的这位就是我们小组的专职写手,这些文章基本上就是出自他之手,当然,也是我们小组共同的理念。”老猫说。

“你说的球迷文化的文章,主要是我们小组的建立宗旨和发展理念吧。”雷鸣问道。

“对,是的。虽然你们从来不标榜自己是ULTRAS组织,但是我觉得你们所做的,与它无异。”小A说。

“说实话啊,我觉得国内的ULTRAS还出于野蛮生长阶段,其实我感觉大家对于什么是一个合格的ULTRAS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或者统一的观点,把这个标签贴上去,合不合适?而且,我感觉很多组织都满足于表面的做多少旗帜,满足于把自己打扮的很ULTRAS,仿佛那也很酷;说句不好听的,这完全有悖于ULTRAS的初衷。”说起这个,雷鸣又有一肚子话要说。

“呵呵,你这话我很认同,本身这个外来的词汇引进来之后,就被各种解读,每个人、每个组织都有自己的想法,都会按照自己的解读去利用ULTRAS,发展到后面,感觉偏离了主干道了。”小A认同的说。

“你认为你们绿魔或者绿巨人是ULTRAS吗?”老猫问到。

“我们绿魔小组不是,绿巨人球迷会就更不是了,你们不是一直嘲笑我们是合唱团嘛。”小A自嘲道。

“哈哈。”老猫和雷鸣都笑了起来。

绿巨人球迷团体的发展近些年来非常迅速,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由于整个西湖人队只有绿巨人一个球迷会,因此在现场看台比较容易形成合力,在声势上更加统一。但是,绿巨人也有另外的问题,就是助威歌曲显得力量不足,而且绿巨人在现场助威时,虽然助威歌的持续时间长,但是助威的力量型不足,导致会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而且不太懂得根据场上的形式变通采用不同的助威歌曲,因此常常在网络上被人取笑是“看台合唱团。”

“讲道理,其实你们的现场还是很不错的,有时候也挺羡慕你们能够在看台上统一助威的,不像我们分成几个球迷会,有时候在现场助威会相互打架、互相影响。”老猫说的也很实在。

“我到挺羡慕你们有几个球迷会的,这样反而会产生竞争、互相促进,一家独大或者说仅此一家球迷会,也未必是好事。”小A说。

“还没说你这次来找我们是为了什么呢。”雷鸣忽然想起来问道。

“其实吧,没有特别的目的,我来找你们,也犹豫过很久,”小A搓了搓手,往后背靠着座椅说:“其实就是感觉在国内,球迷小组的发展太艰难了,内部的思想局限、外部的限制,各家发展的都不太好,你们算是其中不错的了,其实就是想找一些有类似理念的人一起聊聊天吧,再加上两地又非常近,也没有说想怎样。”

听罢,老猫和雷鸣就没有再追问了。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三人边吃边继续聊了开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