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为什么要离任?

“你为什么要选择不做球迷会的会长?”小A问到。

在之前的沟通会上,最大的消息不是俱乐部要如何接手球迷会,如何改组球迷会,而是绿巨人球迷会会长巴蒂宣布即将离任,不再到任会长一职,虽然他还将继续留在看台。

他的宣布离任,就给众人的惊讶远大于球迷会划归俱乐部。他是球迷会的元老,是真正的主心骨。

小A也想知道答案。

在与俱乐部的沟通会结束之后,小A与巴蒂一同返回。在走向地铁站的路上,再次聊了起来。

“球迷会划到俱乐部管理,为什么你要辞职呐,你要知道,球迷会真正的灵魂只有一个,其实就是你啊!”小A说到。

“其实,这才是我最担心的。”巴蒂默默的说到。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小A不解的问道。

“我问你,我们球迷会成立的初衷和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巴蒂问到。

“为了支持球队,为了追随球队啊,为了西湖人队啊。”小A说。

“没错,为了球队,也就是说,球队才是我们球迷会得以存在的唯一原因,但是——”巴蒂顿了顿,继续说到:“现在,我感觉有一个很不好的趋势,就是很多人把球迷会的存在,维系在我一个人的身上,甚至有超越球队的存在。”

巴蒂这样说,让小A一时有些错愕。

他仔细品味着巴蒂这句话:球迷会的存在,维系于巴蒂一人。

似乎确实如此。

巴蒂作为球迷会元老、球迷会会长、球迷会的精神领袖,很多人都感受到他的人格魅力,也有很多人在追随着他个人。某种程度上,大家都把他当做是球迷会的化身,巴蒂即球迷会。球迷会即巴蒂,大家在心里都默认了这一关系的存在。

“这其实是错误的。”巴蒂继续说。

“我个人并非是要甩开担子,并不是不愿意继续承担责任,而且我担心这种趋势继续下去,对于球迷会的发展将是致命的,那是因为,球队可以永恒、球迷会可以永恒、但是我不能永恒,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巴蒂向着小A说道。

小A突然明白了巴蒂的用意,他这是在为球迷会的未来考虑,球迷会的发展不能维系在他一人身上。

如果现在没有了他,球迷会会怎么样?谁都不敢想。

“那你可以不用选择放弃会长职务,可以选派其他人接手嘛。”小A说。

“我一直在思考,为球迷会的前途着想,我想,回归俱乐部可能是最好的方式,所以你要理解我!”巴蒂说。

小A默然了。

他先前非常反对俱乐部将球迷会收归正式序列,对于球迷会来说,本就不该和俱乐部为伍,双方既可以为球队的成绩和发展一同努力,同时又应该是独立的个体,球迷会不应该被资本绑架,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独立性,在俱乐部出现问题的时候,球迷会可以施压。

但是,巴蒂考虑的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这一点,是小A没有想到的。

他现在能理解巴蒂的初衷了,但是还是不愿意球迷会归属到俱乐部管理序列中。

“你这样,不就是牺牲自己了吗?”小A说。

“谈不上牺牲,我在球迷会做了这么多年,自问是问心无愧,但是随着年纪的增大,家庭、工作压力的增大,我可能需要把更多精力放在家庭;在球迷会的精力投入上,也大不如以前,球迷会要发展,需要新的领导人,新的方向。”巴蒂说的很诚恳。

两人走进地铁站,刷卡进了月台。两人坐的是同一趟地铁,只是正好反方向。此时,列车都还没有来,两人在月台上继续边聊边等。

小A点了点头,他能理解巴蒂。

“还有件事情,就是希望你再次考虑一下你们绿魔小组的问题。”巴蒂说。

“我们小组怎么了?”小A问道。

“我希望你们回归现场部,不要再另外搞什么小组了。”巴蒂说的很直白。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小A不爽的说到:“成立小组不也是为了球迷会现场越来越好吗?为什么就是不能被接受呐?我们又没有做任何损害球队球迷会的利益的事情啊!”说起这个,小A内心又是一股气。

“你们要做现场,完全可以在现场部里一起出谋划策,完全没有必要再搞一个组织,而且,在俱乐部把球迷会收回之后,对于球迷会内部肯定会再做重组的。与其那个时候被动的调整,还不如现在就主动放弃。”巴蒂还是继续做着小A的工作。

在这个问题上,小A始终是不服气的,这个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很讨厌巴蒂此时的大家长的风格。

小A不想再跟巴蒂争论了。“再说吧!”小A回应到。

伴随着有节奏的轰鸣声,列车进站了,两人相互招了招手,向不同的列车车厢走去,各自回了家去。

“后面我们该怎么办?”SKY发来微信消息问小A。

“不知道啊,今天走的时候跟巴蒂又聊了聊,他的想法还是建议我们结束绿魔小组,回归现场部。”小A回复说。

“一定要解散吗?俱乐部是不是也是这个意思?”SKY追问到。

“俱乐部具体什么意思,因为现在还没有正式接手,所以还没有确定,不过听巴蒂的意思,俱乐部肯定会对球迷会进行整改,你想,连巴蒂这个会长都要换人了。”小A说。

“说起这个,巴蒂是不是俱乐部要求换人的?”SKY对于今天巴蒂突然宣布要卸任球迷会会长一职,同样诧异不已。

“更多的因素,可能还是巴蒂个人的原因;当然,我感觉就算巴蒂不下,俱乐部也有可能会对球迷会会长进行调整的。”小A告诉SKY。

“哎,突然觉得球迷会的未来好虚无缥缈啊,现在主要是看俱乐部怎么定位我们这个战斗小组的存在。”SKY说。

“等着到时候再看吧,到时候再做打算。”小A内心也没有想法,走一步看一步了。

对于绿魔小组,ONEBLUE的老猫和雷鸣多少有一些了解,知道属于绿巨人球迷会,但是不知道绿魔的小A会来找他们,更不知道绿魔小组现在会碰到面临要求被强制解散的问题。

对于ONEBLUE来说,并不关心绿魔小组怎么样,关心的只是自己会怎么样。

虽然没有去成日本,但是ONEBLUE也没有闲着,他们正在策划另一件大事。

老猫、雷鸣、凤雏、风子四人聚在一家重庆鸡公煲店里,吃着火锅,却没有闲聊。

“听说了嘛,他们这次去了鹿岛和蒲河的主场了,特别是去看了蒲河的现场比赛。”凤雏说。

“还不错,起码不是旅游团,至少真的去考察了点东西。”风子说到。

“可别让他们听到,不然以为我们又在酸他们了。”雷鸣打趣的说。

“呵呵,看他们会带着什么好经验回来,如果只看看,写点心得,那是没有什么用的,跟旅行团也没差。”凤雏接茬说。

“别去找他们了,我们还是自己做自己的,做一些属于自己的现场,比出去参观一百次都有用。”老猫说着:“我提个议,你们一起讨论讨论,看可不可行。”

“什么?”众人看着老猫说。

“我想在下一个主场组织一次现场的TIFO。”老猫说。

“TIFO?好啊,早就想弄了,一直没有机会呢。”风子首先跳出来兴奋的回应道。

“对啊,这是很好的现场方式,国外那些魔鬼主场,哪个不搞TIFO的,我们现场好像从没弄过呢。”雷鸣在网上看过诸多国外的球迷看台现场TIFO秀,每次看的都羡慕不已,一直想象着能在东方队的主场搞一次TIFO秀。

“没意见,立马搞起!”凤雏也兴奋的说。

老猫吃着火锅继续说:“我是这么考虑的,因为TIFO涉及到的看台更多,需要有足够的现场组织能力才能,之前我们都没有经验,我想这次的TIFO就在蓝军球迷会组织,规模不是很大,但是现场可控,组织起来也容易。”

“老金会同意吗?”雷鸣问。

“这个他还会不同意吗?是为现场做事情呢。”风子说。

“这个我会跟老金说的,我估计没什么问题。”老猫说。

“如果老金没问题,那现在的问题就是搞什么样的TIFO,”雷鸣说:“国外的TIFO有很多种,比如可以覆盖整个看台的巨幅,巨幅有些是手绘的,有些是印刷的;有用各种颜色的牌子组成图案;有用小旗帜组成图案的等等。”

“如果是下一场比赛搞TIFO的话,时间太短了,搞手绘的巨幅肯定来不及了,而且成本应该不菲;我觉得还是用牌子组成图案吧,这个相对容易,提前在网上买好牌子,设计一些简单的拼图,不用搞的太复杂了,到时候可以很容易让现场看台的球迷参与进来。”凤雏建议说。

“我们是不是有一面十字旗啊?”风子问。

“对啊,有一面蓝色的底、白色十字的手旗,怎么了?”凤雏说。

“我们就拼这个图案的TIFO,你们觉得怎么样?”风子问道。

“诶,这倒是不错的主意,拼十字是最简单的,而且十字也是代表着征战、战斗的意思,寓意也很不错。”雷鸣说。

“我也觉得好。”其他几个人说。

“那我们就按照这个来准备吧,接下来,我们分分工。”老猫说。

火锅噌噌的冒着热气,气氛越来越火热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