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变革前夜

东方足球俱乐部的球迷管理工作,将迎来新的变革,而这次变革将与世界先进的球迷文化接轨。

在这一变革下,俱乐部、球迷成为变革的主力军,而双方所承担的角色又有所不同,既保持相互独立,又彼此配合、相互支持。

在这变革的前夜,东方俱乐部与东方球迷会正在召开之后的具体工作。

会议在东方俱乐部办公会议室举行。

此时,会场内正热烈的讨论着。

各大球迷会会长、骨干以及俱乐部代表岳孖都悉数到场。

有人在回顾这日本之行所见所得,有人在讨论着现场如何提高,有人在畅想着接下来的工作。

“各位,这样吧,为了让讨论更有针对性、更有效率,我提个议:今天的讨论主要围绕几个议题。”岳孖看着现场激情热烈的讨论场面说到。

岳孖所说的讨论议题主要是以下几个:

一是围绕俱乐部和球迷会的关系进行讨论;

二是如何快速提升现场助威效力以及所需要的支持;

三如何统合各大球迷会的力量。

“我们现就第一个问题进行讨论吧,就是俱乐部和球迷会之间的关系,先说说你们的看法。”岳孖起头到。

“我认为,俱乐部和球迷会之间,应该是平等的关系,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但是在管理体系上,并不相互从属。”狂风的张鑫说到。

“对,俱乐部负责球队的建设和运营,球迷会追随球队,球迷会并不归属俱乐部,当然,在某种程度上,球迷会可以接受俱乐部的管理、支持,球迷会也会配合俱乐部的工作,但是并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彼此还是独立的。”老猫也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是的,某种程度上,球迷会接受俱乐部的监督,反过来说,球迷会也可以对俱乐部的行为进行批评。”

“对,我们同意。”在这个问题上,众球迷会的意见出奇的一致。

听了大家在这个议题上的意见,岳孖也点了点头,“我也同意大家的意见,俱乐部也是这个意思。”

在这个问题上,早在出国考察之前,俱乐部总经理李俊就与岳孖有过交流,他们一致的看法是:球迷会和俱乐部需要保持相互的独立性,同时,又相互监督、相互配合,一同将整个球队的事业抬升上去。

“俱乐部和球迷会之间彼此独立,当然,球迷会在看台现场、安保管理、观赛文明、球票售卖等方面还需要接受俱乐部一定程度上的管理,而俱乐部同样不会插手球迷会自身的人事任免、看台助威,甚至包括对俱乐部的监督批评,彼此之间不是上下级的从属关系。”岳孖具体阐述的说到。

在这个问题上,俱乐部与球迷会很快达成共识。

第二个议题是如何快速提升现场助威效果。这一次的日本之行大家获益匪浅,受到了很多启发。

“关于如何提升看台效果,这次去日本大家也都看到了日本球迷在这方面的实践,比我们好太多了,我们可以直接借鉴,比如说,对看台的横幅进行丰富,把能够挂满的看台都用横幅挂上;另外,可以多搞一些拼图、TIFO,当然,在这一方面,俱乐部也需要给予球迷会更多的支持。”蓝军的老金说到,但是他没有提及昨天与老猫讨论的事项,下一场比赛的TIFO他没有说,想留到比赛时,给众人一个惊喜。

“这个我同意,希望俱乐部继续与安保部门进行沟通,对现场的助威工具不再做限制,当然,在内容上我们可以接受检查或者在安保要求内进行限制,绝对不会出现违法的内容横幅。”蓝调的秃子说。

“安保的问题我们会去再做深入沟通,在保证球场安全的情况下,让大家能够把自己更多的想法和创意,展现在看台上。”岳孖回应道。

“在这个问题上,我还有一个建议,希望俱乐部能够采纳。”狂风的张鑫说。

“你说说看。”岳孖示意到。

“我想大家都知道,东方队的球票是国内最贵的之一,相对来说,球迷会的套票是比较便宜的,很多人会冲着便宜进入球迷会,另一方面,很多散客球迷也想进入到球迷会中,但是因为俱乐部给予的看台和套票数量有限,每年都有很多人想进而进不了球迷会,这不利于球迷会的进一步扩大,以及吸引有战斗力的球迷进来,”张鑫说:“所以我想请俱乐部能够协调一下,给球迷会放出更多的套票,让球迷会能够进一步的扩大规模。”

“是啊,我们的球迷现在是想进球迷会而进不了,每年套票一下来就被秒杀了,很多人只能等着有人退出球迷会才能递补进来。”一旁的秃子接着说到。

“这个事情,我们也考虑过。一方面涉及到球票代理商的经济利益,毕竟球迷会套票多一点,散票就会少一点,意味着球票代理商的收入就会少一点;另一方面还涉及的看台规模、安保要求等等问题,这些问题需要通盘考虑,这个我记下了,之后在经过俱乐部内部商讨之后,会给大家一个答复。”

其实,这里面还有一个不可明说的问题——球迷会的经济利益问题。

实际上,俱乐部和球票代理机构给予球迷会的价格与票面价格之间是有差价的,这部分差价是俱乐部作为支持给予球迷会的,是考虑到球迷会在运作过程中会产生一定的成本,比如买助威鼓、制作横幅、大旗、手旗等等,这些对于球迷会来说,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球迷会毕竟只是一个松散的社会组织,完全没有经济来源的。虽然有些球迷会会向会员收取几十块的会员费,但是面对大额的成本支持,往往也是杯水车薪。因此,大多数时候,都是靠球迷自发的募捐来承担的。

考虑到这一点,俱乐部先前便与球票代理商商讨过,给予球迷会的套票,以返现的方式,给予球迷会一定的差距,算是支持球迷会日常运营所用。

虽然如此,俱乐部对于这笔给予球迷会的费用并不做实际的监督,因而也不乏“球迷会领导侵吞费用”之类的流传。

会上大家心知肚明,但都没有去挑明这个问题。

接下来,是第三个议题:如何统合各大球迷会的力量。

这个问题,其实是一个老大难问题。

目前的现状是,几大球迷会都是相互独立的,而且成立的年限都不短,又分别在不同的看台。有在北看台、有在南看台、有在中看台、有在上层看台、有在下层看台,这种现状持续的时间并不短。

更为重要的是,球迷会之间实质上是存在竞争的,甚至有些小小的矛盾,虽然规模有大有小,但是很难说服彼此谁接受谁的领导。

整合球迷会,一直在意向之中,但是却没有任何动作来推动这件事。

关于这个议题,球迷会代表一时间都沉默了没有发表意见。

看着大家都不说,岳孖说:“这个事情我想大家都明白其中的难题,我觉得可以从易到难,从可操作性强的方面着手改进。”

又是一阵沉默。

张鑫看了看左右,打破了沉寂说到:“我先提个议,现在各家球迷会都有自己的助威歌,我觉得可以在这方面做统一,我们把所有的助威歌进行整合、分类、归并,把大家传唱度高的助威歌保留下来,把一些传唱度不高的歌曲去掉,各家球迷会都唱统一的助威歌。”

“这是个好办法。”

其实,各家球迷会之间是有一些共唱的助威歌,但是每家还会各自出台一些自己个性化的助威歌,因而,在现场助威时,常常会出现你唱这歌、我唱那歌的情况。

“这个提议好。”其他球迷会的代表随声附和到。

这是大家最没用冲突的提议。各家每年出的那么多助威歌曲,其实大多数最后都消失了,在球场传唱度高的,确实是一些所有球迷会都唱的歌曲,如果再进一步统一,那么不但可以让球迷会统一助威歌,还可以让更多的没能加入到球迷会的散客球迷,也能够熟悉、甚至参与到助威歌的高唱中来。

这个建议很快被大家所采纳。

“还有没有其他好的建议?”岳孖问道。

依然是没有回应。看来这个问题确实难道了众球迷会。毕竟既要实现各大球迷会力量的整合,但是各家彼此都不愿意失去独立性,更不愿意谁被谁统合。

看着大家没有吱声,老猫清了清嗓子说:“我有个提议,供大家参考,现在几家球迷会的看台坐的比较零散、分散,不利于助威的统一性,你们都去过日本,都知道,日本助威团球迷看台都是统一在一起的,我们目前统一在一起的可能性不大,毕竟没有那么大的看台容纳所有球迷会,因此呢,我想根据现在的球迷会规模,将看台统一到两个看台,也就是都整合到南北看台。”

对于老猫的这个意见,大家确实有些惊异。在不改变各家球迷会的独立性的情况下,调整看台确实不失为一个折中的方案。

目前,狂风球门后的北看台,蓝军在球门后的南看台,也是目前东方队最大的两个球迷会;而蓝翼、蓝调在中看台上下层,相对规模都不大,将两个球迷会调整到南北看台,看台容量够,相对幅度也小,而且与利于壮大南北看台。

大家看了看蓝翼、蓝调的会长峰峰和秃子,对于这个提议,狂风、蓝军的阻力比较小,毕竟两家现有的规模也都没办法填满南北看台。

岳孖也看着两人:“这个提议不错,当然,重要的还是蓝调、蓝翼两家的意见,肯定还是要尊重你们的想法的。”

“这个意见我觉得可行,当然,可能还要和会员进行沟通,毕竟球迷们都是花了比南北看台更多的钱买了套票进来的,而且很多人更愿意在中间位置看球。”峰峰说。

“恩,我也要回去和会员说一下,还是要尊重他们的意见,当然,我个人也觉得这个意见不错。”秃子也附和道。

“这是当然,可以不用今天做觉得,回去你们内部商量一下。”

难得的共识,众人继续讨论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