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一波三折

比赛日,阳光明媚,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好的天气了,这是个属于看球的好日子。

下午两点不到,雷鸣就早早来到球场。每次有重要的比赛,他都会提前到球场,这次也不例外。身上背着装备包,手上提着一个塑料袋,里面是700多份球迷告知书。

此时的球场外,还非常的安静,看不到几个身着蓝色球衣的东方队球迷。再过几个小时,就会是另一方景象。

在球场外,不是有外国人拿着相机拍摄着球场,或许他们也是慕名而来呢。

已经有勤劳的黄牛在路边兜售和收购球票了。虽然东方队有同城的对手,但是黄牛们都说,只有在东方队的主场兜售球票才能挣到钱。黄牛是最懂得市场商机的一群人。

最近几年,东方队整体成绩一般,但是每场比赛,来的人都不少,票价也都还不便宜。

老猫发来了消息,他在球场外的快餐店里,让雷鸣过去碰头。雷鸣收拾好东西前往快餐店。

路上正好遇上从地铁口出来的海布里,两人一同前往快餐店。

一进门,便发现老猫已经坐在一角,正大口朵颐着,身边坐着凤雏。

“你们都来了,都这么早呢。”雷鸣说。

“早来比晚来好嘛,现在就剩下风子和非洲了,他俩去取色板去了,他们上午去的,按理说也该回来了。”凤雏说到。

“先等等吧,不着急,时间还早。”老猫吞咽着说到:“你们不吃点?”

“这个点才吃,我们都吃过了。”

“我是刚才派出所回来,开完俱乐部和派出所的安保会议,这次俱乐部也专门和负责安保的派出所沟通了,允许我们搞看台TIFO,当然,也要我们承诺必须遵守现场秩序,不能影响安全。”老猫说着。

“不容易啊,没有被否定,不然我们的准备就全部白费了。”海布里说。

“一开始他们那个大队长死活不同意的,不想出事担责任,毕竟在此之前,谁都没有弄过,而且本赛季才解套放开部分横幅旗帜的,他们不想让我们步子迈的那么大。”老猫说。

“那还好最后还是同意了。”雷鸣说。

“那可不仅仅是费了很多口舌的问题;这次是岳孖亲自带队去沟通的,另外,为了保证这次TIFO能够顺利完成,不能出任何的事故,我可是签字画押了啊,专门在保证书上写了字,一旦出了事情,我可能就要进去了,而且俱乐部可能还要承担连带责任。”老猫吞咽完最后一口,拿餐巾纸摸了摸嘴说到。

“我去,这么严重。”雷鸣不禁感叹到。

“对啊,毕竟是第一次搞,相比于隔壁球队的安保,我们主场的安保那确实是保守小心的多,这次没有以安全因素否定掉我们的行动,就已经算是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老猫说。

“等这次TIFO顺利成功搞下来,兄弟们给你加鸡腿!”凤雏笑着说。

“鸡腿就算了,能把这次安安稳稳搞下来就行。”老猫回应着说。

时间还早,不到下午三点,距离比赛开始还有四个多小时。几人在餐桌上继续闲聊着。

不大的快餐店里陆陆续续看是有更多的人进来就餐了,很明显,身着蓝色球衣的东方队球迷多了起来。随着时间的临近,越来越多的球迷开始到达现场了。

对于东方球迷们来说,主场比赛就是周末快乐时光的最好期待,所以,每个人都早早的就开始享受这份等待和参与的过程。

“风子怎么还没信儿,我给他打个电话。”凤雏说着,拿起手机给风子拨了过去,好一会儿,对方接了起来:“喂,我收风子,你在哪儿呢?东西拿到没有?什么时候到啊?喂——喂——你哪儿怎么那么吵啊?”

手机那边风子的周围噪杂声音很大,基本听不到对面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电话里的声音清晰了。

“喂,凤雏,我还在制作色板的工厂这边,遇到点事儿,上午来的时候,我们发现蓝色色板大概有100多张出现了色差,还比较明显,所以跟老板重新商议要重做这100多份,但是他的厂子今天有排满了,后来,我们再三跟他要求下,他找了好久,最后找了他朋友的工厂,帮忙加工制作,现在正在赶工呢,估计还得有半个多小时搞完吧。”那边的风子找了个清静的地方,把情况一五一十的讲述清楚。

“这么奇葩,我也是醉了,那你们催着工厂赶紧弄吧,又没有多少,那你们现在在哪儿?”凤雏继续问道。

“我们在陆家镇。”风子说。

“不是吧,这么远,那边坐车过来的话,少说得两个小时呢。”凤雏说。陆家镇与球场所在地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虽然换成几趟地铁能到,但是直线距离也很远。但是距离提前进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是3点半,5点半必须提前进场摆放色板,而在此之前,还必须把告知书与色板粘贴到一起;再加上他们制作和路上的时间,怎么算都不够啊。

“我们都在球场旁边的快餐店,时间来的及的话,你们来了在这里找我们。”凤雏说。

“好了,不跟你说了,我赶紧去催着工厂弄出来了。”那头的风子火急火燎地说着,随即挂断了电话。

“那你们赶紧催着他们弄出来啊,时间很紧张,你们加快......”凤雏话音未落,电话里便响起了嘟嘟嘟的声音。

凤雏把电话里的情况和大家伙儿说了一下。

“怎么这么不巧!”老猫说。

“这也太背了吧,工厂也真是不靠谱。”雷鸣也抱怨道,就差骂娘了。

“看这样子,风子他们没两个小时到不了球场,我们要提早一点做准备啊,该想一想接下来该怎么做。”凤雏说。

本来大家可以很平和、安静的度过这两个多小时,等到提前进场时,按部就班的执行TIFO作战计划,没想到半路出现了这个幺蛾子,众人只能无奈的叹了叹气。

“我看我们做好两手准备吧,如果风子他们能够按时到达当然最好;如果不能按时到达,那我们就要另作打算了,一种是他们来的晚了,那么我们还是5点半现进场,把告知书都摆放到每一个位置,明确好图案的摆放位置;同时挂好横幅,等到风子他们一到现场,就快速分发,争取在开赛前能够发完准备好,”老猫说:“当然,最差最差的情况,万一他们制作晚了或者在来的路上堵车了,赶不上开场了,那么我们就干脆取消这次的TIFO了。”

听着老猫的想法,众人都点了点头,但是没人愿意看到最后一种可能。大家心里不禁又有些紧张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几个人都在关注手机里的消息。

凤雏在QQ群里给风子发了消息,让他有最新消息,在群里告知一声。

距离提前进场是时间愈来愈临近了,周围的东方队球迷也越来越多了。

快餐店里已经基本上都坐满了东方队的球迷,有三两好友一道的,有男女朋友一起的,还有拖家带口的,也可以看到白色苍苍身着蓝色球衣的老人。开赛前的气氛很轻松,每一个人都说着、笑着、吃着。

外面来来往往的东方队球迷很快占满了整个街道,到处都是蓝色的身影。

太阳也逐渐从高处缓缓降落,原本晴空无云,慢慢也出现了一片霞云。

老猫、雷鸣、凤雏、海布里,焦急地等待着,时不时的看着群,时不时地看着门外,希望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发信息没有回,打电话没有接。

还有十几分钟就到5点半了,还没有见到人影。

“完了完了,看来只能采取第二套方案,我们先进去发告知书再说了,希望不要变成最后一种情况。”雷鸣不无担心的说。

就在这时,海布里发现不远处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诶,你们看,那那个抱着大箱子的是不是非洲?”

众人往他指的方向看去,还真是非洲。他背着包,胸前双臂抱着一个大纸箱子。

雷鸣和凤雏立即起身冲了出去,不一会儿把非洲接了进来。两人将非洲的箱子接了过来,抬了进来,放在地上。

“我擦,这箱子还是有些重啊,真亏你抱的动啊。”凤雏说。

“非洲,风子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问道。

非洲没有立即回话,只是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就灌了下去,原本帅气的中分头型,也被汗湿了,凌乱地耷拉在脑袋上。

非洲换了缓口气,说到:“我先回来了,风子随后就到。”

原来,就在凤雏给风子打完电话,风子和非洲便在工厂外商议该怎么办。

两人在现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更是担心、焦急的不得了,生怕因为色板不到位,最后造成TIFO弄不成,那两人的罪过可就大了。

本来他对制作色板老板,把板子颜色做出了色差很不满,但是时间紧迫来不及生气,便再三要求加紧时间赶制重新做,这才找到距离球场很远的陆家镇进行重新制作。

在凤雏打完电话后,风子也意识到如果干等着色板重制,加上路上时间,肯定来不及。于是,两人便商议办法,最后决定由非洲带着已经做好没问题的200块白色色板、约300块蓝色色板,以及出现色差的蓝色色板,现行赶往主场;而后风子等100个新做的色板印制好之后,再带回球场。

这样,非洲应该可以在约定时间到达球场,万一风子没赶上,再不济就用有色差的板子做拼图或许也是可以,至少可以保证TIFO能够展示出来。

两人达成共识之后,非洲便装好600个色板,抱着大箱子一路打车狂奔过来,终于赶在进场前到达球场。由于一路手抱着箱子,所以也没注意手机上的消息。

众人听完,说到:“兄弟,你辛苦了,不管怎么样,至少还是有一部分到了,TIFO能做了。”

“这样,我们按原计划行事,还有几分钟我们就可以提前进场,等一下大家一起去,我也会喊上阿军他们,同步把告知书和色板摆放到看台座位上,那100个有色差的,暂时不放空出来,万一风子时间来不及的时候,我们再放也可以。”老猫说到。

“好!”众人异口同声道。

“做准备吧!”老猫说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