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我们也想这样

这一轮比赛,球迷们关注的重点没有在比赛结果,而且网上流传的照片。

是的,东方队球迷搞的Tifo迅速在各大网站上流传。

几乎是众口一词的赞扬。

这是国内球迷首次完成这样的Tifo,也许今后,将会引领一种风潮。

比赛结束以后,雷鸣回到家里,依然在回味着比赛时的一切。从筹备到制作,从开赛前到比赛中,每一个时刻都反复的在回味。

在网上,雷鸣翻出每一张现场的照片,把每一张Tifo的照片都保存了下来。

果然,从远处看,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效果极好,视觉效果极为震撼。

蓝色的底色,加白色十字,更加鲜亮。

球场上,球员以Tifo为背景,就去一副立体的画卷。

“美极了!”ONEBLUE群在赛后的深夜,依然热闹非凡。众人都兴奋的无法入眠。

众人把自己搜集到的照片都纷纷往群里搬,成功的喜悦和外界的赞誉是最好的奖赏,连网络媒体新闻都配了大图发了新闻。

“这次规模还太小,算是小的演练,下次再搞个大的。”风子说。

“搞大的光靠我们不行哦,如果要来全场规模的TIFO,得所有球迷会甚至俱乐部来参与。”凤雏说。

“我想哪一天不会远的!”雷鸣回复到。

面对种种现场靓照,众人都无法入眠。

而在电脑前无法入睡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电脑前的炮哥。

作为红色旋风球迷会的领头人,炮哥此时也没有睡着。虽然今天西南FC队没有比赛,但是习惯晚睡的他,还是在网上搜罗着各种球迷信息。

作为西南FC队的铁杆球迷,在整个中超,除了西南FC队之外,他最关注的就是东方队了,因为他们有一群和他一样铁杆的球迷,兴趣相投。

自从上一次与ONEBLUE相聚之后,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联系了。但是炮哥依然在默默的关注着。

这一场比赛,他是在电脑视频中看的直播。当开场时,镜头给到东方球迷看台,出现的看台TIFO时,惊诧、羡慕、欢喜,多种情绪油然而生。

以他对于ONEBLUE的关注和熟悉,ONEBLUE能在看台现场弄出这样的TIFO,他一点也不奇怪。在看台的创新和实践方面,东方球迷们一直走在全国的强烈,更何况他们有规模众多的球迷群体。

炮哥在网络上也不断翻阅着各种现场照片,不同角度的照片,看着让他眼睛放着光芒。

他把照片也发到了红色旋风球迷会群里,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回复。

“赞!”

“霸气!”

看来,众人的观点是一致的,这个TIFO虽然是小型的,但是视觉震撼依然存在;更关键的是,这是国内球迷组织的TIFO,就发生在身边,而不是远在重洋之外的照片,大家更能感同身受。

“什么时候我们也能搞一个这样的TIFO!”有群员说。

“我们太难了,人太少了,搞不起来这种拼图。”另一人回复说。

确实,红色旋风球迷会规模太小了。

作为西南唯一一家顶级联赛的球队,其拥趸并不少,比赛上座率也排在前列。但是,专就球迷会人数规模来说并不多。

追随西南FC队的球迷会也有几家,但是规模都不算大,其中红色旋风属于是最大的一个,而人数也才100多号人。大多数人更习惯于坐在场边看台,找个好位置,安安静静的看球,偶尔喊个“好球”、骂个娘。对于像红色旋风这种身着统一球衣,全场又唱又跳的助威形式,大多数还是没有意愿参与。以至于,球迷会的规模始终发展不起来。

这也是炮哥头痛的地方。每年的招新总是头等的大事和难题。

虽然组织内也有另外一种声音,就是不必用追求规模的扩大,把球迷会做精做强就可以了。在现实的问题之下,也不失于一个方向。

当然,对于那种组织力量强、人数规模大的球迷群体,从内心来说,还是非常羡慕和向往的。

“我们肯定是要向优秀的球迷群体学习,这个无可厚非,只是要找到合适我们的方式。”会员烟泡说。烟泡也是红色旋风里的老会员了,与炮哥一起在球迷会中承担主要事务,是骨干中的骨干。所以,也有会员戏称他们俩是“二炮”。

“烟泡说的对,这种规模的TIFO拼图好看,但是前提是建立在强大的现场组织以及球迷规模上,像东方队这样球迷群体大的俱乐部还可以搞,我们还不适合;但是并不是说我们不能搞,我们可以搞一个巨幅手绘,能够覆盖我们看台。”炮哥也跟着说到。

“对啊,炮哥,组织一次吧,我们搞手绘。”诸葛库里在群里说。当然,诸葛库里不是他的本名,在球迷会大家都不用真名,只用代号;所以说本名没人知道,说代号大家都知道。

“这个我在谋划谋划,而且需要提前沟通好,否则出现上次的情况,可就不好了。”炮哥回复说。

炮哥所说的上次的情况,确实又是他们内心有些窝火的事情。

这件事情,发生在上个月的主场比赛中。

虽然红色旋风的规模不大,但是在有限的组员规模里,大多数人都属于志趣相投的球迷,都认可现有的助威方式。在形式上,也一直在寻求看台创新。

无论是横幅的制作,旗帜的设计,助威歌曲的创作,都花了众多的心思。在看台现场,红色旋风一直就引领着西南FC队的球迷群体。

在上一场之前,众人又在考虑如何有新的形式;在球迷会骨干线下聚会上,众人又讨论起来。

众人在讨论之时有人提出是否能在现场放冷烟火。一时间引发了现场众人的热情。

“对啊,这个怎么没想到呢。”诸葛库里说。

“国外这种特多,有时候一整面看台都在放,太壮观了。”猴子说:“我们就搞这个呗。”猴子有些兴奋了。

“这些东西从哪里能弄到?”RED问。

“网上应该有,我搜过。”猴子说。

“原来你早有准备啊。”烟泡打趣道。

“这不是喜欢在网上看一些球迷的资料嘛,国外那些球迷,用各种颜色的冷烟雾,在看台上拉响;当然也有烟火,那不安全,整个看台都感觉要烧起来了,我们不搞那种,冷烟雾放出来的只是雾,更安全无害。”猴子说。

“可以啊,但是就是不知道球场允许不允许。”炮哥说。

“应该没问题吧,冷烟雾没有任何的烟火,不会燃烧的,也没说过要禁止啊。”烟泡说。

“直接上吧,无非就是安保人员把冷烟雾收走,但是等收的时候,我们的效果已经出来了。”

“可以!”众人达成一致。

冷烟雾的采购就交给了猴子。众人决定先采购10根红色的冷烟雾。

为了抓紧时间,猴子在淘宝上选择在本地的商家,准备直接上门自取。很快10根红色冷烟雾就到手了。

“兄弟们,到货了!”猴子在群里吼到。

众人兴奋了。

“要不要先找地方试一试先拉一根。”RED说。

“滚,总共才10根,还要实验一根,想多了,马上就比赛了,等着到哪一天,没人至少拉一根。”炮哥说到。

“嘻嘻~”

时间迅速飞到比赛前。

距离比赛还有1个多小时,球场外来来往往的球迷已经很多了。在看台入口处,一群红色球衣的球迷聚拢在一起。

每场比赛前,红色旋风都有一个风格,就是所有人到齐后,在开场前阶段才集体入场。

此时,炮哥、烟泡、RED、诸葛库里都已经到了现场,等待着猴子。

“兄弟们,东西到了!”猴子将装着冷烟雾的袋子提着到了球场。

猴子将袋子打开,有十根像接力棒一样的烟雾棒叠放在袋子里。

“这东西能直接带进去吗?等下安保会不会查出来不让带啊。”诸葛库里有些担忧的说到。

“不知道会不会查,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藏进去吧”

“这样,今天先用5个,每人分1个,把冷烟雾棒好放在包里,记得在包上面放些衣服啊什么的,让安保摸不出来,或者你们各显神通,想办法弄进去。”炮哥说。

“好!”

说完,众人便开始红色旋风开场节目——暖场。

只见炮哥站到高台上,清了清嗓子,拿起扩音器喊道:“兄弟们!兄弟们!”

众人听到炮哥的喊声,都聚拢了过来。

“今天的比赛马上就开始了,我们先暖暖场,用我们的歌声,让气氛燥起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哦哦哦哦哦哦~啦啦啦啦啦啦啦~哦哦哦哦哦哦~啦啦啦啦啦”

跟着炮哥的领喊,红色旋风的球迷跃动着在场外便高唱了起来。

洪亮的声响吸引到周边的球迷过来观看。

“西南队!”“咚咚咚咚咚”“西南队!”“咚咚咚咚咚”

红色旋风们高喊着,唱跳着,甩着手旗。

炮哥走下高台,向场内走去。

其他人跟随着,一同向场内看台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