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做笔录

球场内响起了主裁的开赛哨声,耳朵旁充满了观众的欢呼声。

红色旋风的炮哥、烟泡二人跟随着球场安保队长萧队长,走上了球场外侧二层办公楼。

几人一前一后,默默然不言语地一同走进一间办公室。

球场内的办公室并不大,十来个平方。市内拜访着一张会议桌,两边摆放着7、8个座椅。

几个人分别坐到两侧。

炮哥和烟泡相互对视了一下,并没有看对方;萧队长拿出香烟,点了起来,也没有言语;5号台安保小组长拿出手机,站在一角拍摄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从门外走进一个身着警服的警察,个头不高,带着眼镜。看到坐在会议室的众人,他也坐了下来。

“容队,”萧队长对着来人说:“麻烦你了,还专门跑一趟。”

说着,萧队长给警察容队长递了一根烟。容队长摆了摆手,说到:“唉,我真是服了你们这帮球迷,看球就安静的看球,净惹事儿。”

这位容队长,也是负责球场安保的警方负责人,球场所发生的一切安保问题,都属于他的辖区范围。在萧队长报告他之后,便急切地赶了过来。

听到容队长的话,烟泡正欲发作,炮哥按了下烟泡的手,回头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轻动,不言语继续听着。

萧队长首先发了言:“容队,刚才电话里没有跟你讲清楚,我把情况大概跟你汇报一下,这两位呢,是西南FC的红色旋风球迷会两位球迷代表,今天比赛的时候,首先是私自携带了违禁物品,其次是违规释放了带有危害性的烟火。”

萧队长将手中的香烟掐灭,继续说到:“他们释放的时候,我们发现之后立即前往看台进行制止,把所有烟火都回收了,然后又再检查了一边,确保没有其他烟火了,另外,本来准备将参与释放烟火的所有球迷带离球场,但是遇到一些阻碍,因此为了不影响现场的安全以及保障比赛进行,先进行了现场安抚,然后采取了缓和的做法,就是让球迷会派代表来进行解释沟通,所以这次也麻烦你一起来参与,毕竟我们的安保都是接受你领导的,向你负责的。”

听了萧队长的话,容队长端坐着,从口袋里拿出笔和本子,看了看炮哥和烟泡,说:“说说吧你们,怎么回事?”

听了刚才萧队长的讲话,两人早有一肚子的话要说了,炮哥先起了头。

“容队长你好,我是红色旋风球迷会的会长,刚才萧队长讲的话也不全对。”炮哥说这话时,看了一眼萧队长。

萧队长与炮哥对视了一下,嘴角微露一笑。

“我要纠正一下刚才萧队长说的一个概念,我们在看台释放的并不是烟火,我们也知道烟火是绝对禁止的,不安全的,我们释放的是无毒无害无明火的烟雾棒,这些烟雾棒很多都是用在消防演习,拍摄电视剧等等地方,淘宝上都有正规售卖的,所以,我们使用的并不是什么烟火,也不具备危害性,所以我不认为我们违反了球场的安保要求。”炮哥说到。

容队长支棱着脑袋,眼睛向下盯着手中的本子,刷刷的用笔记着,没有说话。

萧队长背靠着椅子,双手叉胸,也没有言语。

炮哥继续说到:“并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球场不能携带烟雾,而且我们进球场的时候,所有球迷都是接受过安检的,也并没说不能带,所以,我觉得问题并不在我们。”

炮哥的话,相当于是将了球场安保一军。站在一旁举着手机拍摄的5号台小组长咽了口水,紧张了一下;萧队长继续面无表情的听着。

“我们所做的,只是作为球迷在看台所采取的正常合理的助威方式,就跟我们甩大旗、挂横幅一样。”炮哥说。

容队长继续记着,刷刷了几笔,停了下来,说到:“这个你们入场安检是怎么做的?谁负责他们看台的安检的?”

5号台小组长正欲说话,萧队长抢先说到:“容队,这个确实是我们工作中的疏忽,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今后会注意这一块的检查内容;现在更关键的是,这些球迷属于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啊,都知道烟火,或者是烟雾不能携带,还挖空心思偷藏着带了进去,明显是有意为之啊,否则,他们藏的那么深干什么,还不就是因为知道有问题,怕被安检查出来不让带,才藏的这么深。”萧队长几句话,又把问题踢给了球迷会。

容队长接过话茬说到:“你们知道你们违反了违禁物品规则了吗?”

“容队长,如果说有哪条法律法规说不能携带,麻烦您指明,我们不清楚有这条。”炮哥说。

“哪一条?我现在就一字一句的背给你听:以危害公共安全和人身财产安全的方式燃放烟花爆竹,妨碍公共安全,造成现实危害或潜在危害严重后果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30条规定,以违反国家规定使用爆炸性危险物质,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有较为严重的现实危害后果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容队长严厉地说到。

在场的众人倒是被他能够这么清楚的背出条例内容,感觉到颇为佩服。

炮哥和烟泡心里一紧。

“可我们放的是烟雾,并不是烟火啊,这是根本的区别,刚才已经纠正过了的。”一旁的烟泡说到。

“是烟火还是烟雾,这个你说了不算,这个要拿回去鉴定,我只是告诉你,如果有类似的行为,那是需要受到处罚的。”容队长说。

听到这里,炮哥和烟泡内心还是有些紧张的。

“今天这个问题必须要进行处理。”容队长进行了定调。

萧队长听到这里,身体顿然放松了一下。

“你们这些球迷啊,总是乱折腾,好好端坐着看看球不行吗,还又唱又跳的,看场球而已,至于嘛。”萧队长接过话说到。

听到萧队长说的话,炮哥、烟泡又有些不高兴,坐不住了。炮哥反驳道:“我们并没有瞎折腾啊,球迷追随球队,为球队助威又没有什么错啊,而且,每个人选择的看球方式都不一样,有人喜欢安静的坐着看球,有人喜欢敲锣打鼓的看球,我们喜欢唱着助威歌为球队加油,并没有什么错啊。”

萧队长听着不说话。

“我们有自己的球迷文化,有自己的旗帜、有自己的横幅、有自己的口号、有自己的助威歌曲;而且在国外,人家职业的球迷都是这种助威方式,全场都在放彩色烟雾,这样的方式才能够给球队创造好的氛围去比赛,哪怕在国内,和我们一样的球迷也有很多啊。”烟泡也紧接着说。

“别扯什么国外球迷,国外球迷能干的,你们就能干吗?”一旁的容队长说到。

球场内突然想起一阵巨大的欢呼声,或许是西南队进球了。

果然,从门外传了一阵熟悉的进球助威歌声——这是炮哥和烟泡最为熟悉的歌曲,每一次西南队进球,红色旋风都会唱这首胜利歌曲,这首歌在他们脑子里、心里深深地印刻了,每一个旋律都融进了细胞里。

两人相视一笑,内心都在狂喜。球队进球了,比什么都重要。

“容队长,那你看,今天这件事怎么处理?”萧队长问道。

“我现在问你们几个问题,做一个笔录,”容队长对着炮哥和烟泡说到道:“你们这批烟火或者说是烟雾棒是在哪里买的,买了多少?”

“我们都是通过正规渠道,在网络上购买的,我们可以把购买记录给你们,这次总共买了10根,这次只带了5根,我们买的时候,特意看了产品说明书,都不是那种有危害有烟火的烟雾棒,我们自己也知道要保证安全。”炮哥如实回答说。

“安不安全说了要鉴定了才知道,这些烟雾棒是谁提议买的、谁出的钱?”容队长询问到。

“是我提议买的,钱是大家凑的。”炮哥说。一旁的烟泡看了看炮哥。

“你们球迷会现在有多少人啊,怎么个构成?谁负责?”容队长继续问道。

“我是球迷会会长,我们现在100多人,都是自愿加入的,球迷有学生、有上班族、有个体会,都是一群喜欢西南队,并且志趣相投的球迷。”炮哥回答道。

容队长继续在本子上记录着。

“这次你们在现场有几个人参与了释放烟雾棒的?”容队长问道。

“加我一起5个人,就放了5根,持续时间不到一分钟,烟雾很快就散了,还没放完,球场安保就过来收走了。”炮哥说。

容队长在笔记本上写完,然后把本子和笔递给炮哥和烟泡,说:“你们俩在这个笔录下面都签上真名。”

两人接过去,签上了名字。

“这事今天先调查到这里,回去之后,我们会调取现场录像,也会对你们用烟雾棒进行检验,如果属于违禁物品,相应的处罚会比较严重,你们随时做好挺好召唤的准备,还有就是,我劝你们今后不要再搞这种事情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可以搞的助威方式很多,哪怕是你们现在这样又唱又跳也比这个好。”容队长收回记录本说到:“你们安保也需要再加强加强了。”

萧队长点了点头。

“今天就到这里,等候消息吧。”说完,容队长拿着记录表起身离开了办公室。萧队长也走了出去,5号台小组长收起手机也跟了出去。

炮哥和烟泡两人长嘘一口气。门外又传了一阵欢呼声,两人拿出手机看看时间,比赛结束了。

球队应该是赢球了。

“不坏的夜晚。”炮哥心里想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