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约法三章

炮哥如约来到俱乐部。

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在早些时候,他曾经带队来球队基地观看训练赛。但是还是头一次这么正式的前往俱乐部。

这两天炮哥的心情很好,一方面处罚不算伤筋动骨,另一方面,自己老婆的理解、兄弟们的支持让他很欣慰,更加心甘情愿的为球迷会付出下去。

这次应约来俱乐部,他也想当面感谢宋总,毕竟这次也得到了他的帮助。

来到基地,时间也还早,球队今天有训练。炮哥走到训练场边,远远的看着球队训练。

炮哥曾经想,要是自己还没有结婚,要是自己再年轻个四五岁,他愿意每次都来基地看球队常规训练,愿意跟球队前往每个客场;他好生的经营着球迷会,希望能够带来更多的人参与到球迷会中,聚拢更多的人。

这几年,发展着实有些苦难。

一方面球队实力较弱,本身球迷就不多;更重要的是,太多人不接受红色旋风球迷会的助威方式,球迷会成立已经5年多了,但是人数规模一直在100多人徘徊,非常难发展上去。

尽管如此,炮哥都没有放弃过。如果无法做大规模,那么就朝精英化发展,让红色旋风成为精悍战斗力强的球迷会,力争让自己的现场表现征服更多人。也因此,在全国来说,红色旋风的人数规模排不上位,但是从战斗力和现场表现来说,依然受到尊重。

发展的艰难,并没有让炮哥丧失信心。虽然这一次红色旋风球迷会受打击较大,所有的现场助威工具都不能使用了,但是反而让球迷会更加团结了,也让他获得了更多的球迷会内部兄弟们的支持,他更有信心将球迷会搞下去。

炮哥一面想着,一面饶有兴致的看着球队的训练。

炮哥看了看时间,给宋总打了个电话:“喂,宋总,我到了,在哪里与您碰面......好的,二楼吗?我马上上来。”

接到电话,炮哥便走上二楼,看到一间门外挂着“总经理室”的牌子,便敲门。

“咚咚咚”

“请进!”

炮哥推开门,在办公室内坐着的正式宋总。

“来了,坐坐。”宋总站起来迎到,让炮哥坐到办公桌对面。

炮哥坐下。在宋总背后的墙上,悬挂着四个大字:强者无敌,写的苍劲有力。在办公桌上,一个足球被撞在玻璃框内,足球上签了十几个名。炮哥认得,这些都是西南FC队老一批球员的签名,看的出来,这个足球很有纪念意义。

“今天没耽误你上班吧。”宋总说。

“没有没有,我自己做点小生意,不影响。”炮哥回答说。

“那就好,今天找你来,主要还是为了昨天的事情,处罚结果你也知道了,不算很严厉。”宋总说。

“是的,这次也非常的感谢宋总,帮我们说了很多话,讲了很多情。”炮哥说。

“话呢是讲了一些,情呢也不算讲了,”宋总说:“实事求是的讲,你们球迷在看台上都是为了球队,不管是制作横幅,甩大旗,还是唱助威歌,从俱乐部、球队来讲,肯定都是非常感谢你们的,这个话,也是我给警察说的原话,要能够理解你们的初衷是好的。”

“谢谢宋总的理解。”炮哥说到。

“你知道嘛,这次派出所本来最严重的处罚是直接要宣布解散你们球迷会。”宋总说。

听到宋总说到解散球迷会,炮哥不由得心里一沉,不禁有些后怕。如果球迷会真的被要求解散,不啻于是判死刑。

“你们看球有很多年了吧?”宋总突然画风一转问道。

“呃,对的,算起来我看球快十年了,从年轻小伙看成了中年大叔。”炮哥自嘲说。

“什么时候加入的球迷会?”宋总继续问道。

“五年前吧,和几个一起看球的好友,一直琢磨着能找更多朋友一起看球,然后也看到国内外有很多球迷助威的新形式,在这种情况下,就组建了红色旋风球迷会,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十几个人。”炮哥回忆着,往日的种种画面,又在脑海中浮现。当时一起成立球迷会的兄弟,现在大多都已经离开了,只有自己还在坚守着。

“那你们也不容易,跟随球队这么久,西南队是一个小球会,这么多年来成绩也只能说一般般,我虽然来俱乐部只有两年,但是也非常的佩服你们这样的球迷,对于球队的忠诚,这是难能可贵的,”宋总不许动情的说:“我一直说你们这些球迷是可爱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在派出所一直坚持为你们说话,让派出所不要处以极刑。”

“宋总这次真的是感谢你,我代表我个人,以及我们球迷会100多位会员,向您表示感谢!”炮哥起身向宋总鞠了个躬。

宋总赶忙示意炮哥坐下。

“话又说回来,你们有些事情是要多加注意,就拿这次的事情来说,本就不应该通过放烟雾这种活动,还差点在现场和安保产生冲突。”宋总又严肃的说到。

“这个我们会反思。”炮哥说。

“不仅仅是反思的问题,要知道,一旦出了事情,牵连的不仅仅是你这个负责人,还有俱乐部。说的再直白一点,我们是家小球迷会,经受不起一些危险的打击。”

宋总的话忽然讲的很严重,这让炮哥很有压力。

“这次警方给你们的处罚是暂停带入助威工具,这是公开给你们改过自新的机会,作为俱乐部来说,还必须在内部给予你们一定的要求,不能说是处罚。”

炮哥洗耳恭听着。

“我们接受俱乐部任何的处罚意见。”

宋总摆摆手说到:“俱乐部不存在对你们进行处罚,应该说是提出要求,就三条。”

“第一,必须调整看台位置,从现在的位置搬到北球门区后面看台。”宋总说。

红色旋风现在的看台位于主席台对面,是全场视野最好的看台之一,离内场近,视角正对球场,也有一部分会员是冲着球迷会的位置而加入的。

而宋总所说的北球门区后面看台,从现场位置来说,是球场内最差的位置。

由于西南队主场是综合性体育场,内有8条跑道,使得看台与球场相距甚远,最近的属于主席台及对面看台;最远的就属两个球门后的位置;

其中,南球门后面看台目前安排的是客队区,距离主队看台较远,安全系数较好,但是观看体验最差,场上的形式如果眼神不好,未必能看的清楚。更关键的是,距离远,助威声难以传导到球场内。

球门后的北看台同样如此。可以说,此举相当于是把红色旋风球迷会发配到边疆去了。

“宋总,调整看台的事情有回旋的余地吗?如果非要调整看台,能不能距离球场内稍微近一些,这样我们也好发挥助威效力?”炮哥还想争取一下。

宋总摆了摆手:“这个事情没有商量,必须要调整。而且从下一场开始就搬,否则就是面临球迷会有没有的问题了,这是俱乐部最终的决定。”宋总斩钉截铁的说。

面对如此决绝的宋总,炮哥知道无法挽回了,就是不知道如何跟会员们讲。

“第二条,”宋总继续说到:“球迷会要发出公告,对于本次的事情要予以道歉和反思,认真检讨,公开声明。”

“这个没问题,我回去就安排。”炮哥回应说。

“第三,你包括此次参加这次活动的几个球迷,要写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在发起、组织、参与此类带有危险性质的看台活动,否则自行承担一切后果,包括但不限于被禁止进入球场看球。”宋总说。

听到宋总如此说,炮哥忽然觉得,警方的处罚真的是重拿轻放以后的处罚,减轻了很多。

“这三条希望你们好好执行。”宋总说。

“第二三条没有问题,第一条能不能再商量一下?”炮哥还想继续争取。

宋总摇摇头。

“这是为俱乐部好,也是为你们好,需要不折不扣的执行这三条。”宋总再次强调说。

炮哥沉默了一下。

“我也知道你很为难,但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还是相信,不管今后你们在哪个看台,你们的歌声都还会在球场内飘荡,你们也还是西南队最佳的球迷会之一。”

炮哥点了点头,说到:“感谢俱乐部的支持,我们也会回去好好反思,同时把今天俱乐部的决定带给会员们,尽快落实执行。”尽管内心有诸多的不愿意,炮哥还是表态要认真执行俱乐部的决定。

“好,谢谢你,今后还需要你们继续为球队助威!”宋总主动伸手与炮哥握了握手。

炮哥与宋总紧握着手,便起身离开了宋总的办公室。

“我们要被调整到球门后的北看台了。”

炮哥在球迷会骨干群里发了消息,顿时,此消息犹如一刻炸弹,把群里的众人一下炸懵了。

都以为警方的处罚出来,此前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没想到仍然在发酵,最后,俱乐部还出了更大的处罚。

一时间,在群内,各种情绪弥漫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