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大讨论

“近日,本球迷会因在看台燃放烟雾棒,严重影响到看台安全。为此,我球迷会表示郑重道歉,同时接受警方及俱乐部的相关处罚。本球迷会承诺,将严格遵守看台安保要求,不携带、不使用任何有危害性质的工具,今后将继续为球队助威做好现场工作。”

红色旋风一篇公告发出。

这篇公告发出之前,球迷会内部也经历了激烈的争吵。

但是,在现实的压力下,也只能低头承认错误,毕竟还要继续生存下去。

从此,红色旋风的现场将无旗帜,无横幅,而看台也从中看台搬到球门后。但是少不了的,依然是响彻全场的助威歌声。

当炮哥看到东方队蓝军球迷会搞的“蓝色十字”TIFO时,脑海中浮现出之前红色旋风经历过的种种,不免又有些哀叹,内心的羡慕之情,不由得泛了出来。

就在蓝军球迷会和ONEBLUE的众成员欢喜TIFO作战成功时,却有另一群东方队球迷在苦恼着。

自从上次东方俱乐部组织召开球迷沟通会,讨论现场今后的发展,为了统一现场的助威力量,除了统一助威歌声之外,另一个提议被当做重要手段提及。

将蓝翼和蓝调球迷会分别调整到南北看台。

作为两个球迷会的会长,峰峰和秃子各自在苦恼着。

峰峰回到家中,首先将消息传达给球迷会的骨干圈,让他们一起来讨论。

大多数人都有些手足无措,毕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

“有个问题,现在我们看台的球票价格是南北看台的两倍,如果我们搬到南北看台的话,这个差价怎么解决?”超超问道。

“是啊,这个票价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小数目呢。”盼盼附和道。

蓝翼球迷会大多数是高校的学生,大家都是通过节省自己的生活费,用来够买套票的,毕竟近三千块的套票费用,也不算是小数目了。

“这个票价如果不给个说法,总不能让我们球迷去承担这个损失吧,毕竟我们花的是中看台的钱,而不是球门后看台的钱。”兵兵也说到。

“这个是肯定的,俱乐部并没有说要立即执行。”峰峰说。

“在我看来,如果真的要搬的话,如果本赛季搬迁,那么就必须要补偿套票差价,人家票务的钱都已经收了,会愿意退吗?除非俱乐部自己承担;如果是下个赛季搬的话,那就不存在这个问题。”超超说。

“我们还是得做个调查,看一下大家对这个提议的意见,不管怎样,会员都是花了大价钱来看球的,没道理说强迫别人搬看台。”兵兵说。

“这事儿已经确定了吗?”盼盼问道。

“没有,这次只是在球迷沟通会上,有人提出了这个建议,俱乐部也比较倾向于这个建议,当然他们也知道这其中有困难,所以才让我们回来,先内部讨论一下,听听反馈意见。”峰峰回应说。

“是谁提的意见啊?”盼盼接着问道。

“是蓝军ONEBLUE的老猫,他的意思是为了统一现场,现在南北看台上的球迷规模更大一些,而我们蓝翼和隔壁的蓝调人数规模较少,相对更容易调整,建议分别迁到南北看台。”峰峰回答说。

“这个建议可真是有些过分啊,感情是他们自己不用动,那话反过来说,南北看台上的球迷会也都可以搬到中看台啊,一层坐不下,那坐两层啊。”盼盼有些不爽的说到。

“就是,净瞎提议。”

“要我说啊,统一看台也不一定非要搬到一起嘛,不是已经达成意见统一助威歌曲了嘛,我觉得能达成这一点,效果也不会差的。”超超说。

“是啊。”其他人也说到。

“现在看来,虽然俱乐部没有具体表态一定执行这个方案,但是俱乐部倒是乐见其成的。”峰峰也把俱乐部的态度分析说。

与蓝翼的骨干们一样,蓝调的秃子也很苦恼。

与其他球迷会略有不同的是,蓝调球迷会的人数规模虽然不大,但是人员组成与其他几个球迷会不同的是,球迷会会员年龄都比较大。

根据之前对会员的统计,其中有一半以上的40多岁的会员,5、60岁的成员也不在少数,可以说蓝调是平均年龄最大的球迷会。

这个也与蓝调球迷会的前身有关。

最早,蓝调球迷会最早是区里组织的社区退休人员观光团。每年,俱乐部为了扩大影响,吸引更多的球迷来现场看球,每年都会安排一定量的球票,提供给区里和社区,邀请群众免费来看球。

当时,区里联合社区,组织退休人员活动,便把来东方队看球当做活动之一。因此,那时的看台上经常可以看到统一带着小红帽的一群人,都是组织过来看球的社区退休居民,前前后后来过很多批。

后来区里以及社区不再组织这类活动,但是经过几年的沉淀,当年组织来现场看球的一大批人中,还是有人继续留在了看台,并且成为了东方队的忠实球迷。

彼时,东方队各家球迷会陆续成立,而且在现场的助威引人关注,也成为大家追捧的对象。

也因此,一些经常在一起看球的球迷,便提议组织自己的球迷会,这时候蓝调球迷会应运而生。秃子并不是在蓝调成立一开始就进入的,也是后来加入进来。由于自己相对比价年轻,而且活力十足,所以在这些大叔大妈的球迷会中,秃子显得较为突出,而后慢慢的成为大家推举的球迷会会长。

此次,在沟通会上,对于提议所有球迷会都整合到南北看台,虽然球迷会本身还是独立运作,但是其中的难度还是有的。

秃子也有所为难,作为他本人来说,更向往去球门后看台,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球迷会的成员如何看待,是否愿意。

“球门后面看台的视角没有中看台好啊。”刘哥说到。

“是啊,球门后面有球门挡着,还有拦隔网,关键是没有办法全局性的观看场上的局势,球门后的视角太差了。”炳叔也附和刘哥说到。

炳叔和刘哥是球迷会的元老,从球迷会成立就一直在现场,因此两人在球迷会中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秃子知道,他们两个人的意见,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其他会员的看法。

“我们球迷会不少人其实一方面是冲着参与现场助威而来,更重要的是相对位置是最好的,如果要调整位置,我怕很多人不愿意,甚至可能为了留在中看台,极端情况下会选择退出球迷会,这种情况下,到时候我们怎么办?”会员国王不无担心的说到。国王和秃子一样,是蓝调球迷会中的年轻会员的代表,也常常配合秃子做些看台现场的活儿。

他说的担心,其实秃子内心也有这种想法,毕竟很多年岁大的球迷,更多的不是为了现场的助威,而是有个很好的位置看球。

上次他随俱乐部考察团一行前往日本考察,也去现场看过蒲河红宝石队的比赛,直接观摩过蒲河球迷的现场助威。他也发现,在球门后看台的球迷人群中,各个年龄段的球迷都有。既有十几二十岁的年轻小伙儿,也有几岁的孩童,和5、60岁头发斑白的老人,都自发的穿着球衣,拿着旗帜,在看台上和其他人一样,又唱又跳,发挥着自己的力量。

对于蓝调球迷会的成员来说,那些年龄较大的会员,在看台现场相对还是比较腼腆的。很多时候只是很有限的参与到助威中,唱和跳参与的并不算积极主动。

这些球迷也没有曲线看台的情结,所以会员的态度如何,秃子内心是难以预料的。

“看台位置也只是相对的,如果要看全场局势,无遮无挡,我们现在的看台确实是最好的之一;但是如果要看清楚进球,球门后反而是最好的。”秃子说到。

“道理也不错。”刘哥说。刘哥相对年轻些,对于新的意见接受也比较快。他也看了不少秃子日本带回来的现场视频,确实也很受触动。

“我们可不希望因为这次的方案,造成我们这些球迷的分裂啊,大家好不容易组织起来,又在一起这么多年。”炳叔说:“如果说,有会员不同意去南北看台怎么办?我们搬还是不搬呢?”

“目前俱乐部没有下死命令,还是在征询意见阶段。”秃子说。

“更换看台,这是一件大事,我看还是向所有球迷征询意见吧,听听大家的意见,如果大家愿意搬,那么就按照俱乐部的意思来;如果不愿意,我们就把所有会员的意见提交给俱乐部,我想俱乐部也不会强行让我们搬迁的。”刘哥建议说。

“恩,也可以,我们组织一次内部调查。”炳叔说。

“好的,这个我来组织。”秃子说到。

蓝调与蓝翼两家球迷会内部都在经历着讨论。毕竟对于两家球迷会来说,关系他们的生存和发展。

与此同时,对于已经在南北看台的狂风球迷会和蓝军球迷会,对于这个提议,一样在经历着不同意见的碰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