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激烈的反对

蓝调与蓝翼球迷会内部讨论依然存在着争议,但是俱乐部还是希望能够收到最终的反馈。为此,两家球迷会分别向各自会员进行了调查。

在进行调查之前,蓝翼会长峰峰内心有些忐忑,因为搬与不搬各有利弊,球迷会人数众多,一旦意见达不成统一,如何协调不同意见又是一件头疼的事情。

峰峰在会员群里正式发了一篇内部调查函,征询关于球迷会搬迁到南北看台的意见。

出人意料的是,竟然绝大多数的会员表示愿意搬迁看台。这让峰峰以及一众骨干们有些纳闷。

“确定是真的吗?真的要搬到球门区后面吗?”有球迷问道。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不少人还喜出望外。

“什么时候开始动啊?”有些人已经急不可耐了。

“搬迁看台的事情还没有最后定,俱乐部目前主要是征询球迷的意见,回头我们再把收集上来的意见报给俱乐部。”峰峰说。

“你们都这么希望搬迁吗?要知道,我们现在的位置花费的价钱可是比球门区后要贵好多呢。”超超发言说。

“如果是今年搬,今年已经看了一半的主场比赛了,无非是亏了半个赛季,也不打紧;如果是下个赛季搬,那更无所谓了,那意味着大家可以买更便宜的票子看球了。”有人跟着说。

的确,对于绝大多数属于学生党的蓝翼球迷会会员来说,从3000左右一套球票,到1000多一套球票,可以省掉不少钱了;更何况,会员中其实有很多原本是想加入到南北看台的狂风和蓝军球迷会的,只是因为那两家球迷会名额有限,不得已才选择到中看台的蓝翼球迷会。

现在,有这个机会去南北看台,多数人到乐见其成,多年的愿望,反而通过搬迁看台这种方式实现了。

原本是想做各种解释和思想工作的峰峰,这时候反而轻松了,没有意料之中的大讨论和反对意见,会员们的意见空前的一致,有的甚至提出马上就可以搬迁看台,根本不在乎调整看台产生的差价亏损。

有时候,这就是球迷们的可爱之处。

然后,在另一边,蓝调球迷会内部则产生了极大的分歧和反对意见。

“我个人表示不同意搬迁,现在的位置挺好的,没必要动。”有人在蓝调球迷会官方微信群里说。

“对,我也不同意!”

“我也不愿意搬。”

不少人在附和着。这个局面也是蓝调球迷会会长秃子可以预料的。

“看球就图个舒服,而且现在的看台,看球和助威两不误,为什么就一定要搬到球门后面去呢,难道说,不去那里就不能助威了?”有人不满意到。

“就是啊,我年纪大了,眼神也不好,还是在中看台距离球场更近一些,看的更清楚些。”有人的理由也很充分。

“我也是,我不比年轻人,做不到整场的又唱又跳,去了球门区后面没有意义。”身体原因确实是现实,毕竟在蓝调球迷会中,中年人还是占据主体的。

“如果非要搬的话,那我只能退出球迷会,重新做散客球迷了。”有人表态说。

“各位不要激动,现在只是在征询意见阶段,要了解大家的真实想法和意见,我想,俱乐部也不会做出强制搬迁看台这种事情,毕竟都是为了球队、为了现场好,一切都可以讨论和商量的。”秃子在群里也安慰的说到。

“大家不要急,这个事情肯定是从长计议。搬迁看台,也不能说完全不好,优势在于可以整合东方队球迷的力量,我们不总是在说要打造魔鬼主场嘛,既然要打造,那肯定有所取舍,有所牺牲的,这个我们可以把意见整合好,提交给俱乐部。”一直沉默不语的刘哥,在群里出头说到。

一时间,大家都默不作声了。

刘哥毕竟是老会员,在球迷会中还是有一定的威信。

“既然是讨论,那我就说下我的意见,大家也知道,我们球迷会很多都是年纪较大的会员,跟其他球迷会不一样,因此搬迁看台的难度更大一些,首先,搬迁产生从差价损失谁来承担;其次,搬迁如何兼顾到年纪大的球迷看球需要;再个,如果不搬,有没有其他后备措施。”炳叔在群里发言说。

“炳叔说的对,这些问题不搞清楚,搬迁的工作就无从谈起。”其他人安静了些,表示赞同炳叔的意见。

“这些意见是应该要告知俱乐部。”秃子回应说。

“另外,我们自己在这里讨论,那南北看台两家球迷会,他们是不是同意呢?毕竟要在一个看台了。”炳叔说。

实际上,就在蓝调与蓝翼球迷会内部讨论时,南北看台的狂风和蓝军球迷会也在讨论着。

“老猫,你也是真敢提啊,你不怕别的球迷会有人记恨你啊,搬迁看台,这是多大的事儿啊,可能会影响到很多人的利益呢。”雷鸣在群里说到。

在回来之后,老猫在ONEBLUE群里把沟通会上的情况跟兄弟们说了一下,以及自己的意见。

小组内的兄弟也吓了一跳。没想到老猫会提这个意见,毕竟各家球迷会现在所在的位置已经固定很多年了。

“我提这个意见才没有考虑那么多呢,纯粹是为了现场、为了整合球迷资源提的,我也无所谓谁记恨不记恨我。”老猫回答说。

“我觉得这到真是个好事儿啊,真能把中看台的蓝调蓝翼两家分别整合到球门后的南北看台,真的是可以形成合力,以后让客队不管上下半场,都会受到我们球迷的助威压力。”风子说。

“只要他们两家球迷没意见。”凤雏说。

“恐怕不光是他们没意见吧,还得看看蓝军和狂风球迷会这边的意见,诶老猫,老金是什么意见?”非洲问道。

“他倒是很赞同我的意见,毕竟蓝军在整个南看台也就占了一半多点的看台,其他看台现在都是黄牛卖给散客的,如果真能让其他两家任意一家过来,整个南看台形成合力的效果更好,老金也乐见其成。”

“他没有意见那咱们蓝军问题就不大了。”凤雏说。

“让其他两家来北看台真的好吗?”狂风球迷会几个骨干在一起讨论着。

几个人在火锅店聚着。

狂风球迷会作为东方球迷的老大哥,一直都是其他球迷的风向标,也一直是现场助威的核心力量,狂风球迷会希望引领东方球迷的发展,扮演者领头者的角色。这次沟通会上,在提意见的时候,张鑫本来是授意让黑子提一条意见,就是放开狂风球迷会的名额限制,以便扩大整个狂风球迷会的规模。

目前,狂风球迷会已经占据了北看台三分之二的位置,在张鑫的构想里,是要在有一天能把整个北看台都站满,形成真正大一统的北看台。

只是由于俱乐部以及其他一些因素,致使狂风球迷会的会员人数规模一直被严格限制,尽管每年的会员名额都供不应求,都始终没有得到允许被扩充。这些年,张鑫以及狂风球迷会一直在努力做着俱乐部的工作。

在沟通会上,本来张鑫还想重提旧案,但是没想到,蓝军ONEBLUE的老猫,提了个整合中看台的蓝调蓝翼两家球迷会到南北看台的提议,俱乐部竟然表示了赞同,这让张鑫很意外。

如果提议成行,意味着狂风球迷会的规模将永远不能扩充了。虽然现在的还在征求意见阶段。

“我们能表示反对吗?”黑子说。

“这恐怕不好吧,”狂风球迷会现场部的浩子说到:“我们如果明面上反对,那其他球迷会、俱乐部会怎么看我们,尤其是现在对这个提议感兴趣的情况下,会认为我们为了一己私利,破坏东方球迷整合的事情。”

“恩,这是个麻烦事。”黑子说:“既然不能直接反对,那还要想些其他办法了。”

众人沉默了。

“我觉得这事儿也没那么简单,我们不直接发表反对意见的话,另外两家搬迁的球迷会呢,我就不相信他们会那么统一的心甘情愿的都搬看台。”一旁的GOD说到。

“有道理,我有蓝调里的兄弟说,他们那边的反对声音到是挺大的。”吃着火锅聊着天的旗手队队长呆子说。

“很正常啊,都是一群大叔大爷,他们肯定不想搬。”黑子说。

“这事我们肯定不能明面上反对,从事实上讲,整合确实有好处,只是说,我们原先的想法是扩大我们的规模,现在变成了看台整合。”张鑫说:“我们不直接反对,但是要跟俱乐部再把我们的意见提一提,就是继续扩充规模。”

“但是他们一来,位置不就没有了吗?”浩子说。

“下看台没有,不是还有上看台嘛。”张鑫说。

“是哈,横着不能发展,那我们就上下发展。”黑子一拍脑袋说到。

“好主意。”其他人也应和道:“我们也可以提条件嘛,我们相当于是做了一些牺牲的,俱乐部应该做些补偿才好。”

“另外,你们也去默默其他几家球迷会的情况,看看他们是什么意见,这事肯定没那么快,各家球迷会的利益,可没那么好摆平的。”张鑫说。

“那要是俱乐部强制推行呢?”呆子问道。

“不会的,以我对俱乐部的了解,肯定不会,俱乐部的行事风格还是比较尊重球迷意见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各家球迷会现行内部调查一下意见了。”张鑫说。

“那我们就静观其变了。”黑子说。

整合,还是不整合;搬迁还是不搬迁,恐怕都不容易。即便是属于同一家俱乐部的球迷群体,不同球迷会之间,依然存在着难以被平衡的利益。

其实,这个问题,在东方俱乐部球迷工作负责人岳孖心里也是明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