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战地会议

进入赛季中期,俱乐部的工作一切围绕一线队比赛而进行,做好一切保障工作。

岳孖作为新闻发言人及球迷工作负责人,在赛季中也要忙着做每场的新闻沟通工作,同时也要做好球迷管理、赛场协调服务工作。

紧张的工作之余,他也还在思考着另一件事。

在上次的沟通会上,球迷提出了各种意见都非常中肯。对于俱乐部来说,对球迷的意见也是持开放态度。

整合球迷力量对于俱乐部来说也是一贯的想法,尤其是在这次日本之行以后,这种想法更为强烈。

无论是作为整合球迷力量提升现场气氛考虑,还是加强球迷管理方面考虑,都是一件势在必行的工作。

然后,这其中会涉及到各种难题和难以被平衡的利益存在。特别是这次提到的要调整部分球迷会看台的方案,更是如此,俱乐部并不想因为此事而造成矛盾。

上次沟通会结束之后,岳孖让各家球迷会代表先行做内部意见调研,陆陆续续都有些意见回来了。

和之前预想的一样,各家球迷会内部意见都无法终成统一,有赞成,有反对,有犹豫,有争议。

岳孖也将此事与俱乐部总经理李俊进行了汇报,李总当即表示全力支持全力推进。作为在国外足球界浸润多年的体育人,是知道整合专业球迷力量的重要性。

“必须要尽快再进行一次沟通会,统一一下意见。”岳孖心想到。

但是现在球队的比赛任务很重,一切又以保障比赛为主,很难再抽出专门时间讨论。

岳孖忽然有了主意。下一场是球队客场比赛,如无特殊情况的话,几大球迷会都会有人跟队远征,如此,让各大球迷会负责人到客场开个“战地会议”或许是不错的选择。

于是,他将想法告知了球迷工作群里各家球迷会负责人,都表示了赞同。

与往常一样,东方队的客场,无论天涯海角,都会有一群忠实的球迷跟随着,而这一次显得更特别,所有球迷会负责人都来了。

除了为了助威,还有就是参加岳孖召开的沟通会。

会议现在球队入住的酒店大堂,时间选在球队到达当天。

这一次大家来的齐齐整整。

在球队入住的酒店外,球迷们早早来到了现场,此时球队还在从机场来酒店的路上。

现场聚集了不少球迷,拿着围巾,举着旗帜,还有人带了鼓,站在酒店外等待着球队大巴。

ONEBLUE的全体成员都来远征到了酒店外面。

蓝军的老金、狂风的张鑫、黑子、蓝翼的峰峰、蓝调的秃子也都到了现场。

在等待中,球队大巴到了酒店,缓缓开了进来。

“咚咚咚咚咚”

“东方队”

“咚咚咚咚咚”

“东方队”

酒店外,等待的球迷在鼓点的带领下,喊声呼喊到。

球员陆续从大巴中走了下来,与现场的球迷打着招呼。

酒店外的保安、门童面对忽然出现的这个场面,略有些懵,不知道如何处理,只能呆呆的在一旁看着。

酒店内在办着入住手续的客人也被呼喊声吸引,看着窗外的这一切,感觉到异常的惊奇。

球员们拿着各自的行李,走进酒店大堂。

岳孖从大巴上走了下来。他来到助威的球迷旁说到:“你们先等下,等下在大堂找你们几个负责人一起谈一下。”

说完,便继续安排球队入住手续去了。

其他球迷纷纷围了上去,有找喜欢的队员合影,有找球员、主教练签名,一时间,酒店外热闹非凡。而另一边,几家球迷会的负责人则踱步来到酒店大堂休息区等待着。

“老猫,你也一起吧。”老金说到。

“好。”老猫应道。

ONEBLUE的其他人则按照约定,先行撤回落脚的酒店休息去了,比赛明天才开始,今天自由活动。

几家球迷会负责人在酒店大堂落座着。

“诶呀,老猫,你提的意见真是好啊,现在各大球迷会都在围绕这个意见进行大讨论呢,真好办成了,你可真就是立了大功一件呢。”狂风的张鑫坐在沙发上,对着老猫说到。

“呵呵,哪有,这个纯粹是个人想法,肯定也不成熟啦,真要实施也会有很多问题,主要还是为了看台更好。”老猫自顾自的谦虚的说到,其实他能品到张鑫话语中的体外之意。但是这样的场合,他也不变去争论什么。

“这要搞肯定还有很多的实际问题要解决,票价的问题、看台安排的问题、安保问题、球迷意见等等,没那么容易。”一旁的蓝调会长秃子也嘟囔道。

“行不行,不是还在讨论嘛,这个最后肯定要有俱乐部来定了。”老金出来说话到。

众人又沉默了。

之前有些喧嚣的酒店大厅逐渐又静了下来。球员们陆续都上楼休息了,球迷们在得到合影、签名之后,也都相继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不多时,身穿一身东方队休闲衣服的岳孖从电梯间走了过来,只要有比赛,他都喜欢穿成这样。

“让各位久等了。”岳孖走过来抱歉的说到。

众球迷给岳孖让了一个中间沙发的位置,岳孖挤着走了过来,落座了下来。

“你们都住哪儿啊?”岳孖寒暄到。

众人纷纷讲了自己的住处。

“明天你们是看完比赛直接回去,还是后天再走?”他继续问道。

“后天再走,明天比赛结束也差不多10点了,也回不去了。”众人回答道。

“那这样,明天结束之后,俱乐部请你们一起吃个夜宵餐,感谢各位球迷的远征支持。”岳孖说。

众人乐呵呵的点点头。

“今天找大家过来呢,主要是就上次关于看台整合的议题进行再商议,上次提出的一条,就是将中看台的蓝翼蓝调两家球迷会分别调整到南北看台,和蓝军、狂风两家都在球门区后面,上次也让大家回去商议了一下,这个过程中我也得到了一些反馈,今天是想听听大家正式的意见。”岳孖也开门见山的问道。

岳孖这一问,大家反而沉默了,一时间没人出来说话,静默了。

岳孖环顾了一周,说到:“要么先从两家要调整位置的开始吧,秃子、峰峰,你们说说呗。”

“我先说吧。”峰峰举了手。

“我们蓝翼球迷会在内部进行过一次调查,总体意见是赞成搬迁看台的,但是这里有几个问题要考虑,一是两个看台不能价位的套票价格差价如何解决;二是何时调整,这个又与第一个问题相关,如果是今年搬,那么票价的损失如何解决,如果是明年搬,那么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峰峰说。

岳孖听着点了点头,没有发话。

张鑫则平视着、盯着远处,默默无话,脸上的表情显得无动于衷。

老猫心里则有些底了,至少有一家已经表示认可了。

听到峰峰说完,秃子清了清嗓子跟着说:“那我也说下吧,我们球迷会情况比较特殊,年龄层次比较大,在现场看球的习惯还是选择视角好、距离近的位置,很多上了年纪的会员也没法儿坚持像年轻人一样助威,所以上次将意见带回去之后,实话实说,反对的意见还是比较大的。”

岳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张鑫努了努嘴继续盯着别处;老猫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思考着什么。

“如果要调整,我们球迷会可能会存在比较大的困难,球迷的一些意见还是要得到回应的。”秃子说。

“有没有具体意见?”岳孖追问说。

“恩......”秃子思索着,他在想怎么去把会员的一些意见表达出来。

“有一些不成熟的个人意见吧,比如说有些人如果不愿意去,可能会选择退出球迷会,宁愿选择留在中看台,对于年纪大的会员来说,好的位置更重要。”秃子说到。

“这些确实是问题,”岳孖说:“你们说的这些意见,现在我也不能给一个确定的回复,个人觉得可以这样解决,关于调整时间问题,我觉得还是宜早不宜迟,涉及到票价差价的,俱乐部可以与票务公司商量后进行补偿,或者将票价自动顺延为下一赛季的购票款等等,这都好商量。”

“至于说那些不愿意去南北看台的球迷,俱乐部肯定也会考虑和尊重他们的选择,不会进行强制调整的。”岳孖说。

“其他人呢?”岳孖问道。

“我们球迷会没有意见,一致欢迎其他兄弟球迷会来南看台一起战斗。”蓝军的老金说到。

岳孖笑着点了点头。

张鑫坐起来身,眼神从其他地方回了过来,说到:“关于看台调整的提议的,我们觉得是非常好的一个意见,可以说对于提升整个东方队球迷现场助威效果是非常有效的。”张鑫一上来便高赞了这个方案,老猫却对这个“高帽”有些唏嘘。

“我们对于看台调整持开放的态度,当然,也能够预想得到调整存在一些现实的困难,比如刚才他们讲的差价问题,有些会员不愿意搬迁的问题等等,这些意见需要在合理解决之后才能去执行看台调整的方案;刚才岳总也表态说,不会强制调整看台,我觉得这个意见蛮好的。”

听着张鑫用这样一种语气在说着,众人脸上出现了一丝尴尬的神情,不知道的以为是哪个领导在发言。

岳孖则面无神情的听着。

“或许,我们还可以从另外一个思路去提升看台的助威力量,比如说,中看台两家球迷会不调整看台,而是让南北看台两家球迷会扩充会员数量和规模,这或许是另个解决方案,当然,这个是我个人一点不成熟的意见,供各位参考,呵呵。”张鑫继续说到。

原来主题在这里,老猫心里想到。

岳孖没有接张鑫的话,说到:“好,各家的意见我大概有了了解,我会把大家的意思与俱乐部进行沟通,后续如果要继续推进相关工作的话,会再与各位通气的。”

“大家今天也辛苦,先回去吧。”岳孖说完,解散了本次会议。

各家球迷代表起身纷纷离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