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契机

在一个简单的“战地会议”结束之后,各家球迷会负责人相继离开了酒店。

“通过今天的会议,看来调整看台最大的阻力不在于蓝调蓝翼两家,而在狂风啊。”从酒店出来之后,他与蓝军会长老金一同离开,在路上老猫对老金说到。

“呵呵,我早就料到了,他们一直不想放弃扩充人数的想法。”老金回应说。

“据说他们为这个事情酝酿和申请了很久了?”老猫问道。

“恩,早在原来黎总当政的时候,他们就在申请,但是一直被俱乐部压着没松口。”老金说。

“为什么呢?”老猫有所不解。

“一方面是安保因素,控制看台人数,另外一方面,可能俱乐部也是有意控制球迷会规模,怕反被球迷会牵制。”老金分析说。

“原来如此,怪不得对我们球迷会的人数控制倒是放的比较松呢,这两年都有所增长。”老猫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

“一样的,现在俱乐部想通过我们平衡狂风的力量,将来我们强大了,一样会被俱乐部压制的,俱乐部不会允许一家独大的。”老金说。

老猫点了点头。

另一边,蓝调球迷会会长秃子和蓝翼球迷会会长峰峰一同离开。

“看今天这个形势,调整看台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了。”峰峰说。

“我看未必啊,”秃子说到:“作为我个人来说,是支持搬迁看台的,但是我们球迷会搬迁难度就太大了,目前看反对的意见比较大。”

“我感觉这到很好解决,只要俱乐部满足了你们那些反对搬迁的球迷诉求,我觉得是可以解决的。”峰峰说。

“今天你也听到了,实际上狂风球迷会也未必真心想我们两家中的一家搬到他们看台,你听张鑫那话,意思就是不赞同搬迁,虽然说的不那么直接。”秃子接着说道。

“这倒是,今天这个才是让我感到意外的地方,没想到狂风他们到不同意。”峰峰也有些纳闷道。

“还不因为搬过去意味着抢占了他们的看台资源嘛。”秃子说。

“不过,这个可由不得他们,还是俱乐部说了算。”峰峰说。

“那是当然。”秃子应道。

“话又说回来,我觉得张鑫这个提议倒是提醒了我们,假如最后搬迁,我们也应对获得增加会员名额的补偿,因为有可能搬迁导致会员流失。”峰峰说到。

“对,你说的有理,这个下次我们必须提出来,作为搬迁的重要条件之一。”秃子深表赞同。

由于就住在球队下榻的酒店附近,狂风的张鑫和黑子很快就到了落脚点。

“你说俱乐部会同意我们扩充规模的提议吗?”黑子问张鑫说。

张鑫没有回答,今天的会谈,他的心里其实是没有底的。

对于蓝军球迷会的态度他到没有意外,只是没想到蓝翼球迷会倒是这么爽快的就答应搬迁了,好在蓝调球迷会目前看来调整的难度比较大,这会让整个计划的实施进一步延后。

让张鑫郁闷的是,今天借机再次提出的扩充会员提议,岳孖并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都不好说,至少短时间内不会调整的,蓝调球迷会的问题也很实际,没解决之前,俱乐部不会强制实行的。”张鑫说。

“如果解决不了,说不定俱乐部真的会听取我们的意见。”黑子还是充满了信心。

“静观其变,再决定怎么做吧。”张鑫说,现在他也没有很好的主意。

岳孖通过今天的临时会议,大致摸清了各家球迷会的态度,也为下一步动作摸了底,等回去之后与李总汇报再定夺。现在最紧要的是接下来的比赛。回到房间中,他又开始准备晚上开始的赛前发布会。

俱乐部的重心也不在这一块。最近,俱乐部的日子并不好过,球队成绩不理想,已经远离亚冠区,滑到中游,距离下半区也不远。

虽然投资人神月的龚总并没有给予压力,实际上,自从俱乐部总经理李俊上任之后,龚总基本上就将俱乐部所有的工作都撒手交给了李总。

近期李总的压力也很大,毕竟成绩也不太好。不过,他对于俱乐部的发展有着自己长远的规划。

上次从日本考察回来后,岳孖与李总多次进行过沟通,基本上确定了俱乐部当下最重要的工作目标。

用李总的话说,主要是三个方面:

一是以一线队为核心,对一线队人员调整提前做规划准备,物色潜在的球员;做好一线队的训练、比赛保障;

二是搭建完整的青训体系、培养制度,筹备青训中心;

三是完善俱乐部的管理,特别是调整俱乐部的管理机构。

“这是打基础的三个方面工作,也是今年最主要的工作。”李总并不把本赛季的成绩放在第一位,毕竟俱乐部今年是更换投资人以及管理层的第一年,保持持续和稳定是第一位的。“今年是打基础的一年,另一项重点工作就是做好未来三年的规划。”

这些也得到了龚总的认可。

但是,不追求今年的成绩目标,也不能让球队成绩下滑的太厉害,不然对不起投资和付出,球迷们也不答应。

球迷看台调整的事情暂时先搁置一边,岳孖先把重心转回到球队身上来。

晚上,球队前往客队球场进行了比赛前的适应性训练,东方队的主教练出席赛前发布会,表示虽然最近的战绩不是很理想,但是本场比赛依然会追求胜利。

而就在岳孖陪同主教练参加赛前发布会的时候,岳孖收到了李总一条微信,让他有空回复一个电话。

在完成赛前发布会后,岳孖抽空给李总回了电话。

“李总,有什么事情吗?”岳孖问道。李总这次没有随队前来客场,而是留在家里参加区里面一个会议。

“下午刚参加完区里面的会议,明年女足亚洲杯要举行,我们主场的赛场被选作亚洲杯比赛场地之一,为了提前筹备,需要对区里面要对我们的主场进行改造,这期间,我们将不能在主场比赛;直到明年女足亚洲杯完赛之后,才能回到自己的主场。”李总将会议的基本情况跟岳孖交代了一下。

由于东方队主场赛场所有权不属于俱乐部,俱乐部只有使用权,所有权归区里面,因此,主场赛场的任何改造都有区里统一安排。

“改造?要怎么改造?”岳孖问道。

“具体的改造方案还在制定中,主要是改造看台,扩充看台数量,还有就是完善球场设施。”李总说。

“那我们往哪儿搬呢?”岳孖继续问。

“基本上确定借用隔壁水手队的主场,到时候足协会对双方的主场比赛进行错开调整。”李总说。

“哇......这么刺激!”岳孖确实感觉到很意外,与同城德比死地共用场地,关键还是对方主场,这个确实是没有意料到的。

“那什么时候搬呢?”岳孖问。

“很快了,一个月后,我们的主场就必须进入封场筹备改造阶段。”李总回答说。

“那时间很紧张了,要调整赛程、要考虑现场安保、要考虑票务问题,还有球队要抓紧适应新的场地,太多事情要去准备了,另外,我们的球迷看台怎么安排?”岳孖一连串问道。

“我们的球迷可能会统一安排在一个看台,所以明天比赛结束之后,你连夜飞回来吧,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李总最后说道。

“好的,我提前安排。”岳孖说完,挂了电话。

岳孖突然觉得更加紧张了。时间太紧迫,一时间对于接下来的工作,岳孖有些没有头绪。

“先准备明天的比赛再说吧。”岳孖定了定神,继续工作去了。

翌日,比赛场。

按照惯例,客队东方队球迷提前进入赛场。

这一次东方队球迷会来的齐齐整整,四家都来到了现场。

在现场各家球迷会分居看台四角。

蓝军的ONEBLUE和新青年早早占据了看台的最前排,他们的横幅也悬挂在看台前排最中间位置;

狂风球迷会一行人则占据看台最上端,人数相对最多,他们把旗帜也悬挂在后排高墙上,也异常醒目;

蓝调球迷会和蓝翼球迷会则位居看台中间,两家球迷会中来了不少带着女朋友和家属孩子的会员,不少人把远征也当做一次旅游的机会。

比赛尚未开始,看台上的东方队球迷各自落座休息闲聊着。

“这场比赛能不能赢啊?”风子也来到客场看台。

“说实话,没信心啊。”雷鸣说。

“我们的客场是老毛病了,能拿一分就算胜利了。”凤雏说到。

“你说怎么换了老板,怎么球队一点变化都没有。”风子疑惑的说。

“你当是神啊,只是换了老板而已,又没换老板,而且正是因为换老板,今年基本上没有人员补充,别的球队都有所加强,就我们队没有动静,实力肯定不升反降了。”老猫说。

“哎,看着成绩下滑的,再输个一两次,可能就要保级了。”风子说。

“好歹今年抢了一个冠军啦,而且还是洲际赛事,知足吧。”雷鸣说。

众人聊着,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