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青训之争

第二天一大早,岳孖带着一身疲惫早早的来到了俱乐部。李总正在办公室等着他。

自从李总到任俱乐部总经理之后,岳孖与他相处这几个月来,发现虽然李总年轻,但是工作精力旺盛,每天早上几乎都是最早一个来到办公室的工作人员,7点不到就到了现场。

岳孖推开李总办公室的门,李总正坐在办公室,主管青训的邵逸夫邵总也坐在了办公室里。

岳孖向李总和邵总点头打招呼。

“辛苦了!”李总说到,给岳孖递过来一个汉堡:“还没吃早餐吧。”

“哦,谢谢李总。”岳孖很是意外,李总竟然给自己准备了早餐。为了赶早过来,早饭也没能来得及吃。

“李总,昨天比赛又输了,球队......”岳孖吃了一口汉堡说到。

“嗯......”李总轻声应道。

“球队的现在的状况需要采取一些措施了吧。”岳孖说。

“你觉得现在球队的问题出在哪里?”李总问道。

“呃......这个我说不好,球队实力是一方面,战术安排、人员使用,还有球队士气,等等可能都有一些问题吧。”岳孖小心翼翼的表达着自己的观点说。

“呵呵,连你都说了这么多的问题,可见问题确实不少,但是你发现没有,你说的这些问题,都是有关球队竞赛本身的,按照职权来说,都归属主教练的权限,那么现在这些问题,就应该由主教练自己去解决,除非——”李总说:“除非主教练自己要求俱乐部接入他的职权管理,或者已经到了不介入不行的时候,否则,我们始终要保证主教练的职权边界不受侵犯。”

岳孖懂李总的意思。长期在国外体育圈浸润的李总,一直秉持着国外的理念,就是俱乐部不介入到主教练关于球队自身竞技层面的管理,充分尊重主教练的权威。

虽然现在球队战绩不好,但是至少在李总看来,目前的问题仍应该由主教练去解决,而不是俱乐部老总越俎代庖。

“等球队回来之后,我也会找主教练聊一聊,给他歇一歇压力,也看看他需要俱乐部做些什么。”李总说到。

“恩。”岳孖应道。

吃完汉堡,岳孖擦了擦嘴问道:“李总,昨天你说的调整主场的事情是确定了的吗?”

“目前看来是如此。”李总将会议情况向岳孖进行了讲述。

岳孖听后,不禁有些忧虑:“听这意思,水手俱乐部的杨总似乎内心并不愿意我们去他们的主场,虽然表态是愿意。”

“这个不由得他,虽然他讲的几个理由确实站得住脚。”李总说。

“赛程到还好,俱乐部、足协以及转播方共同商议一下,调整双方主场比赛的时间,我也特意看了一下,剩余的比赛只有2场是两队主场比赛时间一样。”岳孖说。

“我们也做好相关准备吧。”李总说。

“好的。”

李总拿出一根烟,示意了一下,似乎在询问岳孖介不介意抽烟,岳孖点了点头。李总点了烟,抽了一口,一串白烟吐了出来。

“其实关于主场调整的问题,我到不是很在意,毕竟是临时的,无非是借用谁的问题,最关键的是青训资源分配的事情,也是我最担心、最忧虑的事情。”李总表情有些阴郁。

“这个资源分配是怎么安排的?”岳孖问。他在了解到本地中小学足球训练基地分配资源后,也自感不妙。明显的是,优质资源都被同城对手拿去了。

“只能说隔壁在这方面下的资源很多吧,据说杨总一直陪着足协在做相关的调研,而在这个过程中,优质的学校资源都被隔壁第一时间预定了。”李总说。

“足协在这个事情上,有些偏颇了吧。”岳孖不解的说到。

“前期投入的资源不同吧。”李总说。

“这个事情未必是坏事。”一旁的邵总说到。作为主管青训的副总,球队未来青年人才的培养主管,承担着俱乐部青训体系的重新搭建。

“虽然这次我们在本地的足球资源分配上不占据优势,但是关键的还是看后续青训资源的投入和培养体系的建立,如果做的好的话,现有的资源未必不能培养出合适的球员。”邵总说。

“但是起步还是稍落后了一些。”岳孖有些担忧的说。

“上次你也去了日本,也知道日本足球青训的关键点。”邵总对岳孖说。

“对,日本足球靠的是校园足球+俱乐部青训梯队的方式,尤其是校园足球。”岳孖回应说。

“确实如此,校园足球是青训球员的水之源,但是我也要看到,校园足球我们不应当只把目标放在本地资源上,而是要更多的向全国的学校资源进行挖掘。”邵总继续说到。

听到邵总的观点,李总和岳孖都眼前一亮。

“其实在这之前,我对本市的足球学校资源就做过了解,目前合格的学校资源就是现在分配的30所,加上外围一些学校,也不超过50所,满打满算也不过5000多学生资源,即便这些资源全都归属我们,相对于国外几万、十几万的校园足球资源,这个数据也是少得可怜的。”邵总分析到。

“你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如此,所以我们也在全国挖掘好苗子补充道梯队里。”岳孖说到。

“光靠挖掘好苗子补充还是不够的,我们要做的是扩大校园足球资源,那么就要放眼全国。”说着,邵总从包里拿出一沓纸。

“你们看,这是我了解到的目前全国3000多所具有一定校园足球资源的中小学校,其中有200所左右的资源较好,我觉得我们要找的就是这200家中小学。”邵总说。

“不错,看来你做的准备不少啊。”李总接过邵总的资料一面翻着一面不住的点头,阴郁的脸色不禁舒展开来。

“我的初步设想是这样的,我们设立青训校园合作伙伴制度,设计三级体系,第一级是合作校园,主要是展开足球兴趣培养合作,定期派球员、教练去和合作学校交流;第二级是伙伴校园,对于学校青训资源优先考虑吸纳入到俱乐部梯队中,同时定期派驻教练进行培训,并在资金和装备上予以支持;第三级也是最高一级是青训基地,针对的是特别优秀的学校,直接在学校设立低年龄段的梯队,直接纳入到俱乐部正式的青训梯队体系,在资金、教练、青训资源上予以扶持扶持,并且允许直接使用东方队的品牌资源。”邵总将自己的设想一口气都阐述了出来。

“很好的设想!”李总点评到:“看来你是早有准备啊,早知道如此,我就不用郁闷一晚上了。”李总打趣的说。

“呵呵,这个想法在日本的时候就有了,特别是受到日本足球青训体系的提醒,给了我启发。”邵总说。

“好,马上拿出整套的方案,并且要快速的执行,因为对于这些资源的争抢我们不仅仅面对这同城对手的竞争,而是面对在全国足球俱乐部的竞争。”李总不无紧张的说到。

“现在国内青训资源这么紧缺,争抢是不可避免的。”岳孖说。

“刚才一线队成绩不佳,岳孖也分析了一些原因,其实最关键的问题就是球队实力不足,而这其中就是阵容的老化和竞争力不足,但是能够替换上来的年轻人并不多,这才是我真正忧虑的。”李总把他内心真实的话讲了出来:“我并不是特别在意目前一线队的成绩。”

就在讨论时,李总的手机电话响了。

“木秘书长,早上好,这么早来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是足协的木秘书长的来电。

“恩......恩......恩.......哦,这样啊,好的........好的.......我们按照足协的意思来办,之后的事情还请足协帮忙一起协调一下,谢谢。”说完,李总挂了电话。

“怎么了?”邵总和岳孖异口同声的问道。

“情况有变,之前基本确定与水手队共用主场的方案最终被否了,现在的方案是,我们的临时主场要调整的金杉体育场去,刚刚足协木秘书长来电话说的,后面还会开专题协调会。”李总说到。

“金杉体育场?这么远,太不方便了吧。”邵总疑惑的说到。

“是啊,从俱乐部过去得要有6、70公里呢,况且在郊区,那边没有地铁,交通也没有,球迷怎么办,在水手主场不是挺好的嘛,没有挽回的机会了?”岳孖问道。

“已经最终确定了,木秘书长说已经报市政府同意了。”李总回应说。

“折腾!”岳孖吐槽到。

“接下里我们要商量几件事情,一是主场比赛的准备安排,这个要和足协以及体育场提前沟通,需要提前去适应场地,而二是做好球迷准备工作,这么远如果靠球迷自己前往估计有些困难,有必要的话,俱乐部可以组织大巴,每场接送球迷到金杉体育场去观看。”李总说。

“好的,这些我来安排。”岳孖说。

“邵总,青训方案的事情也刻不容缓,晚一步就可能被别人抢走有限的资源。”李总继续吩咐到。

“没问题,整体方案我尽快拿出来,会提交俱乐部商议,另外,我也会提前与一些意向学校进行沟通,先打下一些基础吧。”邵总回答道。

“好,大干一场吧。”李总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