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球场小店

载着ONEBLUE小组成员的小面包一路疾驰。

载着一行人的面包车从高速路上走了下来,开进了乡间的柏油小路上。

窗外,从高耸入云、连绵起伏的高楼大厦,逐渐进入满是绿色、葱葱郁郁的乡间田野,不时出现几幢瓦房、小洋楼。

球场越来越近了。

“这地方也太偏僻了吧,我们是不是走错了。”雷鸣说。

路上,除了小面包外,看不到任何车辆和人员。

“不会啊,你们给我的地址,我跟着导航走的呢。”司机师傅小刘说到。其实他的内心也正在犯嘀咕呢。

“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怎么会把球场建在这种地方呢。”风子也嘀咕道。

由于过于偏僻,手机信号有些弱,导航也是时灵时不灵,断断续续。一时间,车子在乡间不断的兜圈子,却找不到出路。

众人有些着急了,不免有些埋怨。

小刘师傅也急的满头是汗。

这时,从一旁的农地里,走出一位带着草帽的中年人,看着像是刚刚干完农活儿。

“前面有人,停车、停车,我去问问。”老猫说到。

面包车停了下来。

老猫从车上走了下来,顺手从车上拿了一瓶矿泉水,走到中年人身边。

“师傅,你好,打扰了,请问您知道金杉体育场怎么走吗?”老猫问道。

“哪里?”中年人一时没有听清楚。

“金杉体育场,您知道怎么去吗?”老猫继续问道。

“没听说过啊。”中年人回答说。

“呃......那这里是朱仙镇吗?”老猫问。

“不是呢,朱仙镇还在前面,这里是刘夏镇。”中年人回答说。

“啊,是这样啊,那您方便告诉一下我们怎么去朱仙镇吗?”老猫问道。

“沿着这条道一直往前开,会看到有个桥,从桥上右转之后,一直往前看,就能看到朱仙镇了。”中年人回答说。

“谢谢您!”说着,老猫把矿泉水递给中年人,便赶紧返身回到车上。

“还没到,继续往前开。”老猫还没坐定,便跟小刘师傅说到。

“是走错了吗?”风子问。

“不是,走高速只能从这里下,还得往前开,直走再右转。”老猫说。

面包车继续启动,扬起一阵烟尘,向前疾驰而去。两边的庄稼被车子抛在了身后。

“还好今天过来探班,这要是头一次来,能不能赶上比赛还是个问题呢。”凤雏说。

又经过了半个多小时的颠簸车程,终于看到了朱仙镇的路牌。

路上,往来的车子逐渐增多,行人也多了起来。两旁,黑瓦白墙的房子,层层叠叠的排列在一起;道路两旁、院子里、小歇处,柳树生长在其中。

一座典型的江南小镇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地方还真不像是有现代化的体育场的地方。”众人看着窗外,内心不禁想到。

“靠边停一下,我去问问球场怎么走。”这一次,老猫提前做好准备,先去打听清楚,免得再走冤枉路。

车子停在一个小店前,老猫走下来,跟店主打听球场线路。

店主很客气:“哦,你们要去金杉体育场啊,体育场不在镇中心,你们得继续沿着这条主干道一直开到底,然后左转开大概三个红绿灯,再右转,一直往前开4、5公里,就可以看到球场了。”

老猫谢过店主的指示,便返回车上。

“还要走这么远啊。”众人听到老猫打听来的路线,不免又郁闷了。

“走吧。”老猫一声令下,车子继续往前开去。

镇上的景色比之前乡间的景色,要丰富了许多。这座江南水乡,让看管了城市里高楼大厦的众人,不免会有些感怀起来。

“这地方就是不来看球,来玩一玩也是很不错的呢。”凤雏说。

“听说过朱仙镇,但是从来没来过,感谢足协咯。”雷鸣说。

“感谢个屁,要不是足协,我们用的着来这么远看球嘛。”风子抱怨说。

“那是水手队不答应用他们的球场呀。”非洲说。

“哼,这还不就是足协的一句话,他们压根儿就是跟水手队穿一套裤子,把东方队安排这么远,成绩更要受影响了。”风子继续抱怨道。

“朱仙镇......诛仙......”雷鸣在一旁喃喃自语道:“咦,这镇子的名字挺好,寓意着我们的球队要在这里诛杀各路妖魔鬼怪、各路球队呢。”

“你还真是会想啊,你这是强行解释。”风子悻悻的说。

“那怎么办,只能往好的地方想了。”雷鸣说。

车子按着店主的指示,一路前行。车子开出小镇,又重新走进了乡间。

车子在右拐之后一路疾驰了四五公里,终于,看见了一座高大的球场,矗立在乡间平底上,远远看去,像是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

只是与这周边的农田、村社摆放在一起,显得有些突兀不搭调。

“可算找到你了。”车上的人见到球场,不免又重新兴奋起来。

车子缓缓开进球场外的停车场。

来到球场旁边,这是一座崭新的球场,三年前才刚刚竣工,一切的设施都非常的新。

球场是一个正圆形,白色的帆布顶棚,在太阳的照射下,显得更加白炽。

球场外的停车场,零零散散的停放着十几辆车子。球场外,有一些市民正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有一些在闲逛着。

ONEBLUE小组一行从车上下来。

“唔——”众人下车后纷纷伸了伸懒腰。都是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在小面包里窝了两个多小时,腰酸腿疼的。

小刘师傅下车点了一根烟,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神色。

“谁能知道,这农田旁边还建有这么一座先进的体育场呢。”下车后,风子一边指着球场,一边指着不远处绿油油的农田和劳作的农民。

“难道说,有比赛了,那些农民扛着农具就到球场看球啦。”凤雏打趣的说到。

“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哪儿会有人来看球哦,要不是东方队搬到这里来,估计我们一辈子都不会到这里来。”海布里说到。

现在是中午12点,比赛在下午两点。

“时间还早,怎么熬过去啊。”非洲无奈的说到:“这周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又没有什么商店,总不能再回到朱仙镇上去吧。”

“我们绕着球场兜一圈吧。”老猫提议说。

“行。”

一行人离开车子,绕着球场兜了起来。

球场外虽然人不多,但是设施都比较新。在场外,有小块足球场、篮球场、网球场以及其他健身设施,倒是一个很好的健身场所。

由于所处乡间,没有穿梭的汽车,没有弥散的雾霾,连空气都显得甜美了一些。

众人往前走着,发现在球场外层,有一排商铺,有一家便利店和一家小吃店,正开着门。

“时间也到点了,要不我们先去吃午饭吧。”风子提议说。

“是啊,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子,我肚子早就咕咕直叫了。”雷鸣说。

于是,众人便往小吃店走去。

小吃店面积不大,7、8个桌子,里面有几个人正埋头吃着饭。

一行人走进小店,老板抬头看到,便笑盈盈地迎了上来。

“来来来,请进请进,屋里有座。”老板到。

众人看着墙壁上贴着的菜单,有小抄、有盖浇饭。

“老板,有没有小包啊,我们几个人坐一起点菜吃。”老猫问道。

“有的有的,就在楼上。”老板指着楼上说的。

“好,那么我们去楼上。”说着,众人便往楼上走去。

楼上空间也不大,只摆放有一张圆桌,正好容纳下几个人。

众人围着桌子坐定,开始点菜。

“各位,看看菜单,点些什么吃的。”面对这么一大桌的生意,老板显得有些喜出望外。

“老板,你怎么把店开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啊。”雷鸣问道。

“哦,这个球场啊,三年前球场刚开的时候,我就开业了。”老板一边记录着菜名一边回答道。

“这么早就开了,竟然没开倒闭?”风子不禁高声说道。

老板脸色到无尴尬的神色,乐呵呵地说到:“这里虽然挣不到什么大钱,但是正常开支是够了,再说了,我又不靠这个店生活。”

“这是你的副业啊?”雷鸣问道。

“算是吧,我自己家里有3栋房子。”老板继续写着。

“哦,有3套房子啊,怪不得。”雷鸣说。

“不是3套,是3栋,每栋有5、6层,在庆丰路地铁站哪里。”老板若无其事的说到。

“哇——不是吧,3栋?”众人不禁哑然了。

“对啊,3栋,我上班就是不想闲着无聊,做点事情可以不用去打牌、赌博。”老板笑着说。

在庆丰路地铁站的3栋房子,房租少说也得一百万一年。大家显得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想了一想,赚不到钱还在这种地方开店,确实也没有其他的好解释的了。

“你们是过来玩的吗?”老板也问道。

“对啊,我们是来看球的。”众人回答说。

“哦,你们是球迷啊,是东方队的球迷吗?”老板问。

“对啊。”众人说:“你也知道东方队啊。”

“知道知道,江州人哪有不知道东方队的,不过你们不是第一支在这里比赛和看球的球队了,在你们之前,还有两个。”老板说。

“哦?是哪两家啊?”老猫问。

“一个是西湖绿荫队,一个是江州的另外一支队伍水手队啊。”老板回答说。

“哦,他们也来过啊。”

“对啊,他们两家,嘿嘿,来的时候还真有点意思。”老板嘿嘿一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