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故事会

众人一边点着菜,一边忙着跟老板招呼来讲讲故事。

老板这边安排好下单,说到:“你们先吃着,等吃完了,给你们聊聊。”

老板走下楼去。

“你还真相信他有什么料啊,只不过是逗我们玩儿的。”老猫说。

“瞎扯的,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能有什么趣事可讲的,平时恐怕连人毛都见不着。”风子说。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偏僻了,后面比赛的上座率恐怕会糟糕的很。”雷鸣说。

“俱乐部安排大巴接送啊。”非洲接着说。

“你自己算算,能拉多少人,顶多千把人了,几家球迷会哪里够分。”凤雏说。

“没有战斗力,再多人也不行啊,你也不是不清楚,就几家球迷会2万人,真正有战斗力的,恐怕也就这1000来人。”老猫说。

他说的是事实。在现场助威的大多数时候,只有大约1000人会坚持不懈的参与助威,另外的1万多人,只是开始参与一下,没有持续力,很快便进入静默状态。尽管几家球迷会都试图带起这些人,但总是事与愿违,之前提议的看台整合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临时调整主场,这个动议暂时被搁置了。

“拉来1000个精英,比10000个木头人作用大多了。”风子说。

“老金现在没有防着我们吧?”凤雏问老猫。

“哼哼......”老猫一阵冷笑。

老猫擦拭了一下茶水杯,说到:“你知道前几天他找我怎么说吗?”老猫反问道。

“怎么说?”众人看着老猫,等待着他接着讲下去。

“他跟我说,要对看台现场进行重新梳理,让我们把看台领喊的责任让出去,我们ONEBLUE小组专心于旗帜。”老猫说到。

“把领喊让给谁?”雷鸣问。

“还能有谁,老熟人呗。”老猫没有直说。

“阿军?”

“对!”

“不会吧,怎么会是他。”众人有些错愕了。一个没有多少经验的人,来带领全看台,这不是闹着玩儿嘛。

“老金的意思是要培养新人。”老猫说。

“他这样说,理由倒也很充分。”雷鸣说。

“充分个鬼,我看,他就是为了怕我们做大,影响他的利益。”风子心直口快的说到。

“每年俱乐部给我们球迷会的套票,中间的差价都会谁拿去了啊?”凤雏问。

“谁拿去了不知道,只知道这事全权由老金自己在管理着。”老猫说。

“嚯,那可不是小数目了,对了,老金上次不是说,给钱给我们做横幅和旗帜嘛,给报销了吗?”雷鸣突然想起来之前的事情,在ONEBLUE小组组织现场TIFO的时候,老金说到要在资金上支持,便问道。

“没有,上次我找他,问他能否解决之前旗帜的费用,他的意思是那些都是我们自己个人做的,不能算作球迷会的财产,所以不能给予报销。”老猫苦笑着说。

“妈的,我们做的难道不是用在看台现场啊,难道不是代表蓝军球迷会的形象啊,真他妈是小人。”风子愠怒的说到。

“阿军现在跟着老金混,跟着可紧了,”非洲说:“上个周末,我在港城商场和老婆逛街的时候,还看见他们在一起吃饭呢。”

“这个小弟培养的好,老金吃肉,他喝汤,呵呵。”凤雏笑着说:“所以全力在培养阿军和他的小组,不能让我们在球迷会里独大啊。”

“上次狂风的黑子跟我说,让我们考虑是不是单独出去呢。”老猫说。

“狂风也不是好东西,他们在背后使得绊子还少啊,上次也不知道是谁造谣,他们挨打,我们弃他们而去,眼见着谣言满天飞,黑子他们也不出来解释一下。”雷鸣说起这事,气又不打一处来。

“哪天在客场讨论看台整合的事情,狂风的张鑫明理支持,其实话里话外都不支持,而是为了自己小团体扩展谋利益。”雷鸣说。

“球迷会就是一个小社会,虽然都是一家球队下面的球迷会,但是各种利益争斗总是少不了的。”凤雏摇摇头的说到。

“算了,我们搞好我们自己的小团体就行了,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自己看纯粹的足球、做纯粹的球迷就可以了。”老猫总结陈词的说到。

众人谈论着看台的事物,一旁的司机小刘听的虽然不大明白,但是也饶有兴致的听着。

众人聊着,菜也陆续上来了。

赶了大半天的路程,众人早就饥肠辘辘,上来的菜很快就一扫而空,大碗米饭上了一碗又一碗。

老板见着吃的兴致勃勃,也乐开了。

见到众人吃的差不多了,老板走了过来,掏出烟给众人发了发。风子、老猫接过了烟,其他人则摆了摆手。

“怎么样,各位球迷兄弟吃的可好?”老板笑呵呵的问道。

“不错不错,你看,盘子都扫空了呢。”风子回答说。

“呵呵,好吃就行,下次欢迎你们再来哈,”老板说:“不过,有些球迷我可就不欢迎了。”饭店老板拿过凳子坐在旁边说到。

听到老板这样说,众人一下来了兴致,纷纷朝向老板期待着他讲故事。

“快说说,有那些球迷你不欢迎啊。”众人问道。

“在你们之前,来过两拨球迷,一队是西湖人队的球迷,一队是水手队的球迷,好像也是什么热身赛,放在金杉体育场,他们也有球迷来现场看球,这一点我倒是挺佩服他们的,但是——”饭店老板吐了一口烟,脸上看着有些苦涩。

“第一波是西湖人队的球迷,人来的还不少,这楼上楼下坐的满满当当的,吃的喝的到也还好,就是喝到高兴处啊,那个状态有点控制不住——他们又唱又跳的,显得很疯狂的。”老板回忆着。

“因为我们这二楼是隔出来的,中间是用木板隔出来的,本身的沉重就有限,哪天他们在二楼又唱又跳,楼板明显有些晃动,楼下甚至有些墙漆掉落,从下面看,楼板都在震动,当时就给我慌的,赶忙上去制止,你们猜怎么着——”老板问道。

“怎么了?他们停止了?”众人回复说。

“他们跳的更厉害了。”老板立即厉声说道:“我当时吓坏了,楼板晃动的已经有些裂缝了,而那些人反而越唱越嗨、越跳越嗨,万一要是塌了,那就要出大事故了。”

“那后来怎么了?”众人追问道。

“后来我是找了他们里面领头的,说要是不停止,我就要报警了,最后才停下来,走的时候,我看他们都意犹未尽,一点都没有想到危险的存在。”老板后怕的说到。

众人笑着。“还好我们只有几个人,我们再怎么跳也跳不塌你这个楼板。”凤雏开着玩笑说到。

“这批还好,最差的是另外一拨,水手队的球迷。”老板继续说着。

听到马上讲述水手队球迷的趣事,众人更加精神了。

“哪天水手队的球迷来我的店里,人也不多,十来个人,比你们多几个,也是身穿球衣过来在你们这桌吃饭,他们到挺安静的,没有像西湖人队球迷一样又唱又跳,本来我以为挺好的,吃饭的过程也挺正常的,等到他们结账之后,我们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了问题。”说起当天的事情,老板脸色泛起阵阵恶心。

“怎么了他们?”众人急切的问道。

“我们看到有几个吃饭的碗放在地上一角,我们服务员准备去拿起来扔掉,发现里面全都装满了水——其实不是水,里面都是尿!”说到这个,老板声音提高了八度。

“啊?没听错吧,竟然是尿?!”众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有听错,确实是尿,”老板深深的吐了一口烟:“服务员当时就把我喊过来了,我上来一看,真的是尿,我这才想起来,这群水手队球迷进来吃饭的时候,还问过我们店里有没有厕所,我当时说店里没有,但是出去不远球场里有,当时也没在意,没想到这些人竟然不愿意走几步去球场上厕所,却在我小店里,撒在了碗里面。”

说到这里,老板说话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气愤。

众人听到此处,忍不住笑了起来。

“还好我们吃完饭你才来讲这个故事,不然,我们哪里吃的下饭啊。”雷鸣打趣的说。

老板摇了摇头:“真是没想到素质这么低,这事儿可把我恶心坏了,从那天起,我就给店里立了个规矩,凡是水手队的球迷概不欢迎,今天你们来,我还以为又是他们一伙儿的呢,后来看到你们包上刻着东方队的名字,才知道你们不是。”

“好——”众人立即鼓起掌来。

“谁也不希望自己的小店碰到这些恶心事儿”老板说:“不过,我对于东方队球迷的印象到还好。”

“您放心,我们既不会又唱又跳,更不会在你店里上厕所,哈哈哈。”老猫笑着说。

老板无奈的笑着摇摇头:“你们休息着,有事情招呼,我先下去了。”说完,老板便走了下去。

众人又在回味着刚才的故事。

“他们干出这种事情倒也不奇怪,各种卧底、诬陷、栽赃的事情都是他们做的,撒个尿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小事情。”风子说。

“还好这群人属于隔壁的球迷,不然,真的要以这群人为耻了。”老猫说到。

一旁的小刘师傅听的也津津有味。

众人继续闲聊着,准备下午的比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