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涂鸦

餐馆老板讲完“故事”便笑着下了楼,ONEBLUE众人鼓掌欢送,餐馆老板笑笑摆了摆手。

“这个故事太经典了,必须记下来,好好讲给别人听。”雷鸣笑着说道。

“必须的啊,得让更多的人知道水手球迷的英勇事迹,哈哈。”风子会想起来又乐开了花儿。

“这事儿就交给你了啊,雷鸣。”凤雏拍了拍雷鸣。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雷鸣笑了笑应达到。

“标题我给你想好了,就叫:震惊!饭碗变尿壶,水手球迷杰作!”风子说到。

“震惊体啊,风子,明天去网络评论部报道!”凤雏笑着说。

“我自己也想了一个标题:琼浆玉酿碗中留,水手小鸡尿一泡。”雷鸣笑着说。

“哈哈哈......”众人听罢,笑作一团。

“小鸡是点睛之笔,”老猫笑着:“你小子确实是个人才。”

“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还能大的了吗?”雷鸣呵呵一乐:“水手从俱乐部到球迷都一个德行,一个比一个小,心眼儿小,那个也小。”

“有道理。”众人喝彩到,鼓起掌来。

“饭吃的差不多了,我们撤吧?”

“好。”

众人下了楼。小饭店已经没了吃饭的客人。

老板正在收银台算着账,他的孩子坐在餐桌上写着毛笔字。

“老板,谢谢你啊,饭菜不错,故事更不错。”雷鸣朝着老板笑着说道。

“欢迎再来。”老板笑呵呵向众人挥手到。

众人乐呵呵从饭店走了出来,出门还不忘与餐馆老板打着招呼。

“我们现在去哪儿?”风子问道。

“直接到球场里去吧,还有一个小时就比赛了,我们去找找看台,先摸摸环境,下次就知道我们的阵地在哪里了。”老猫说到。

“小刘师傅,你看你是在外面休息,还是和我们一起去球场里看看球?”凤雏问一旁的小刘师傅。

“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在外面也很无聊,就和你们一起进球场看看球吧,我还从来没有现场看过球呢,正好现场体验一下。”小刘师傅说。

“好,反正不需要球票,一起进去玩儿也好。”

一行人便往球场内走去。

球场的入口平台在二层,一个宽大的阶梯连接着二层看台。

今天只是热身赛,并没有安保人员,除了几个球场保安之外。一行人走进球场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金杉球场新建不久,整体设施都比较新。一行人走上二层看台,绕着看台外的平台溜达着。

平台非常宽阔,像是球场的一个环形腰带,可以有效的承载和分流观赛人群。同时,也为观赛人群提供了球场看台之外的休息区,在平台靠球场一边,有若干个商店,只是现在都处于关闭状态。也难怪,平时难得举办正式比赛,球场内的商业很难生存的下去。

从平台透过看台入口往球场内看去,球场草皮呈现铮亮的绿色,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着亮光。

这块球场的草皮相当不错。

众人选择球门区后面的看台入口走了进去。

金杉球场是一块专业足球场,也是江州市的第三块专业足球场。球场不大,双层看台设置,看台安装了蓝色的塑料坐板,再加上平整铮亮的草坪,观赛体验相当不错。

“哟呵,没想到,这个球场环境真不错啊。”风子说。

“这草皮质量在国内怎么也得数一数二的吧。”一旁的非洲感叹到。

“没,永远不会排第一,因为我们圣公园球场排第一。”凤雏说。

众人笑着点了点头。

“这个看台真的非常适合做球迷看台呢。”风子说。

球门后区域则是单层看台设置,看台从上到下坡度较大,站在看台最后端朝球场看去,会有一种俯视的压迫感,而且看台正面带着一定的弧度,使得不论在看台那个位置,都有较好的观赛视角。

“这个球场如果不是距离太远,还真的挺适合做我们的第二球场呢。”海布里说:“关键是这个看台的座椅,都是我们的主色蓝色呢。”

原本众人对于东方俱乐部的主场被调整到金杉球场是颇为不满的,毕竟远离市区、远离自己的主场,球迷们内心多有怨气,而现在实地来过时候,却发现但从观赛环境看,金杉球场还是非常不错的。

“想必之下,我到觉得金杉球场的看台设计非常适合我们球迷呢,你看这个看台的栏杆,都非常适合我们悬挂横幅。”

“大家把包里的旗帜和横幅都拿出来吧,能用的都用上。”老猫吩咐到。

众人将各自包里的旗帜拿了出来。

主横幅、次横幅挂在前排,巨幅平铺在了后排。

“人手一个手旗啊。”老猫说到。

小刘师傅也上前搭了把手。

“嘿~嘿~大家都快来看看这里。”风子在后排悬挂门旗,突然向大家招手喊道。

“怎么了?”

“快过来快过来。”风子招手不停的招手示意让大家过来。

其他人放下手中的旗帜和旗杆,纷纷聚拢到风子身旁。

“你们看这墙上。”风子手指着后排看台的墙面,众人注意到,上面有一排涂鸦。

墙上涂鸦用绿色的油墨写着一排字:

“横扫中国足坛,唯我绿色巨人”,落款“绿魔”。这排涂字被图上了一个红叉。

“这应该是西湖人队的绿魔小队留的涂鸦。”凤雏道。

“嚯,小绿球队实力不咋地,口气倒是不小。”风子说。

“人家好歹以前拿过两次足协杯的冠军,说起来,好歹也算是祖上阔过。”雷鸣提醒说。

“所以现在这个不孝子孙只剩下嘴上厉害了。”凤雏讥讽说。

在绿魔涂鸦的一旁,写着另外一些字。

“唯我独尊,水手独大。”这是水手队球迷留下的印记——在旁边还有几个字:“东方队,傻X队!”

看到这几个字,现场一众人内心立即泛起一阵怒火。

“妈的,水手这些傻X,果然是一群小人啊,不敢正面和我们硬碰硬,不敢在看台上比拼助威,只会用这些小伎俩来恶心人。”雷鸣愤慨的说到。

“要不是我们来球场,还不知道他们在这里暗地里骂我们呢。”凤雏说。

“所以说,小人只能干些龌蹉的事情,在人家饭店的碗里撒尿,也就不觉得奇怪了。”风子也很气愤。

“我们找东西把这几个字铲掉吧。”非洲在一旁说到。

“对,铲掉。”旁人附和说。

“我倒有个主意。”凤雏说。

“什么主意?”

“我们改一改就好了,”凤雏说:“我们也涂几个字。”

“主意倒是不错,但是我们都没带油墨和笔啊。”一旁的风子说到。

“找饭店老板——”老猫说:“找刚才吃饭的饭店老板,我刚才出门的时候,注意到他店里的小孩儿在练毛笔字,我们把笔墨借过来不就行了。”

“好主意。”众人乐道。

“我去吧。”雷鸣主动说到,便立即起身走出看台。

雷鸣一路小跑来到小饭店。

“老板——”跑进小饭店,雷鸣喊道。

“诶,来了——”老板从后门走了出来:“唷,是你啊,怎么又回来了?”

“是这样老板,您这里有毛笔吗?我想借用一下。”雷鸣说明来意。

“有啊。”

“能借我一下吗?”雷鸣说到。

“好的,没问题。”老板并没有多问,俯身从柜子里把毛笔和墨汁拿了出来:“需要白纸吗?”

“不用了,谢谢!”雷鸣接过笔墨说到:“用完我很快就还给你。”

“没事。”

说完,雷鸣便返身跑向看台。

“借到了!”雷鸣一路小跑,来到看台。

老猫接过笔墨,拧开墨汁瓶,用毛笔蘸了蘸,想了一想,便上手涂了起来。

他将“东方队,傻X队!”中的“东方”两个字涂抹掉,然后在一旁写上“水手”两字。

同时,又在一旁写下一行字:“在江州任何角落,都是东方队主场”。

众人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

“改的好!”众人赞到。

“针对小人,只能用小人之策来应对。”风子说到。

“关键是让他们知道,无论在哪里,都是我们的主场,他们少要嘚瑟。”老猫说。

“再画一个球队的LOGO吧。”雷鸣提议道。

“对,要在这里留下我们主场的标志,凤雏,这个你拿手。”老猫把毛笔递给凤雏。

凤雏接过毛笔,蘸了下墨汁,在一旁的空白墙面上描摹出东方队的LOGO。

不一会儿,一个黑色鲜亮的东方队LOGO出现在了看台墙面上。

“好了,兄弟们,该继续干正活儿了。”老猫说到。

众人便离开涂鸦区,重新回到看台整理旗帜。

不一会儿,整个看台便摆满了各色的旗帜。

“球队进场热身了。”看到预备队进场,ONEBLUE众人在看台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同时高声呼喊:“东方队!”

从球场过道走出场内的东方队员忽然听到看台上传来“东方队”的呼喊声,有些突然。球员们没有预想到这样的比赛,这么远的场地,都有自己的球迷来观赛助威。

走出场的东方队球员纷纷向看台上的东方球迷挥手致意。

在临时主场的比赛即将开始,金杉球场也将从临时主场变成东方队真正的主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