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你们哪儿来的?”

东方队预备队在球场上进行着热身;ONEBLUE小组在看台上唱响了在圣公园球场的助威歌。在空空荡荡的金杉球场内,几个人是声音显得格外的响亮。

雷鸣、风子、非洲拿起大旗举起来甩动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飘逸鲜亮。

一旁的司机小刘师傅看着这群人,禁不住笑着,脸上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之前还都一本正经的小伙子们,这会儿全变成了另一个模样。

场内的安保人员奇怪的看着这群人。球场上的队员们,认真的准备着,仿佛就是在自己的主场一样。

球队热身很快结束。

与往常不一样,球队没有回更衣室,而是直接来到场边,脱下训练服,换上比赛服。预备队的比赛没有那么正式。

两队首发队员重新走上了球场,各自占据半边球场,裁判组各就各位,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尽管这只是一场预备队的比赛,尽管看台上只有ONEBLUE几个人,没有其他东方队球迷、没有客队球迷,但是他们依然像正式比赛一样,卖力地在看台上高唱着助威歌,甩动着旗帜。

在助威歌声的鼓动下,东方队开场后也发起了主动的进攻,几波进攻都威胁到了对手的城池。

“喔——”一脚远射,擦着门柱飞了出去。看台上发出巨大的惊叹声,东方队错失了领先的机会。

场上的局势也给看台上的球迷打了一针兴奋剂,ONEBLUE们歌声更加响亮了。一旁的小刘师傅,从端坐的状态,也起身禁不住跟着节奏拍起手来。

“你们是哪儿来的?”就在ONEBLUE们忘情的高唱时,看台背后突然传出一声大喊。

“你们是哪儿来的?”同样的话再次重复了一遍。

这时,几个人才注意到身后的声音,纷纷停住了助威,回过头来。

三个保安走了进来,其中一个走在前头的保安,长着大脑袋,留着寸头,身高不高但是看着非常的敦实,看着倒是挺像《鹿鼎记》中的“瘦头陀”。

“你们是哪里来的?”“瘦头陀”对着ONEBLUE们继续高声问道,他们三人走到跟前。“瘦头陀”身高不高,站在老猫几人面前,不得不仰着头说话,但是气势却十分足。

“怎么了?”老猫回过身问道。

“你们是哪里的,谁让你们进来的。”“瘦头陀”语气有些生硬。

“我们就是东方队的球迷,来为球队助威来了,怎么了?”老猫继续心平气和的回应说。

“我不管你们是哪个队的球迷,没有经过同意,就不能随意进到球场来。”“瘦头陀”强硬的说到。

一旁的雷鸣、风子、凤雏几个人听着“瘦头陀”的话,心中有些不爽,纷纷放下旗帜,聚拢到老猫身边来。

“这个球场没有写着不允许球迷进场啊,而且门开着又没有人拦着,况且我们只是来看东方队比赛的,有什么问题吗?”老猫继续解释说。

“我们没有接到通知有球迷来球场看比赛,没有人通知我们允许球迷进来,我家大门开着你就可以随便进来吗?你们以为自己是贼吗?”“瘦头陀”语气更加难听。

“你说谁是贼呢?”一旁的风子听到“瘦头陀”说自己是贼,不免怒火中烧。

“谁没经过同意随便进来,谁就是贼!”“瘦头陀”也不甘示弱,另两个保安也走近了过来。

看台的气氛有些紧张。

“你不要侮辱人啊!”老猫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拦着其他几个人。

“没有允许不能进场,我们也是为了球场安全,现在请你们马上出去,离开看台。”“瘦头陀”语气又稍微舒缓了一些:“麻烦配合我们的工作。”

“能不能等我们看完比赛再出去?”老猫问道。

“不行,这场不是公开对外的比赛。”“瘦头陀”回答的斩金截铁。

“如果我们不出去,坚持要看呢?”一旁的风子高声回应道。

“那就别怪我们采取强硬措施了。”“瘦头陀”同样不甘示弱的回应道。

老猫用手拦了拦风子,说到:“我们不想惹事情,也不怕事情,这个现场的看台只有我们几个人,没有客队球迷,不会造成任何的危害和冲突,更何况,我们仅仅是在看台上助威看球,看完比赛我们就离开。”

“不可能,我说了这场比赛不允许有人进场。”“瘦头陀”依然不松口。

就在ONEBLUE和保安们相持不下的时候,看台后排又传来一声高喊:“队长,你快过来看一下。”

“瘦头陀”回过头看去,另一个保安站在看台后排的墙边。

“瘦头陀”起身走了过去。

“队长,你看。”墙边的保安指着墙上的涂鸦说到。

“瘦头陀”脸上迅速阴了下来,站定了几秒,又返身回到看台上ONEBLUE身边。

“看来现在的问题还没那么简单了。”“瘦头陀”说到:“刚才说你们未经允许,擅自进入球场,本来让你们离开就完事了,现在看来没那么简单,还好没让你们直接溜掉。”

老猫、风子、雷鸣、凤雏等几人看着“瘦头陀”,又相互看了看,没有说话。

“那个墙上的涂鸦是你们画的吧,别不承认啊,文字内容在哪里,墨迹都还没有干呢。”“瘦头陀”说到。

“有一部分是我们画的,有一些不是我们画的。”老猫也承认到。

“承认就好,那你们还不能就这么走了,必须赔偿墙面维修的损失。”“瘦头陀”说到。

“凭什么,又不是只有我们涂了,还有其他人涂的,你们干嘛不找他们。”雷鸣在一旁不满到。

“因为只有你们被抓了现行,”“瘦头陀”高声呵斥的说到:“走出去,然后谈赔偿问题。”

ONEBLUE们站在看台上,并没有移动。

看着一动不动的ONEBLUE,“瘦头陀”发声到:“你们,去,把这些旗帜都给收了。”“瘦头陀”向其他几个保安吩咐到。

“瘦头陀”身边的几个安保起身准备去收缴横幅旗帜。

“你们谁敢动我们旗帜!”ONEBLUE们也不示弱,高声喝止到。

正准备去收缴旗帜的保安们停住了。

“谁让你们停下来的,快点去收起来。”“瘦头陀”继续指挥到。

几个保安伸手去扯看台上的横幅。

“你们给我放手,不能动。”风子和非洲冲了过去将保安的手拉了回来。

保安手被拉了一下,又抽出手推了一下。

“你们想干嘛!”“瘦头陀”往后退了两步,往看台上了两节台阶,在高度上略占了优势,对着老猫几人形成了俯视。

“不能动我们的旗帜。”风子几人高声回应道。

“不行,必须现在撤出看台,收。”“瘦头陀”依然坚持命令。

保安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去拉扯横幅。老猫几人迅速聚拢过来,ONEBLUE和保安拥挤在了一起。

在相互推搡中,一名保安被看台的座椅绊了一下,摔倒在了一旁。

“垹——”雷鸣的左脸上忽然一阵剧痛然后又是一股酸痛,嘴里泛起一阵咸热的味道。

雷鸣挨了一拳,嘴角出现了血丝。

出拳的,正是“瘦头陀”。

众人也被这一重拳惊到了。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打了,ONEBLUE其他人更是怒不可遏,与在场的安保扭打了起来。

老猫夹住一个保安的脖子,按在腋下,风子使劲捶着被按着的安保背部;“瘦头陀”厚实的身体确实有些力量,几拳也重重的打在了老猫、风子身上,凤雏、非洲等几人也与其他人扭打在了一团。

雷鸣顾不得擦拭嘴角的血液,忍着剧痛,愤怒地冲了上去。

看台上乱作一团,穿着黑色衣服的保安和穿着蓝色球衣的球迷,混作一团。

扭打了半分多钟后,两队人又分了开来。

看台上走进来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都住手!”

场内,东方队预备队教练组的人员也注意到了看台上的冲突,有几个人沿着边线快速跑了过来:“怎么回事,不要打了!”

ONEBLUE小组和球场保安分了开来,但是双方都依然怒气冲冲,双方都有人脸上出现了伤痕,衣服上也沾染了鞋底印和看台上的灰尘。

当然,最严重的还是雷鸣,挨了一记重拳之后,左脸明显红肿起来,嘴角流出的血也沾染到了球衣上。

“都住手!”穿着西装的中年走到众人的身边,身后跟着的几个保安将其他人分了开来:“怎么回事?”

“经理,这些球迷未经允许进到球场看球,我们让他们出去,他们不听指挥,而且他们还在看台墙面上擅自涂鸦,他们就推搡我们。”“瘦头陀”停了下来,回应道。

“是你们要抢我们的旗帜,不要倒打一耙。”老猫高声说道。

“好了,不要说了,都不要再争吵了。”中年西装的经理说道:“都出去。”

“不要伤害我们的球迷!”在看台下的东方队预备队领队对着看台上喊道:“有问题慢慢说,不要动手,不要伤人。”

经理向领队点了点头,又转向众人说到:“都心平气和一下,都出去吧,你们球迷也自己把旗帜收拾一下带出去吧,别弄丢了。”

“把我们的人打伤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风子、老猫、凤雏几人看着雷鸣受伤的样子更是不能忍。

“好了好了,都出去说!”中年继续安抚的说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