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不能就这么算了

保安和ONEBLUE终于分开了,两边心平气和了些。

“必须要惩治打人的保安!”老猫喊到。

“是你们不遵守规则,你们也动手推了我们的人。”“瘦头陀”不依不饶。

“叫警察,报警!”风子吼道:“看把我们朋友伤的,都流血了。”

ONEBLUE几个人怒气难消。雷鸣捂着被打的左脸,擦拭了一下嘴角。

凤雏拨打了电话,报了警。

“都别吵吵了,都消消气,这事我们会去调查的,你们都赶紧出去吧。”中年西装男说的。

“经理,他们就是这么固执,不然也不至于发生冲突。”“瘦头陀”对中年西装男说到。

“好了,别说了,你们赶紧出去吧,别继续呆在看台了。”经理说到。

“不行,我们要等警察过来。”老猫说。

“警察来也不会处理的,没必要。”经理说。

双方执拗不下,各不相让,但没有再次动手。

不一会,两个警察走进了看台。

“怎么回事,谁报的警啊?”警察发话到。

“是我,我报的警,”凤雏回应说:“警察同志,我们在看台上好好的看着球,他们跑过来赶我们出去,还打伤了我们人,你看,都打出血了。”

凤雏指了指“瘦头陀”,又指了指雷鸣。

警察看了看双方。

“这公共场合,怎么就打了起来?”警察问道。

“警察同志,是这样的,今天这里有场比赛,没有对外开放,但是他们还是进来看球了,我们让他们出去,他们不但不听,还推搡我们的工作人员,你看我们身上,这里这里,”“瘦头陀”指着身上的脚印和灰尘说到:“这都是被他们踢的,现在身上还痛。”

“别倒打一耙,我们的人都伤了。”凤雏说到。

“好了,好了,大家和和气气的说事情不就好了吗?非要动手,都是安稳日子过腻了,想到派出所住几天吗?”警察发话说。

众人没有说话。

“这个事情我们会再调查的,你们今天都不要呆在这里了,都撤了吧。”

说完,警察让双方负责人留下联系方式和姓名。

“都散了吧,还想继续怎么着?”警察呵问到。

老猫示意大家收拾旗帜准备出去。

经理和保安也起身准备走出去。

场内的东方队预备队领队也转身走开,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就在同一时间,东方俱乐部会议室内,正在召开一场重要的会议。

东方队临时主场金杉体育场保障专题会。

东方俱乐部总经理李俊、副总兼新闻发言人岳孖、金杉体育场场长沈飞正在热烈讨论着。

会上,就比赛时的安保、赛场保障进行了细致的讨论。包括草皮的维护、洒水,更衣室洗澡间的热水保障,球场灯光,自己球迷看台的安排。

金杉体育场毕竟是首次承办顶级赛事的比赛,而且是连办多场,因此,各方面的细节都必须预想到。

东方俱乐部在这方面花了很大的功夫,列出了几百项需要协调和确认的事项,逐条与体育场方面进行讨论确认。

随着讨论时间逐渐拉长,体育场场长沈飞的额头也冒出了一些汗珠,面对这么多的问题,顿感压力颇大。

“这些事项没问题,这些事项我们回去尽快落实解决,但是这些估计在下一场比赛开始前没有时间完成了。”沈飞擦了擦额头说到。

“这几个最紧迫的问题先解决掉,会影响到比赛的进行,其他的可以后续再调整。”李俊也妥协了,让球场在短时间内完全准备好,确实勉为其难,只能退而求其次把紧急的问题先解决。

沈飞点了点头。

岳孖手机忽然接到预备队领队的电话,他拿起电话,走出会议室。

过了几分钟,岳孖神色凝聚的走了进来。

岳孖坐下在李俊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李俊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对面的沈飞看出了变化,但是不确定是什么事情。

“沈场长,关于筹备主场比赛的问题,今天大体都讨论好了,紧急的问题还希望你们能够尽快解决,另外——”李俊说:“刚刚我们得到一个不好的消息,你们的球场保安,把我们去看球的球迷给打伤了。”

李俊的话讲的很严肃。

沈飞听了之后,脸色充满了疑惑:“怎么回事,我们保安怎么打打球迷了?”

“是这样的,沈场长,”岳孖接过话茬说到:“今天我们预备队在金杉体育场进行比赛,我们有球迷跟去现场看球了,进了看台,刚刚我们现场的领队给我打电话,说是你们保安要驱赶我们球迷,然后双方发生了冲突,我们有球迷被打伤了。”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得去了解一下。”沈飞疑惑的说到。

“据我们了解,这场比赛虽然不算是正式的比赛,但是也没有说明拒绝球迷看球啊,就因为这个要驱赶我们的球迷还发生冲突,这可不好吧,这还是几个人,要是以后几万人,再出现类似的冲突,到时候真就无法解决了。”岳孖讲的比较严重。

“不会的不会的,我们作为承办场地,肯定会全力做好服务工作,至于说今天发生的冲突,我想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沈飞摆摆手说到。

“希望沈场长能够调查清楚,我们也会去再核实情况,如果真的有问题,我希望贵方打人的人能够赔礼道歉甚至进行赔偿,我不希望我们几万球迷,都带着负面情绪去看球。”李俊补充说到。

“那是的,我们肯定会回去调查清楚。”

“谢谢场长的支持,我们继续吧。”李俊说的。

于是,双方从刚才尴尬的话题中转了出来,继续商讨着比赛的细节。

ONEBLUE一行人坐上了返程的小面包车,雷鸣捂着左脸,揉搓着。

“不严重吧?”风子问道。

“还好,嘴唇被打破了。”雷鸣继续揉搓着说到。

“这个傻逼保安!”风子骂道。

“打起来的时候我往他身上踹了几脚,他身上的脚印基本都是我的。”凤雏在一旁说到。

众人笑呵呵,乐了起来。

“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风子说到,依然还是有些气愤。

“蓝色血液涌动好比浪涛......”老猫的手机响起了球场助威歌声,这是他设置的铃声。

是老金打过来的电话。

“对,是的,是发生了点冲突,他们不让我们看球,要赶我们出去......嗯,有人受伤了,雷鸣,脸上挨了一拳......报了警,警察做了笔录就走了......嗯嗯。”

老猫挂了电话。

“老金怎么知道了。”凤雏说。

“好像是俱乐部那边传出来的消息。”老猫说。

“俱乐部也知道了?”

“估计是今天在现场的预备队领队说的。”老猫说。

“老金说了什么?”

“就是问了一下今天的情况。”

“问了也白问,他又不能帮什么忙,哼。”风狗不屑的说。

“蓝色血液涌动好比浪涛......”老猫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喂,哦,岳总,对是的,是出了事,我们现在已经出来了,已经返程了......嗯,好的......好的......”老金挂了来电。

“是俱乐部副总岳孖打来的电话。”老猫说。

“俱乐部真的知道这事儿啦。”

“对。”

“岳总怎么说?”众人问道。

“岳总说俱乐部很重视这件事情,他说已经跟球场高层沟通过了,如果真的是对方责任,会让对方赔礼道歉,如果伤人了,还要赔偿医药费。”老猫说。

“我擦,俱乐部这么给力?”风子有些不敢相信。

“这才是我们支持的俱乐部!”凤雏说。,不免有些兴奋。

“俱乐部让我们回去之后,到俱乐部去说明一下情况,雷鸣你跟我一起去吧。”老猫说。

“太棒了!”众人兴奋了起来。突然有一种当家做主,有人撑腰的感觉。

“俱乐部能够这样表态,也不枉我挨了这一拳了,值了!”雷鸣放下了揉搓的手。

众人在车上又高歌了起来,小刘师傅也从看台上的惊恐中走了出来,愉快的开着车。

另一边,坐在车上的金杉体育场场长打着电话。

“你们怎么干事的,怎么老给我惹麻烦,是谁惹的事情开除了他......”沈飞很是气愤,今天在东方俱乐部李总年前折了面子,最关键的是被质疑球场保障能力。

自从担任金杉体育场场长以来,沈飞一直想着如何扩大球场的收入来源。

但是球场的先天条件并不好,新球场加之位置并不好,所以赛事资源并不丰富。平时也只能承办政府单位组织集体体育活动,或者业余赛事,但是并不持续,收入也有限。距离市区太远,也没有办法承接商业演出,因此,沈飞一直谋求着能够举办一些大型赛事。

过年最大的赛事就是中超联赛,但是江州两支队伍都有了自己的主场。

直到今年因为女足比赛的,东方俱乐部主场被迫调整,对于金杉体育场和沈飞来说,无疑迎来了一次翻身的好机会。

一开始东方队比赛被安排在水手队主场,这之后,沈飞也做了不少工作,最终决定放在金杉体育场。

承接东方队主场比赛,不仅仅是为了几场比赛的场租费用,更为重要的是,可以借这机会把金杉体育场的名气打出去,将来可以获得更多的商业资源。

所以,对于此次承办东方队比赛,沈飞异常重视。

可是,在这档口,却发生了球场保安与东方队球迷冲突的事件。

“等我回去再说!”沈飞怒气冲冲的挂断了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