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远征”主场

与岳孖谈完话,老金、老猫以及雷鸣便从咖啡厅走了出来。三人一同前往停车场,登上球迷会的接送大巴。

眼前的情形,只能用壮观二字形容。

50辆大巴,几乎将整个体育场的停车场停满。由于车辆体型大,停车场没有专用大巴停车位,因此,今天没有让其他车辆停入场内,全部留给了接送球迷的大巴车。

在大巴车旁,已经三三两两围站着数百名身着球衣的东方队球迷,每个人脸上都写着轻松、喜悦。对于大家来说,看球就是一个节日,而今天,又是远征自己的主场,让这份体验更加独特。

每个人都很期待。

老金、老猫以及雷鸣走到21号车,车前窗贴上了车序号以及蓝军球迷会的字牌。

“等下大家在这里排个队,按秩序上车,另外,最好每辆车都有一个负责人,负责来回点人头,别把人拉下来,特别是回来时候,别拉在了球场。”老金说。

老猫点了点头。

“我们小组坐21号车吧,到时候这辆车我来负责。”老猫说。

“好。”老金点头到。

老猫打电话将小组其他人召集了过来。风子、凤雏、非洲、海布里也来到了车子旁边,他们手上提着装备包、大鼓以及扩音喇叭。

老猫接过扩音喇叭,喊道:

“来来来,蓝军球迷会的、蓝军球迷会的,到这里集合、到这里集合,排成两列纵队、排成两列纵队。”

一些熟识他们的球迷聚拢了过来,其他一些蓝军球迷听到召集声,也快速围拢了过来,队伍很快排出长长的一列。

其他球迷会听到动静,也开始动作,组织排列队伍。

看着聚拢的长队人员越来越多,老猫拿着扩音喇叭递给老金。

老金接过喇叭,由于身高不够,他看了看周围,发现一旁正好有一个圆墩子,便站了上去。墩子太圆,站不太稳,老金又示意老猫过来扶一把。

老猫走了过去,把老金扶上了圆墩子,老金站在圆墩子上,这才显得高人一头。

“喂~喂~各位蓝军球迷会的会员,我先说两句啊。”老金站在墩子上,拿起喇叭开场到。

众人一看是球迷会会长要讲话,纷纷停止了聊天,聚精会神的看着他。

“今天,我去新主场看球,俱乐部给我们安排了专车,专门负责接和送,这里有几点须知,需要向大家说明一下,请大家听好啊,暂时没有来的球迷,待会儿他们来了之后,你们要做传达。”老金继续说到。

“今天分配各我们的大巴是21-34号车,大家注意看上面有标牌,不要上错车。另外,由于这次是提前报名的,所以球迷会对人员与车辆进行了安排,谁坐哪一辆车,待会在阿军这里看,一个一个的来,不要上错车、不要随意换车。”老金说。

队伍的长度还在增长。

“特别要说的是,今天大家前往球场一定要听从指挥、听从安排,不要擅自行动,特别是不要与球场安保、与客队球迷发生任何的冲突啊,要注意现场的安全。”老金交代到。

“另外,比赛结束之后,车子会送大家回市区,会有三个停靠点,大家可以选择自己就近的停靠点下车,就算是结束一天的比赛了。”

“好了,就说这么多,大家开始准备上车吧。”老金说完,下面一阵欢呼。众人等待这一刻似乎等待很久了。

老金跳下圆墩子,将喇叭递给老猫,又示意阿军准备安排每个人上车。

“我们上21号车了。”老猫说。

“好。”老金回应道。

老猫转身便带着ONEBLUE小组拿着装备走向21号车。身后,长队的队伍再次喧闹起来。其他球迷会也行动了起来,陆续开始上车。

ONEBLUE放好装备,上了车,坐在了最前排。容纳50个人座位,车内显得非常宽敞。其他人陆续登上大巴。

就在球迷开始登大巴的同时,岳孖也没闲着。他与本次同行的警方负责人对上了头。

“张警官,这次辛苦你了。”岳孖见到此次负责的张警官,主动握手说到。

“还好,本职工作嘛。”张警官微笑着回应道。

“俱乐部这次会按照警方在安保上的统一安排行事,另外,上午我已经把一些须知和各个球迷会负责人交代过了,他们也会积极配合这次的行动的。”岳孖说到。

“好,我这边也会下午行车路途上的配合,以及在球场的安保配合进行实时的沟通协调,总之一句话,把这比赛顺利的举办完赛。”张警官说到。

“是的是的。”岳孖点了点头。

“车队几点出发?”张警官问。

“计划是2点。”岳孖说。

“好,还有差不多1个小时,我们各自做准备吧,2点钟,我们准时出发,我们警车会在车队最前面带路的。”张警官说。

“好的,谢谢。”岳孖说。与张警官沟通完,他又马不停蹄的与俱乐部其他部门联系,确认了相关工作,便又拨打了李总的电话。

“李总,我这边的工作准备差不多了,等时间一到,我们就出发了。”岳孖说。

“好的,下午我另外坐车去,这次龚总也会去,据说还有一名客人,具体是谁不清楚,那边的事情就由你安排好了。”李俊在电话里说。

“龚总也去?他已经很久没来现场看球了,”岳孖有些惊奇:“好的,你放心,这边我会安排好的。”

李俊也是临时接到消息说,投资人龚月明要去现场看球的。

自从李俊上任东方俱乐部总经理一职以来,龚月明便再也没有踏足俱乐部。这是他的风格,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已经全都委托给了李俊,那么他就不再过问。自那以后,龚月明也未曾到球场看过东方队比赛。

当然,这个过程中,李俊还是保持着和这位投资人的频繁沟通。关于自己的设想、规划和计划,都与这位投资人进行过沟通。

毕竟,在行动之前,还是需要征得这位出资人的意见的。

关于俱乐部在青训、一线球队、俱乐部结构等方面的建设,龚月明基本处于开放状态,放手让李俊和他的团队来管理,自己只在关键决策以及资金上予以把握和支持。

这些对于李俊来说,当然是最佳的,让自己既有施展的空间,同时,也拥有一个稳固的后防。

对于龚月明今天比赛要到现场,他还是没有预料到的。在之前,他也曾向龚总提出过是否前往现场,当时未做肯定答复。

这次,反而是龚月明主动说要去球场,而且说还要带一名客人前去,并特意嘱咐李俊自己开车来接,然后一同去往球场。

龚月明没有明说这位客人是谁,李俊在电话里也不好多问。午饭简单吃了几口,顾不上休息,李俊便从俱乐部办公室出发,开着自己的车前往神月总部接龚总。

在圣公园球场,此时,近2000名东方队球迷已经陆续到达球场。

球场周边的餐馆、小卖部、水果店都是人头攒动。吃饭的,买水的,买零食的,买烟的,到处都是东方球迷的是身影。周围的商家早就习以为常,凡是比赛日,必然引来一拨消费浪潮,便利店的东西时常被买脱了货。

当然,球队主场临时搬离,唯一亏的生意便是黄牛了。不过,临时主场金杉体育场,又会迎来另一批黄牛。

随着时间的临近,球迷们带着大包小包,乐呵呵的登上了属于自己的大巴车。

此时ONEBLUE所在的21号车,已经坐的满满当当。

作为临时车长,老猫拿起名单核对姓名来,确保每一个分配到这辆车的球迷,在开车之前都上了车。

一圈下来,人员全部到齐。

这时,狂风的黑子登上了车,给老猫递过来一个对讲机。

“这是俱乐部统一发的,你收好,作为在车上沟通的工具。”黑子说:“会用吗?”

“当然会用,我早几年玩儿过,不过,不是有手机微信吗?”老猫到。

“可能这个更方便吧,给你就拿着吧,别弄丢了,结束了要还回去的。”黑子说。

“好。”老猫说。

黑子下车又给其他车子送对讲机去了。

“这个搞的像打仗一样。”雷鸣笑着说。

“可不就是打仗吧,还是集团军作战。”风子笑着说。

“反正我们这支先头部分已经打过一次了,而且还有伤亡。”凤雏打趣的说。

众人哄堂大笑。

雷鸣挨那一拳,现在俨然成了ONEBLUE小组里的笑谈了。当然,大家都是善意的。

“那得算是军功章呢。”非常帮腔说。

“对了,今天到球场,还得再去会一会他们,不过,这一次要去接受他们的赔礼道歉。”老猫说。

“是吗?“

“上午俱乐部已经跟我们交代了,到了球场之后,我们先去球场那边,接受他们的道歉。”雷鸣补充说。

“今天的比赛,更加有趣啦。”风子大叫到。

一场“show”即将拉开帷幕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