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赛前对仗

二哥、丁子、杰森、那赫鲁在绚丽多彩的灯光下,伴着狂躁的音乐,摇曳着。

从人群中,挤过一个人影——来自东方蓝军球迷会的黑子。

黑子在人群中寻觅了好久,终于找到了在一角的绿军二哥几人。

在人群中并不好认,但是梳着长辫儿的二哥确是最显眼的哪一个。

黑子在二哥的背上拍了拍,二哥回过头来,见到是黑子,伸出手与他握了起来。

其他几人见到黑子也打起招呼。

“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吧?”黑子说。

“什么?”嘈杂的声音,二哥没听清反问道。

“我是说找个清静的地方喝酒去啊。”黑子对着二哥的耳朵里喊道。

“好啊,走,请你吃烧烤去。”

说完,众人离开了噪杂的酒吧。

“什么时候来的?”二哥问道。

“下午。”黑子说。

“这次你们来了不少人吧。”丁子说。

“嘿嘿,打你们还用得着动员吗?来的人不在少数,都是精英。”黑子笑着说。

“可别吹啊,明天比赛让你们笑着进来,哭着出去。”丁子戏谑道。

“明天让你们几万人在看台上眼泪在飞。”黑子笑着说到。

几人一路说笑着,来到一个小巷子里。

一个烧烤摊,正冒着青烟,滋滋的烤肉声,气味弥散了整条小巷。烤肉摊前,早就坐满了吃着烧烤的食客。

两夫妻的摊主正在忙碌着。

“老板娘,有位置吗?”二哥问道。

看到二哥一行人,老板娘迎到:“来啦,老弟。”

二哥几个人是这个摊主的老食客了,每当比赛前夜或赛后,他们时长来这里吃夜宵。

“里面有位置。”老板娘笑着将几人迎了进去。

小店不大,里面有8个桌子,已经差不多坐满了。

5人在靠外的一张桌子坐下。

借着屋内的灯光,二哥这才发现黑子穿了一件带着东方队LOGO的黑色体恤衫。

“吃点什么,随便点。”二哥问道。

“客随主便,你们看着点。”黑子回到。

“那我就来啦。”二哥拿起菜单,在纸上快速的写道。

“这次你们小组人都到了吗?”二哥问。

“哪个小组?”黑子疑问到。

“ANS啊。”二哥说。

“我们小组早就解散了呀。”黑子说。

“我知道,解散了不是还在看台上嘛。”二哥说。

“我们是事实上解散。”黑子认真的说到。

“没有打算再组织起来?”丁子问。

“暂时没有,”黑子说:“那次解散可以说是主动行为吧,成立这么多年,其实也进入了瓶颈期,小组的发展止步不前,甚至有些退步,既然这样,还不如顺势解散,再好好静一静,想一想,将来该怎么发展,为什么而发展。”

“你们还挺有气魄的。”杰森说到。

“顺势而为吧。”黑子说。

桌上,摆上了餐具。老板娘搬来一箱啤酒,笑盈盈地说到:“喝好啊,老弟,这位是新来的兄弟吧。”

“对,这是来自江州市的朋友。”二哥介绍到。

“哟,是嘛,那今天晚上要多喝点,我们这儿人,没别的,就是好客。”老板娘嘿嘿地笑着说。

黑子也笑了笑。

“接下来,你们什么打算?”二哥问道。

“应该会重新成立一个组织,但是目前还没有具体定。”黑子说。

“看台不能少了你们啊,少了你们,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会让看台很无趣的。”二哥说。

一旁的杰森和那赫鲁打开啤酒给每人面前摆上了一瓶。

“在我们这儿有个规矩啊,请客人喝酒,第一瓶必须吹掉啊。”二哥提起酒瓶说到。

“别忽悠我,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是一杯来着。”黑子说。

“通货膨胀了啊,涨了。”二哥笑着说。

黑子摇了摇头。

“既然这么说,我也不能怂啊,干吧。”黑子拿起酒瓶,与众人碰了碰,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烤好的羊肉,冒着香味和热气,被送了上来。

“你们现在有多少人?”黑子问道。

“不到500人吧。”二哥说。

“这么少,我听说绿色风暴球迷会有2000多人啊,比你们大几倍。”黑子说。

“2500人,他们是俱乐部官方扶持的,而且位置在正对主席台的位置。”二哥说着,似乎有些不屑。

“他们啊,就是官方合唱团,没有什么战斗力,哼。”丁子评价说。

“那你们怎么不扩张规模?”黑子疑问到。

“我们还想再精简一些呢,看台上浑水摸鱼的人太多了。”二哥无奈的说到。

“我们球迷会几千号人,在看台上混水的人也不在少数。”黑子认同的说。

“战斗力的关键不在于人数,所以我们一直在控制人数规模。”二哥说。

“有道理。”黑子说:“你们的新歌不错。”

“你说的哪首?”二哥问。

“你的身影在哪里,我的脚步在哪里,我的兄弟~哦绿茵队~哦绿茵队......”黑子轻声唱了起来。

“你的身影在哪里,我的脚步在哪里,我的兄弟~哦绿茵队~哦绿茵队......”二哥、丁子、杰森、那赫鲁也唱了起来。

虽然对手球迷助威歌曲,但是对于那些优秀的助威歌,黑子还是很乐于学习的。

烧烤店内,食客走了一拨又一拨。

几个身着绿茵队球衣的绿茵球迷走了进来,坐在隔壁一桌。几个人点了烧烤和啤酒,很快就喝了起来,热闹的在聊着天。

这里距离球场不远,是许多绿茵球迷的聚餐的场所。

这边几个人还在边唱边喝。

“我也很喜欢你们的助威歌,”丁子说:“蓝色血液涌动好比浪涛,战斗歌声吹响了号角....为了胜利我们启航....”

黑子打着节拍,几人又一同唱起了东方球迷的助威歌。这首歌,同样在球迷圈子里得到传唱。

喝到高兴处,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旁边一桌的绿茵球迷注意到隔壁桌,忽然,其中一位身材魁梧的绿茵球迷起身站了起来,拿着酒瓶,走到黑子、二哥几人旁边。

站在桌旁的绿茵球迷看了看几人,并不认识这几人,但是他的目光很快注意到了黑子,看到他的身上穿着一件黑色T恤,蓝色的东方队LOGO,在灯光下,显得格外鲜亮。

“喂,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绿茵球迷口气生硬的对着黑子说到。

黑子嘿嘿一笑,没有做声。

“没听到我说话吗?”绿茵球迷眼神中充满着挑衅。

“那你说是哪里啊?”黑子眼角一挑,看着他问道。

“这儿——是绿茵队的主场,不是谁都能来的地方,尤其是你们东方球迷,!”绿茵球迷有些恶狠狠的说到。

“哟,我还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我不能来哈。”黑子笑着,看看这位球迷,又环顾着身边的二哥、丁子、杰森和那赫鲁。

二哥没有抬头,手里摆弄着打火机,丁子背靠着桌椅,看着这位绿茵球迷;杰森、那赫鲁互视一笑。

“我来着里了,你又能怎么样呢?”黑子反饥的问道。

“不许你出现在这里。”绿茵球迷狠狠的将手中的啤酒拍在桌子上,溅起啤酒,洒在几个人脸上。

丁子“噌”的一下起身,一把手抓住这位绿茵球迷的领口。绿茵球迷使劲挣脱了开来。

“干嘛,想打架啊?!”

看到自己的朋友被人抓住衣领,隔壁桌的其他几位绿茵球迷快速围拢了过来。

杰森、那赫鲁也窜的站了起来。

“这就是你们绿茵球迷的好客之道啊。”黑子笑着跟身边的二哥说到。

“啪——”二哥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啤酒瓶被震到,啤酒流了出来。

“你他妈的在这里跟谁装横呢?”二哥吼到,用手指指着过来挑衅的绿茵球迷。

“你是哪个球迷会的?”一旁的丁子也吼道。

黑子也站了起来,双方对峙着。

绿茵球迷面对这个情况,突然有点懵。

门外的老板、老板娘被里面的吼声吸引赶了进来,老板看到两边人正在对峙着,双方都怒气冲冲,一触即发。

“哎呀呀,这是怎么了,这是怎么了,大家不要动气,和和气气的嘛。”老板娘打着圆场说到。

“是啊,是啊,你们都是绿茵队球迷嘛,干嘛要自己人弄的不开心呢。”老板也说到。

听到老板说“都是绿茵球迷”,那个挑衅的绿茵球迷这才注意到,二哥几人穿着和黑子不一样的衣服,衣服上也有个标识,他看着很熟悉,定了定神,忽然记起来那是绿茵队绿军球迷会的标识。

这位球迷听说过,绿军球迷会在绿茵球迷群体中可是知名的狠角,冲突、打架都不算是事儿。

他这才内心觉得有些后悔,冲撞了自己人。一时间,他不知道怎么言语。

“要耍狠,不要在这里,要么去看台,要么另外约场子,在这里耍狠,算什么能耐。”二哥狠狠地说。

“哎呀,算了算了,大家都是自己球迷,没必要弄的不开心。”老板继续圆着场。

站在身后的其他几位绿茵球迷拉了拉身前的朋友,意识到情况对自己不利,也打着圆场说到:“算了,自己人,走吧,走吧。”

接着朋友的台阶,挑衅的绿茵球迷转身走开了。

一场怒火被浇灭,烧烤店老板和老板娘唏嘘了一下。

“对不住啊,兄弟,让你见笑了。”二哥和黑子说到。

“哈哈,没关系,也让我见识了。”黑子笑着说。

几人坐了下来。

“来来来,大家消消火,我给大家各送一瓶啤酒哈。”老板娘笑脸盈盈地拿了几瓶啤酒,给每人面前放了放。

“谢谢啦,老板娘!”二哥谢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