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丢了

绘制完毕的巨幅,平铺在平台上。

巨幅设计很简洁,左右两侧竖写着两排字:脚踢东方,胜取三分。字写的并不工整,但是硕大的手绘字,显得非常气势。

中间红色令牌上,一个红色圆圈内写着硕大的“斩”字。

寓意很明显,绿茵队要将东方队斩落胜取三分。

巨大的横幅在阳光的照射下,没有干透的墨汁,显得闪闪发亮。

二哥、丁子、杰森、那赫鲁等人坐在台阶上休息,看着正在晾晒的巨幅,聊着天。

“听说过没有,有人说我们里通外国,和东方队球迷走的太近。”丁子说。

“谁说的?”

“昨天晚上我在绿茵队贴吧里看到有人发帖说的。”丁子说。

“怎么了?”杰森在一旁莫名的问道。

“就是昨天晚上我们在烧烤店碰到的那一群绿茵球迷发的,说我们和东方队球迷一直在唱东方队的助威歌,起冲突的时候,还帮对方殴打自己的球迷。”丁子继续说到。

“真是一群傻子。”二哥不屑的说到。

“切~他们算什么东西,造谣也要讲究王法吧,还殴打自己的球迷,这有人信?”那赫鲁说。

“怎么没有,帖子下面跟着无脑喷的不少,说我们是叛徒,临战之前还跟敌方球迷在一起,反正都是不管事实真相的瞎喷一通。”丁子说到。

“哼,早就有不少人看不惯我们、嫉妒我们,不少人就是借机喷我们而已。”杰森说。

“听到蛤蟆叫,难道还不睡觉啦,有人喜欢嚼舌头就让他们去好了。”二哥说。

“一切用今天晚上现场看台的表现说话吧,看谁才是真正的铁杆球迷。”丁子说。

白色巨幅在阳光下很快被晒干,微风徐徐,吹起了巨幅一角。

ONEBLUE小组带着几箱手旗回到住宿的酒店。

麋鹿、Tim、展昭三人正在酒店大厅坐着,三人脸上显得有些焦急之色。

看到老猫等人提着箱子回来,赶忙迎了上去。

“你们回来啦!”麋鹿上前说到。

“嗯,回来啦。”风子回应到。

老猫等人提着箱子往电梯走,麋鹿欲说话,但一时又没有能开口。

其他人也没注意他脸上露出的难色,跟着上了电梯。

众人提着箱子簇拥着进了房间。

众人在房间里找地方坐了下来,麋鹿、Tim、展昭三人站在一角。

“麋鹿,你站在哪儿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啊?”

雷鸣看到站在一角的麋鹿,脸上有些焦急的神色,问道。

“唔......呃......”麋鹿支吾了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有什么话就快说啊。”一旁的风子催促着。

“呃...嗯...我们...我们把青年队的主横幅弄丢了...”

“啊!”众人惊到。

“什么!”风子也惊的蹭的一下站立了起来。

“怎么回事,你们快说。”风子急了眼。刚刚成立不久的ONEBLUE青年小组,首次远征,竟然把主横幅弄丢了,简直是耻辱啊。

“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猫也急切的问道。

“是这样的......”麋鹿低声的讲述着发生的事情。

原来,早上老猫、风子等一干老队员去球队入住酒店拿旗帜后,麋鹿、Tim、展昭三位新人在酒店无所事事。

三人吃好早饭坐在一起无所事事。

“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麋鹿说。

“可能没那么快吧,来来回回也需要时间。”展昭说。

“你们以前来过吗?”Tim闲聊的问。

“没有。”两人摇摇头。

“我也没有,”Tim说:“我们下午就直接去球场,明天上午就回了,也没时间好好在这里玩一下,要不乘他们还没回来,我们出去逛逛?”

Tim提议到。

“他们要是回来了怎么办?”麋鹿问。

“应该没那么快回来,再说,时间还早,他们要回来了,等等我们就是了。”展昭说。

“对啊,干脆我们乘现在空闲,出去转转呗,当然,也不走远。”Tim说。

“成!”三人达成一致,说走就走。

“等下,我背个包。”麋鹿说。

他把包背上,里面有他的钱包和各种证件,另外,风子将ONEBLUE青年队的主横幅也交给他保管,他放在包里,贴身带着。

三人走出酒店。

“我们去哪儿?”麋鹿问。

“诶,我听说这边有个比较大的游艺场,要不去那边玩一把?”Tim说。

“可以啊,咱们打车去,节省点时间。”展昭说。

三人便拦了出租车前往游艺场。

三人都是20岁不到的小青年,到了游艺场兴奋的不行,买了游戏币开始了游戏大作战。

三人兴致勃勃,玩转了几个游戏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麋鹿看了看手机时间。

“诶,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我怕他们已经回来了。”麋鹿说。

“没那么快吧,再玩最后一把。”正在兴头上的Tim说。

“好,最后一把。”三人便又投入到游戏中。

玩完最后一把,众人不舍的离开了游艺场。

“坏了坏了,玩的太久了,他们肯定已经回来了,要挨骂了,快走快走。”麋鹿看看时间催促到。

四人急匆匆下楼,叫了车,到了酒店以后,赶忙下车跑到酒店,然后发现老猫风子几人都还没回来。

“哎呀累死了,他们还没回来呢。”展昭抹了抹脑门儿的汗说到。

“诶,你们看到我的包没有?”麋鹿神色紧张的问道,他看了看身上,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背包。

“你不是一直背着的吗?”Tim问。

“是啊”麋鹿骚耳挠腮,一时有点懵。

“你好好想想,什么时候包没背。”展昭问。

“我想想,我想想......”麋鹿按着脑袋想着:“去的时候打车,下车带着包......在游艺场我是拿着包的,放过游戏币......从游艺场出来打车,我也只背着包的,坐在后排里侧......把包放在里侧....下车...哎呀!”

麋鹿一巴掌拍了一下脑袋。

“我把包落在出租车上了!!!”麋鹿大喊一声。

“不会吧!”展昭和TIM惊讶到。

“刚才下车太急了,匆匆忙忙忘记把包拿下来了。”麋鹿后悔到。

“快出去看看!”展昭说。

“都过这么久了,车子早跑远了。”TIM说

“那怎么办?”展昭说。

“你刚才在前面付的现金还是支付宝?”TIM说。

“付的现金。”展昭说。

“那有没有要车票?”

“走的急,也没要。”展昭说。

“那完蛋了,找不到车了。”TIM说。

“完蛋了......完蛋了......东西都在里面,我们的旗帜丢了......”麋鹿欲哭无泪。

“别慌别慌~再想想办法。”TIM安慰到说。

“现在只能指望出租车司机能够发现,然后帮忙送回来了。”展昭说。

正在三人沮丧无奈的时候,老猫、风子他们提着装有旗帜的箱子回来了。之后的事情,众人都知道了。

“你们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连一个包、一个旗帜都看不住!”风子听完麋鹿的讲述,气不打一处来。

“你们都是小孩子吗?游戏有那么好玩儿吗?”风子忍不住继续责怪到。

三人把头低下,麋鹿脸上泛红着。

出师不利,第一次远征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麋鹿内心着实有些崩溃,自己的身份证件丢失了以后还可以再补办,但是组织的旗帜丢失了,则没有办法挽回了,万一被绿茵队球迷捡去了,后果就更严重了。

“好了,也不要太责备自己了,这事儿现在也没有办法,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祈祷奇迹出现,有人把包送回来了。”老猫打着圆场。

他作为团队负责人,当然知道旗帜丢失后果的严重性。如果是老队员,必然是严厉惩罚,但是面对的是刚进入小组的新队员,他不想把场面弄的太过尴尬。

风子叹着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麋鹿摸了摸眼角的眼泪。

“多大的人,还流眼泪,没必要。”一旁的凤雏也安慰到。

“对不起大家,我自己的疏忽,把组织最重要的旗帜弄丢了,这是我的错,我愿意承担组织对我的任何处罚,哪怕......”麋鹿有些哽咽的说到。

“好了,后面一句话就不说了,”老猫说:“认错是对的,但是至于何种处罚,等这次远征回去之后再定吧。”

其他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雷鸣起身拍了拍麋鹿的肩膀。

“我们要不报警或者通过广播电台,帮忙找一下包吧。”雷鸣提议说。

“恩,不错,这个提议好。”凤雏兴奋起来。

“快快快,打电话。”风子焦急的说到。

说干就干,雷鸣给拨打了也110,警察询问了基本情况,表示后续有消息会通知;麋鹿查了下本地的交通广播热线电话,打了电话,把自己丢包的过程描述了一下,广播电话表示会通过广播发布寻物启事。

“好了,这事就先这样,一切都听天由命了。”老猫说:“麋鹿,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你丢的身份证件和银行卡赶紧先挂失吧,至于旗帜,回去再说。”

众人起身,都拍了拍麋鹿。

风子也走到麋鹿旁边,说到:“不好意思,刚才有点急了,但是丢旗帜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天大的事情,今天先不说了,后面再说。”

“是我不好。”麋鹿说。

“好了,大家各自回房间休息一下,下午2点,我们就出发去球场。”老猫说。

众人各自回到房间休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