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逼迫

“潘若绯,我生你养你这么大,难道就不能享受你一点回报吗?李军长有什么不好,人家是堂堂一军之长,只要你跟着他,你爸的工程就能接了,你又不是不晓得家里什么情况,高利贷都往家里泼油漆了,还要绑架你弟弟,你怎么就这么没良心,你爸养你这么多年,哪一点把你当外人了?我跟你讲潘若绯……”凄厉的女声高亢地尖叫着,一声一声的落进若绯的耳朵里,刺得她的耳膜都快要穿破了一样。

半窝在床上望着面前这个一脸狰狞的女人,若绯神情木然而又沉默,安静地听着她冲自己吼叫,明明她说的每一个字单个放着她都能听懂,可为什么只要放在一起就完全不明白意思呢?不,她不是不懂意思,而是不想去懂,也不愿意去懂。

芭啦芭啦一阵炮轰,郭舒云望着一脸倔强又不吭声的若绯,恨恨地下最后通牒道:“总之潘若绯,不管这个事情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总之今天你都得给我去见李军长,哪怕要你跪下来求他,也得把这个工程拿下来,否则我们等着瞧。”

说完最后的话,郭舒云带着一身戾气从若绯的房间里走了出去,在出门那一霎那用力甩上女儿房间的门,震得整个屋子都好像一阵摇晃。

若绯茫然的望着天花板,在母亲甩上门那一刻,才现眼睛干涩得厉害,心口一阵一阵的绞痛着,好像气都喘不过来了,这一刻她好想上天能让她立马死去算了。

只是还不等若绯从这样的痛苦里解脱出来,房门再次打开了,这次进来的是她爸潘志文,满脸和蔼又带着几分尴尬的走了进来,一进门就轻轻关上了房门,慢慢走到若绯的床前。

“若绯啊,你妈就是那个脾气,她没坏心的,家里的事儿你也别担心,一切都有爸呢,别信你妈,哪里用得着你去找李军长,不管怎么样爸都不会让你去的,你别信你妈的,知道不?”潘志文一脸正色的吩咐女儿,比起郭舒云这个亲妈来,潘志文此刻更像是亲爸,可是事实上他只是若绯的继父而已。

仅仅几句话说得若绯原本冰冷的心慢慢有了一丝融化,如此同时大大的眼睛里终于沁出一些水雾来。

“爸。”若绯哑着声音唤道,心里所有的委屈都涌了上来,为什么那个生她养她的人如此逼迫她,而这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却能一直疼爱她?她到底是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啊?

潘志文见女儿眼睛里蓄满了泪水,顿时安慰地笑了笑,轻声劝道:“好了,别担心,你妈那里有我,你好好呆着,不怕的,不过等会儿你妈气消,你可要好好跟你妈说话,毕竟是你妈,是不?”

若绯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对于继父的话,若绯还是能听进去的,所以哪怕心里再是不愿意,还是乖巧地点了点头。

眼见女儿被自己劝服了,潘志文也不好再女儿房里多留,免得妻子又要多想,于是又安慰了若绯几句就出了门,临走的时候还贴心的帮女儿把门带上了。

因为继父的话,若绯多少没有那么绝望,擦了擦眼泪,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到自己的电脑桌前,伸手按开电脑的开关,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说起来若绯现在的工作除了帮着家里做账务外,另外还有一份网络写手的工作,当初若绯毕业的时候是要出门找工作的,只是没工作多久家里公司出了问题,她妈着要她回来帮着家里做事,若绯扭不过自己妈,最后只好辞了外面的工作,转而回家帮着家里的公司做账务,帮家里做工作其实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工资也不固定,如此一来若绯不得不另外弄了个网络写手的工作来贴补自己。

毕竟若绯自己也爱好写写字什么的,所以一般没什么事儿的时候,若绯自己就会着手写些文字表出去,没想到却因为这样获得了一批的追随者,慢慢写作也成了她的另外一份固定工作了。

只是刚开了电脑,若绯准备登入自己的账号,却现网络信号没有,想来是因为路由器的问题,于是起身出门打算将路由器重启一下。

刚刚推开门,就听到父母房间传来母亲的声音:“李军长啊,你放心,那个事儿肯定帮你办好,晚上我跟老潘不在家,到时候你自己过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没事儿的。”……“行,到时候你过来,那就这样,挂了。”

过了一会儿屋里又传来继父弱弱的声音:“老婆,这样不好吧,若绯不愿意就算了,逼孩子多不好。”

“我决定的事儿,你说那么多干什么,再说那是你女儿吗?要你这么关心,不要以为我不晓得,你怀了什么样的心思,舍不得养了这么多年的丫头给人啊,也不想想现在家里什么情况,这些个祸还不是你闯的?我拿我自己的女儿给你擦屁股,你还那么屁话……”

“舒云,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晓得我,我可是一直把若绯当亲闺女,你这么做的确是不好,不是毁孩子嘛!”

“我毁也是毁我自己的女儿,跟你有什么关系?话不要再说,反正我是决定了的……”

若绯一下子愣住了,接下去的话她一点儿也听不进去了,默默关上门慢慢退回自己的房间,若绯只觉得脸上一片湿渍,原来心还能更痛,更加难过,她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其实不管怎么习惯,那些伤害到来的时候还是会痛的。

一步一步走到落地窗前,若绯轻轻拉开落地窗的玻璃门,白色窗帘被外面的风轻轻吹起,带着一股梦般诗意,若绯踏出落地窗走到露台上,露台还没有封闭,所以除了三面的栏杆外什么都没有,若绯望着远处升起不久的太阳凄美地一笑。

一瞬间风声在耳边响起,原来飞的感觉是这样啊,还不等若绯真正享受到飞翔的感觉,她已经重重坠落在坚实水泥地上,一片血色渐渐染红了地面,带着微笑的眸子慢慢失去了光彩,终于她解脱了。

上一章 下一章